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六四异常人物】当年学生官僚 变身亿万富豪

肖建华被指藉“六四”不对抗及傍中共权贵而发迹。(图片来源:合成图 getty images网络图片)

2017年1月下旬被北京当局从香港带走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被指是藉“六四”时不对抗及傍中共权贵而发迹。有起底文章揭示,肖建华曾在北大贿选当上学生会主席,又在“六四”学运的绝食中偷吃。其发迹史中,“第一桶金”竟然是在任北大学生会会长(主席)时,一家人扮军方高层与外国电脑公司做生意得来的。

肖建华靠“六四”不对抗及傍中共权贵起家

2017年1月27日,大陆金融巨鳄肖建华,在香港被大陆公安和国安押返回国。海外多家报导指,由于肖建华涉及中共高层权斗,因此遭到北京控制。

据悉,肖建华与多个江派太子党关系密切,曾协助中共政治局前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以仅30多亿元人民币,鲸吞市值达700亿元的山东鲁能电力;又出资3.5亿元,收购中共政协前主席贾庆林女婿名下一家房产公司。

美国《纽约时报》曾报导,肖建华是“六四”后起家的亿万富豪。

报导隐晦揭露肖建华的起家史。其一,他作为“六四”期间的北大学生会主席,从未与中共对抗,而后又进入商界成为富豪。其二,他所成立一系列科技公司,得到北京大学校方资助。第三,肖建华与部分中共高层官员亲属关系良好,并成为商业伙伴。

肖建华在北大搞贿选“六四”时假绝食

看中国》署名华真的文章揭露,肖建华在北大谋取学生会主席时,就有贿选行为,“六四”参与绝食又偷吃。文章认为,肖的这些早年劣行注定了肖建华日后的走向。

文章披露,北京大学1980年代有个燕春园饭庄,是学生请客吃饭高档之所,摆一桌席在那个年代,需要人民币30至40元,相当于普通工人近一个月的工资。肖建华在当上北大学生会正主席前成为副主席之一,为了谋求1988年的正主席之选,在燕春园摆了不少场子。

但肖建华是一届贫苦学生,哪来的钱请吃?因为是60号人的系代表“小圈子”选举学生会主席,肖建华搞定这60号人中的一半就有希望,他找来“学生金主”赞助,在众目睽睽之下宴请八方代表,吃喝中,选票搞定。

文章说,肖建华或许受了1980年代“贿吃”的启发,在以后的经商中“发扬光大”。

文章又提到,1989年之初,肖建华贿选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胡耀邦逝世引发学潮,肖建华站在政府立场方面,被骂为“学贼”,后中央舆论又似是向在民众,肖建华见风使舵,也跟着去了天安门,头上系上带子,绝食起来。但肖建华忍了一两天就无法忍受。无奈之下,在去天安门广场边上上厕所时,肖建华偷偷吃东西,被同学发现,被驱逐广场。

肖建华在北大当学生官僚时和军方做生意赚“第一桶金”

星岛集团主席何柱国曾披露早年和肖建华见面时,对方透露了如何赚到“第一桶金”。

何柱国说,上世纪90年代肖建华担任北京大学学生会会长时,认识国外电脑公司高层,向对方建议说,如果想在大陆发展,必须与中共军方做生意。

数月后,肖安排电脑公司高层与“军方高层”在军事科学院会面,当中包括上将、中将和少将等。最终,透过肖建华做中间人,双方达成协议,电脑公司以折扣价出售电脑予“中共军方”。

肖建华透露,其实并没有卖电脑给军方,所有电脑都是在街外出售的。

当何柱国问肖如何向军方交代,肖回答:“上将”是他的父亲(扮演),“中将”是他的舅父,“少将”是他的母亲。肖又称家人不是军人,军服全是租来的,开会的会议厅亦是租用的。

肖建华称,一两年后他赚了一两千万美金。

“六四”事件助推肖建华跻身最富有人士之列

肖建华在北大有当“学生官僚”的经历,让他经商时得到了好处。

1989年的六四事件助推他跻身最富有的人士之列。甫一毕业,肖建华就在北大的直接资助下步入了商界。接下来,他成了第一批与中共政界关系密切的金融圈高层人士的一员。他不遗余力地趋奉中共权贵,逐渐变得像是中共统治阶层的银行买办,自己也成了亿万富豪。中共党内现在有一种自毁倾向腐败演变为大规模的劫掠行为。肖建华与北大的良好关系在一开始就让他获得了明显的益处。肖建华旗下的企业达成的交易似乎使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亲属获益。

