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报导更多银行技术性破产 陆媒被迫删文道歉

《证券时报》就其对更多银行处于技术性破产的报导,被迫公开道歉。(底图来源:大纪元资料室)

继内蒙古包商银行被接管惊动金融圈后,有官媒引述消息称,大陆再有部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问题,忧虑引发挤提危机,但相关报导迅速遭官方删除,并被迫道歉。

大陆《证券时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5月29日引述金融监管人士消息称,部分农村及城市商业银行,因面临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这类金融机构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清退。(注:技术性破产是指企业无法偿还到期债务而导致的破产。)

根据《央行金融稳定报告(2018)》,2018年一季度,中共央行完成了对超4000家金融机构的首次央行金融机构评级,其中,评分结果在8级至10级的高风险金融机构达420家。

但这条消息在大陆各大网页上被迅速删除,据称报社遭遇压力。

《证券时报》就其对于更多银行面临破产的报导,被迫公开道歉。(截图)

5月30日,“券商中国”公开道歉,称所推送《央行放大招,问题金融机构处置动真格!出资100亿成立存款保险基金公司…》稿件中“有关监管部门人士对城商行、农商行信用风险状况的表述内容不实”。

5月24日,中共为应对愈来愈严重的银行坏帐危机,出资100亿成立存款保险基金公司。央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担任法人、经理、执行董事,被外界解读为在危机来临之际,中共紧急搭建的善后平台。

就在成立该基金的同一天,曾被中共监管层评定为中国首批风险最小七家城商行之一的包商银行突然被中共央行和银保监会接管。在业界,“接管”只是“破产”的代名词。外界并分析接下来可能引发一轮小银行倒闭潮。

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中共两会期间曾预警,“金融机构不能只生不死,要有正常的淘汰,银保监会正在研究高风险金融机构退出市场的问题,如果达到标准,高风险金融机构就可以退出市场。”

自由亚洲电台则引述一份被指来自企业的内部邮件显示,目前央行已有一份疑似被托管的银行名单,但目前名单仍未曝光。大陆一家银行的高管证实,确有其它银行已被托管,她承认其工作的银行状态不佳,两年无年报,自己也即将离职。

另有银行业人士李女士指,名单中至少已有两家确定出事,她听到消息,有一些银行面临危机。李女士同时也转述一家银行管理层的消息,称监管部门正在严查消息的来源。

小银行问题大当局恐惧其冲击稳定

被接管的包商银行只是大陆银行问题的一个缩影。长期以来,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混乱、违规放贷、资产负债倒挂及资产质量恶化,是不少中小银行发展的通病。在经济下行的时候,风险就会暴露出来。

商界人士文丽对自由亚洲指出,农商行和城商行多是原信用社系统,人员和运营一直有问题。但过去经济上行所带来的资金流量掩盖了问题,但随着经济下行,所有的问题都会爆发。

有自媒体表示,“城商行和农商行由于业务的地域性很强,和地区的经济密切相关,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加,部分经济不太好的地区的城商行和农商行随时有破产的风险。同时,由于这些银行大股东要么是地方政府,要么是一些民营企业,长期以来,普遍治理结构和风险控制都比较弱,很多银行都成为了地方政府或者民营企业的提款机。”

《金融时报》近日报导,多年来,中国中小银行常通过把不良贷款列为“关注类贷款”将其掩盖,关注类贷款是已逾期、但尚未被视为不良贷款的贷款。

但在2018年,中共监管机构迫使银行承认原本被伪装为“关注类贷款”的坏帐,这导致去年不良贷款处置和核销规模达到1.75万亿元人民币(合2580亿美元),为20年来最高。一些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超过40%。

对于被发现掩盖不良贷款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金融监管机构正加大罚款力度。过去一个月,至少有5家中国大型金融机构被罚款,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天津农商银行和盛京银行被处以罚款,目的是威慑其它金融机构。

《金融时报》表示,这显示中共当局对于中小银行坏帐问题可能失控的担忧日益加剧,中共最高领导层担心,这一问题的发展趋势可能造成金融和社会不稳定。

外界仍对去年11月份的四川自贡银行的挤兑事件记忆犹新。当时,一条“自贡银行三大股东卷款”的消息很快在四川省自贡市引发恐慌,大批储户涌到银行的十多间分行提款,发生挤兑。当局紧急“辟谣”抓人。

“券商中国”的报导也提到,金融机构经营不善而退市会牵涉到普通金融消费者、债权人、债务人、投资者等多方纠纷,而金融市场的舆论效应对市场情绪的感染和风险的传递会起到连锁反应,加剧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的复杂性。因此,对于高风险金融机构的处置不可能是简单的“关门大吉”。

对于新一轮中小银行的金融风险,路透社表示,可以预见的是,高风险金融机构的兼并重组甚至破产退出,在复杂严峻的经济金融形势下已然无法继续“纸上谈兵”,包商银行已令存款保险制度在“实操演练”上踏出第一步。

文丽指出,政府会以20年前处理四大国有银行坏帐的方法,处理此次金融风险,把坏帐转嫁到全民头上。

经济学者程先生则对自由亚洲表示,当局善后的方式,依然只有注资这个办法。他还认为,包括贸易战在内,如果打到一定程度,官方依然会靠财政补贴不惜代价地出口换取外汇。他认为,像以前饿死几千万人一样,官方不会在乎通胀给民众带来的伤害。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