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古德明:逃出香港 控于大邦

据香港大学五月二十一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市民对法治的评分,以最高十分计算,只得六点二分,是香港易手以来最低;法律界中人成立的法政汇思,上月十一日也发表二零一八年度香港法治报告,谓香港“法治环境风雨飘摇”,当局要不要辩说香港市民以至法律界都不了解“实情”。

五月二十二日,旺角民变案被告黄台仰、李东升获德国庇护消息轰传;香港长官郑月娥不得已,厚颜召见德国驻港署理总领事,抗议“无理损害香港法治的国际声誉”,中共外交部也抗议德国“干预香港事务”。其实黄、李之获庇,中共去年就知道,只是阻挠不遂,当时却不敢声张,怕新香港“法治”的国王新衣为天下笑,只恨黄、李不与他们方便,把事实公诸于世。

而“损害香港法治的国际声誉”者,也不只是郑月娥政府所谓“不察实情”的德国。据香港大学五月二十一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市民对法治的评分,以最高十分计算,只得六点二分,是香港易手以来最低;法律界中人成立的法政汇思,上月十一日也发表二零一八年度香港法治报告,谓香港“法治环境风雨飘摇”,当局要不要辩说香港市民以至法律界都不了解“实情”。

最近几个月,郑月娥攻府为求火速修改《逃犯条例》,代中共大开抓人之门,不断说条例不改,香港将成“逃犯天堂”。新香港有多少逃犯,不得而知;但渎职、贪污疑犯,的确视此地为天上人间,否则郑月娥政府怎会抵死不肯修订《防止贿赂条例》,唯恐行政长官都受条例监管。

无论如何,新香港有梁振英者,任行政长官期间,收取澳洲财团UGL重金,秘而不宣;有周浩鼎者,任立法会UGL案调查委员会副主席期间,制订调查范围,竟与被调查的梁振英私通;有陈茂波者,任发展局长期间,主持东北发展计划,涉及家人利益,却隐瞒不报;有马时亨者,任铁路公司主席期间,铁路建筑偷工减料,被揭发后,还获郑月娥政府表扬“任内成就”;有郑若骅者,任律政司长期间,竟以私人律师身份从事仲裁案件,秘而不宣。这些大人先生不但不必受贪污、渎职审查,还有名誉,有地位。新香港怎么不是他们的天堂。

至于民主派,则非“法治”不可。且不说占领运动、旺角民变等大案,只说社会民主连线主席吴文远,二零一六年向梁振英掷一片臭鱼三明治,被法庭判囚三星期,最近上诉脱罪,律政司竟然再告到终审法院。他们这样苦心建立“法治的国际声誉”,德国却似乎不大欣赏,难怪郑月娥意气不平。

春秋时,晋献公受骊姬唆摆,要杀儿子重耳,重耳就四处逃亡,“至齐,齐桓公厚礼”;“过宋,宋襄公闻重耳贤”,也厚礼相待;后来,重耳更获秦穆公庇护,直到晋国变天,归晋即位,是为文公(《史记》卷三十九)。不是晋献公无道,重耳怎会逃亡外国;不是国际上能主持正义,齐桓、宋襄、秦穆怎得名列春秋五伯。

中共诋人“向外国势力乞援”之前,最好读读我国的历史,还要读读我国的《诗经》:“我行其野(我跋涉荒野)……控于大邦(要向他方的大国诉不平)……大夫君子,无我有尤(请勿以此为非)。”德国可谓今之大邦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