几年前还未出事,肖建华在接受《苹果》专访时,说自己喜欢读书,不喜欢政治。这一说法显然与他早期履历不同。从肖建华后来的经商经历看,他在北大当“学生官僚”的经历,让他经商时得到了好处。

1992年至1994年,肖建华出任北京大学生物城筹备小组办公室主任。1993年创办北京北大明天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在这个公司中,北大资源集团拥有20%股权。肖建华的公司部分得到了中共校方的资助。

肖建华留校后发生的一事件是其离开仕途的原因。当时,北大从各单位找人组成招生组,肖建华参与了招生组。负责内蒙古片。在招生过程中,肖建华曾答应录取某人,回到北大之后,北大招生办的负责人不认可,说这种先斩后奏不行。但肖建华在那边已经答应人家了,而且,他答应的是当地一个中共官员,因此,肖建华完全下不了台。传说中他甚至为此下跪。但招生办还是没有买他的帐。

肖建华在内蒙将什么人违规招进北大,可能与肖建华的太太有关。肖建华太太是内蒙古人。内蒙是肖建华的明天系的根据地。明天系由北京开始,然后到内蒙古之后开始崛起。

2014年6月4日,《纽约时报》的报导称,北京——25年前,中共政府镇压了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几天之后,广播里充斥著有21名学生领袖的通缉名单,指控的罪行是煽动反革命暴乱。位列名单之首的是20岁的北京大学学生王丹。至于中共官方的北大学生会当时的主席,并没有被公开提到,在后来的岁月中也鲜有提及。他的名字叫肖建华。他从未与政府对抗,1989年6月的事件也未使其成为中共的“通缉要犯”。实际上,这些事件助推他跻身最富有的人士之列。

在那个动荡的春天,肖建华曾简单尝试在中共校方面前代表学生,随后转变立场,同意中共校方关于街头抗议活动已然失控的看法。当时认识肖建华的人表示,他甚至还与中共校方合作,试图在中共军队进入北京,展开武力镇压之前平息抗议活动。

奖赏很快来临。甫一毕业,肖建华就在北大的直接资助下步入了商界。在接下来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他成了第一批与中共政界关系密切的金融圈高层人士的一员。他不遗余力地趋奉中共权贵,逐渐变得像是中共统治阶层的银行买办,自己也成了亿万富豪。

肖建华控制着一座庞大的商业帝国,其利益主要涉及中共占据主导地位的行业,比如银行、保险、燃煤、水泥、地产,乃至稀土矿。这些业务大部分由他的控股公司明天集团打理。

通过一系列其他的投资工具,他持有中国最大的保险集团之一平安保险的股份,以及哈尔滨银行、华夏银行和兴业银行的股份。此外,他还收购了至少其他30家中国金融机构的股份。他是过去10年间异常活跃的交易场上最为积极的参与者之一,而且根据胡润百富榜的估算,他的个人财富达120亿元人民币。

上世纪90年代末,他转而过渡到了更赚钱的行业,那就是股市。他利用明天集团和其他投资公司在股市进行炒作,开始大笔吃进上市公司的股票。

他之所以能够成功,部分是靠培植和中共政府官员的关系,然后利用这些关系,把现有公司转移到更好挣钱的地区,或在这些地区成立新公司,比如他的家乡山东省和内蒙古包头附近的地区。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协助组建了数十家投资公司。他的合作伙伴往往是中共政府机构,比如中共包头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虽然壳公司在中国被广泛用作投资工具,它们也可以用于掩盖中共公务人员拥有股份一事,为商人送上的好处提供幌子。肖建华频繁利用这些工具,从而引发了一些猜测——他拥有特权,能够参与涉及中共国有资产的交易,并与中共统治阶层的家人共同获益。

他曾数次陷入争议。2006年,大型国有能源企业鲁能被一组鲜为人知的投资公司收购。几家涉及这项私有化交易的公司均属肖建华名下。

肖建华承认,他结识了不少中共高层领导的子女,并曾与他们一起投资。肖建华旗下的企业达成的交易似乎使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亲属获益。

