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几秒记忆的男人:一个才华横溢 却游走在爱与回忆里的丈夫和父亲

他,才华横溢,凭借着自己对音乐的理解,他成为了少之又少的音乐指挥家!

他,备受敬重,在事业的巅峰时期作为BBC英国广播公司的御用音乐制作人,没有人会质疑他的能力。

但他,克莱夫,却在自己和妻子正要迎向美好生活的时候,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小玩笑。

而要说起他的故事,需要将时间倒退回到1985年的3月26日的英国。

这一天,工作结束后正准备回家的克莱夫突然感到全身发热,并且在街道上晕倒了。当他被送往医院的时候,他足足昏迷了好几天。

后来,克莱夫被诊断为疱疹病毒性脑炎,一种攻击中枢神经系统的疾病,而这个突如其来的病,令克莱夫丧失了绝大部分的记忆。

更不止这样子,病菌侵蚀了他记忆所必需的大脑部分,他变成了一个只有7秒至30秒记忆的人。这是目前医学记录以来最为严重的一个案例。

曾经站在音乐指挥台上,用指挥棒带出各种风格音乐的克莱夫,仿佛成为了过去。

只有7秒至30秒的记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根据妻子黛博拉的描述,克莱夫就像是重新诞生到这个世界一样,但又不断重复着这种重生。

“他会看着自己感兴趣的地方,但是眨眼几次后,他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然后又望向其他地方,周而复始,他,不断在思考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在这里!”

1986年,克莱夫只能呆在一家精神病医院特设的一个房间里生活,而这一生活就长达七年,因为没有一个人认为克莱夫现在的状况,可以在“外面的社会”里生存。

而一部名为《Prisoner of Consciousness》的纪录片,描述了部分他在医院里的生活。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的潜意识里没有忘记自己的妻子,黛博拉。

他知道自己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但是7至30秒后,他还是会忘记自己曾经见过她,因此每一次见到“这个她”,克莱夫都像两人久别十多年一样拥抱黛博拉。

但当黛博拉离开房间不够一分钟,房间外的传声机响起了克莱夫的声音:“我爱你,你可以来看一下我吗,不要离开我,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里所有人我都没有见过!”

不够十多秒马上传来下一条信息:“明天你可以来陪我吗?一阵子就好,我不想待在这里,我爱你,亲爱的!”

黛博拉强忍着泪水,不知道该做什么可以帮助到丈夫,但是,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疾病也让克莱夫变得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每一次告知他一件事情,他不会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也不会承认自己做过,这让他有一种被强加于身的莫名其妙,经常发脾气!

照顾一个没有记忆的人,让黛博拉身心备受煎熬!多年来她一直寻找最好的治疗方法但都以失败告终。最终黛博拉带着心碎和眼泪,离开了克莱夫前往美国。

事实上,黛博拉是克莱夫的第二任妻子,在与黛博拉拥有自己的孩子前,克莱夫就患上了这个疾病。黛博拉,连唯一在乎自己的丈夫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纵使克莱夫与第一任妻子有三个孩子,但是因为克莱夫的情况,他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孩子。

(克莱夫与三个孩子的合照)

在黛博拉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克莱夫在医护人员的照顾下过着漫无目的日子,生活的意义,仿佛已经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但依然没有改变的是,他会经常在录音机里留下希望妻子来看自己的留言,一遍一遍的诉说着自己对妻子的爱意。

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打动了上天,黛博拉,在离开丈夫几年后重新回到克莱夫的身边。因为黛博拉最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会像爱克莱夫一样爱上别人!

2002年,两人决定再次举办一次婚礼,婚姻的誓言,再一次让克莱夫和黛博拉明白希望彼此余生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是对方!

或许是爱情的力量,克莱夫在妻子的照顾下情况逐渐得到改善!

虽然记忆还是只有7至30秒,但庆幸的是,他没有丧失对音乐的记忆。只要将乐谱放到他的面前,他自然而然的弹奏起美妙的音乐。

黛博拉也鼓励克莱夫多接触人,即使关系再亲近,他们全部在克莱夫看来都是陌生人,但黛博拉不断灌输一种观念给克莱夫: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可以信任的,都是自己的朋友。

克莱夫的多疑,还有情绪骤起骤落的毛病逐渐减少,更多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而且黛博拉会让克莱夫尝试在笔记本上记录自己的想法还有行为。虽然可能满满一整页都是写着“I’m wake”,看着有点可怕。

那是因为克莱夫不断重复着意识的苏醒,当他尝试醒过来之后从一开始进行记录,但他还没写完后面的文字,他的记忆再次丢失,然后他划掉后面的文字,回归到一开始,思考着自己究竟想写什么。

看似多此一举,但这些,正是克莱夫记录自己还活着的证明。

在黛博拉的穿针引线下,克莱夫前往了自己多年没有回去的家!那个自己在失去记忆前拥有三个孩子的家。

正如他其中一位女儿所说:“当医生告知我们父亲的情况,我们认为父亲可能会死,但他,活下来了!”

“但每当我想到他几秒就失去一次记忆,我不敢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我只可以用噩梦来形容。”

每一次克莱夫都会问自己的子女是哪一位,每一次回答后,克莱夫都会露出小孩般的笑容,但是每一次的结果,都刺痛着每一个人的心。因为几秒后,克莱夫忘记了自己孩子的存在。

虽然没有人能够切实体会到克莱夫的世界,也不会有人想经历他的世界。但令人安慰的是,他还有妻子黛博拉在身边!

克莱夫会握着妻子的手,诉说着自己潜意识里的爱意,而妻子,虽然到现在为止已经不可能和克莱夫拥有爱情的结晶,但,稍微令人安慰的是,她得到了克莱夫所有的爱!

是的,几秒之后克莱夫就会“忘记”妻子,而黛博拉也会失去丈夫,但,余生有你,便已安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不能说的奇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