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洪博学:天真政客 危险台湾

澳洲大选刚结束,在中国严重干预下,自由党莫里森(Scott Morrison)击败亲共的劳工党薛顿(Bill Shorten),勉强守住“印太抗共防线”的任务,消息传来,民主阵营相当振奋,在汉弥尔顿所写的《无声入侵》一书中,澳洲是仅次于台湾,遭受红色渗透最严重的地方。选前,红色代理媒体一面倒,支持亲共政客,这种情形下,澳洲选民能够保持理智,相当不容易。

回头看看台湾,长期以来,美国对中台双方政策采取所谓“战略模糊”策略,藉以管控台海,避免走向军事冲突,因此美国对民主台湾大选,历年来都是保持沉默居多。上月,郭董到华府见了川普,华府在第一时间就出面否认,川普并没有支持郭董“酸宗痛”,美国不愿意落入干预民主选举口实,不像中国,习惯聒噪,“中评社”甚至公开发文,要求台湾总统候选人注意言行,嚣张程度令人惊讶。

中国一向搞两手策略,从1996年以来,就想尽办法干预台湾总统大选,现在变本加厉,干预渗透情况胜过澳洲好几倍,老共官方说一套做一套,一边说绝不干预,可是党媒和台湾红色代理人,却是紧抱北京主子,露骨表态、毫不遮掩,只要抓住机会,就以各种招数,或文或武恫吓台湾选民,贬低台派领袖,企图阻挡台湾人民选出“亲美抗中”的总统。

但是,美国长期沉默的环境下,看到5月17日,一篇刊登在FPRI“外交政策研究所”的文章,标题是“险峻的台湾”。作者之所以使用“险峻”这个字眼,其一,客观环境上,台湾也真的如此,其次,该文很显然是描述,台湾人民对明年大选的投票,选择上将会非常困难,蓝、绿、白参选者,争锋相对,“白色的意思是柯P会参选”,即便三人中,任何一个人当选,台湾都会面临或大或小风险,简单讲,只要选出伤害台湾最小的,让台湾民主自由可以再延续20年,就算是胜利,所以困难啊。

华府乐见台湾出现强硬抗中总统

文章的作者任雪丽,目前是美国戴维森学院政治学教授,被称为美国智库的“台湾通”,曾经出版过《台湾为什么重要?》一书。欧巴马时代也曾经出任东亚安全顾问,任雪丽长期观察台湾政治环境,这篇文章的主题,似乎对2020大选中,台湾缺少中间派候选人,逐渐走向极端表示忧虑。但是,任雪丽不知道的是,台湾政治逐渐走向统独光环两极,“民调正显示这种趋势”主要因素是这几年老共自认强大,把并吞台湾列入时间表,暴力施压的结果,外部环境因素大过内部自觉,但是,很明显的,该篇文章仍比较偏向支持小英连任。

小英被归类为“华独”,所谓B型台独,或者是“维持现状派”,政策路线亲美抗中,但是中国仍把小英总统归类为台独,小英在抗中以及国安议题的政策作为,表现太过软弱,引起台派不满,内政施政改革动作,更是树敌不少,才会引来更强硬抗中的赖清德,加入初选竞争。

任雪丽认为,如果更强硬的台派领袖上台,未来台海的动荡会加剧,对这一点看法,我却不表认同,尤其在美中贸易战争,升级到全面对抗,停战时间难于预测,中国未必有能力和心情在台海惹事生非,除非习近平无法压制军方的鹰派决心要和老美打一仗,否则台海应该相对安全。任雪丽的看法,和华府保守派的智库“面对当前中国威胁委员会”的看法刚好相反。这个委员会相当被川普依重,其中一位成员班农(Steve Bannon)多次表达,华府乐见更强硬抗中的总统上台,语气中暗示小英太软弱,班农虽然离开川普幕僚,但是这番话也值得台湾思考。

任雪丽坦承,华府才是处理中台问题的王牌,川普上台后,亲台法案陆续推出,三个国内法包围台湾,台湾地位其实等于隐形的美国海外领地波多黎各,华府这些动作都基于测试老共的底线。任雪丽认为,川普并无意改变“战略模糊”现状,或许到第二任期,美国对台湾政策才会明朗,这也是为什么今年三月,国务院传出要邀请小英总统到国会演讲,任雪丽却持反对意见,认为此举会造成台湾更危险情境。

分析任雪丽的言论,应该是智库中的谨慎派,有人认为,任雪丽只是延续民主党对华政策路线而已,以不激怒中国为原则。说实在,台湾没本钱,也不敢激怒中国,激怒中国是美国,台湾常常成为出气包却是事实,即便中国经常霸凌台湾,但是台湾并没有宣布停止人民互往或经贸行为,这是明显的证明。

国民党上台台湾风险更加巨大

如果台湾选出比较亲中的蓝营政客呢?任雪丽说,如果国民党政客上台,老韩或者是郭董,未来风险更加巨大,因为台湾社会不是香港,中国企图用“一国两制”慢慢过渡到“一国一制”,势必会遭来台派团体的对抗,社会动荡更加剧烈,进而影响经济发展。中国或者为了治理上维稳,会强制迁移台湾人民到中国,实施留岛不留人政策,甚至关押异议人士,届时,愤怒的台湾人民群起暴动事件,肯定会不断发生,下场就是血腥镇压,毕竟台湾社会已经习惯民主自由空气,老共强行并吞,后果更难于意料。

柯P被称为潜在的白色候选人,任雪丽认为柯P的“亲美友中”政策,过于天真,就像其他蓝营政客,口号多于实际,真实进行的国际政治不会发生,更不会在被霸凌的国家出现,也不会出现在两种制度不同的国家,除非这国人民有被虐待狂,讨好霸凌者,并无法降低被霸凌次数,任雪丽这番话,针对性很强,只差没有说出,请蓝色候选人在国际政治课上,多用一点心。

被称为“攻势现实主义”的政治学教授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说,“国际政治向来是残酷危险的交易,过去如此,永远是如此”,这一次,台湾人必须在相信中国,或相信美国之间,做一个选择,无法再用隐晦语言逃避,或欺骗选民。这句话也给台湾那些企图争夺大位,却说话天真草率的政客,反省反省。

过去我写过〈肉票的选择〉一文,描述台湾人在2020年的抉择,必然困难,尤其迷惑人心的红色代理媒体无所不在,人民只要稍稍失去理智,台湾就会陷落,如同英国脱欧公投,过半数人民现在后悔,却已经来不及。台湾要挣脱肉票的命运,有两个条件,第一、寄望于中国国力被弱化,目前正在进行;第二、不要被美国错误解读,台湾要背叛美国。我的白纸黑字分析,已经过清楚了,希望美国改变“战略模糊”政策,首先必须台湾人明确表态,追求自由民主生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