学运领袖看肖建华们:权力与金钱高度苟合的权贵之路摧毁中华民族是非善恶正邪价值

王德邦在《中国人权双周刊》发表文章〈由肖建华们看“八九”裂变与中国路向〉认为,肖建华的人生发迹史,可映照出中国社会近几十年来的畸形发展轨迹。

文章认为,从媒体披露信息中会发现,肖这类富商巨贾竟然没有给社会提供什么可摆上台面的、无论物质性的或精神性的产品,而只看到他手头有一大堆公司,似乎显示他什么都能做,但究竟在做什么,却难为外界所知。

文章说,多年来中国从县区到省市再到京都,寄生着一帮大大小小的肖建华。这些人神通广大,但在现实中无法找到他们经营的产业,而只见他们经年累月混迹于酒色场所,迎送于官商之间,他们甚至戏称自己为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先生”。

文章指出,这批“能人”在当地呼风唤雨,不仅当地所有重大投资项目有他们的影子,就是官僚换届升迁之途,也能看到他们的踪迹,也就是说他们事实上在当地权钱通吃,使得那些正儿八经的商人得仰其鼻息,那些官僚得将其奉若嘉宾,以致当地求财求官的都得找他们。对求财的,他们是当地一切资源与钱财的总包头;对求官的,他们是疏通上层打理关节的说客与掮客。

文章认为,肖建华不是这个时代的特例,而是近几十年来在中国大地滋生起的专事经营权力与金钱的一个阶层,他们借权赚钱,以钱买权。

王德邦文章也指出,肖建华一生最大的转机也正是在1989年春夏北京那场爱国民主运动中。当时,他以北大学生会主席身份站在支持政府而反对学生的一边,由此成为陈希同的座上宾,获得了入伙权力集团的“投名状”,变身为权贵的“自己人”。之后,他借权力来掘国库吸民脂,又不断输送金钱反哺权力,从而与权力结成存亡相依、荣辱与共的关系,极速地打造起一个财富帝国。

文章说,起于对开明改革派代表胡耀邦纪念的八九民主运动,主要诉求是“反腐败、要民主、争人权”,其实质反映着中国社会当时面临何去何从的历史性抉择,是改革与保守,民主与专制,文明与野蛮,人性与兽性,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等等的一次公开大较量。最后权力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用武力镇压了这场运动,撕裂了整个中国社会,斩断了中国遵循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的路径,开启了拒绝政治改革的畸形权贵经济发展之路。

“八九”时期的学生也由此出现裂变:类似肖建华之流站到了支持顽固派镇压的一边,放弃了社会责任,选择了冷漠自私,走上与权力结合谋官谋财之路;另有一批坚守为国为民的社会责任、不改初心、捍卫人类良心与普世价值、矢志推进中国民主法治与人权者,就只能以监狱为家──二十几年来反复进出于牢狱的大门。这批陷身于监狱的良心持守者与这批享乐于权力金钱的权贵者,是“八九”裂变后的社会两极。

文章特别指出,从“六四”镇压后中国社会裂变出现的如上两种极端人生,可以管窥中国二十几年来的发展路径:背弃民主法治人权的权贵发展之路,必然权钱交易、腐败横行,致使民困国残、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畸形病态,进而繁衍出肖建华这样富可敌国而穷奢极欲的阶层。这种发展,对权贵集团而言,是最能穷尽国财民脂而饱其私欲的,当然被他们奉为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创造了可堪世界学习的中国模式。为了坚固这条权贵之路,使其续延千秋万代,永葆本色,权贵们不仅屠杀了“八九”那批起来抗议者,还持续将敢于坚持“八九”信念者送入大牢。

王德邦认为,中国自“六四”屠杀后走出的这条权力与金钱高度苟合的权贵之路,不仅摧毁了中华民族固有的是非善恶正邪价值,还毁弃了人类公平正义的法规伦理,造成了国家腐败泛滥、贫富两极、环境恶化、资源枯竭、发展乏力,致使社会民怨沸腾、矛盾日炽、冲突四起,公民生命财产安全没有保障,社会处于高度惶恐不安状态,中国事实上已病入膏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