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和古文天地之差 中共党文化速成修辞法

文革中,我的两个妹妹一个读初中,一个读小学。读初中的妹妹因为每天只学《毛主席语录》及《人民日报》社论,语文程度很差。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给她辅导,总犹如鸡同鸭讲,尽管说得舌干唇燥也收效甚微。究其原因,父亲是在民国受的教育,知识与观念陈旧迂腐,与当时的政治风气格格不入。

说到比喻,父亲是这样举例的: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说到排比,父亲是这样举例的: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说到拟人,父亲是这样举例的: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说到引用,父亲举了一些古文中精彩而又不常见得句子:

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

千秋功名,一世葬你,玲珑社稷,可笑却无君王命。

凤凰台上凤凰游,负约而去,一夜苦等,从此江南江北,万里哀哭。

嗟叹红颜泪、英雄殁,人世苦多。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还有一次,在讲到比喻时,父亲说的是:圆圆的月亮像一个碧玉盘;夏天的太阳好像一个大火球烧烤着大地。母亲惊吓他说:你把月亮说成个甚也没人管你,但太阳是伟大领袖的专属词汇,你这样形容太阳,还想不想活了?

一日,我从包头归来,妹妹又拿出书来,向我请教修辞方法。其时我是造反派一员,正在电建公司革委会宣传组工作。每天编辑革命小报,操持大批判专栏,对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折套已烂熟于心,思想亦与时俱进。于是我就尽我所知的几种修辞方法给她做了认真解释:

毛主席教导我们:“人民的词汇是丰富的,生动活泼的,表现实际生活的。”在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亿万工农兵群众写的一首首诗歌,一篇篇致敬电,都是用最美好的词汇,最完美的形式,表达最美好的愿望,抒发了工农兵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深情。工农兵的词汇最丰富、最生动、最切实、最有力,字字句句都凝结着无产阶级的激情。

过去,那些资产阶级的语法“学者”,把语法、修辞吹得非常神秘。其实他们只有死板板的几条筋,根本不懂得语言。真正善于运用语言的,懂得修辞的是工农兵群众。下面哥给你介绍几种工农兵常用的修辞方法:

工农兵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心中的红太阳,是大海航行的舵手,这种写法叫做比喻: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舵手来了!救星来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到安源来了!

把句式相同或相近的句子连在一起,尽情抒发无产阶级的豪情壮志,象这种写法叫排比:

敬爱的毛主席!您的革命路线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深入人心;你的思想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深深扎根;人的精神面貌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焕发;无产阶级专政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巩固;工农业生产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热气腾腾。

工农兵运用革命的想象,给山水以无产阶级感情,象这种写法叫拟人。

井冈扬臂举红旗,赣江奔流来报喜。

在写作时选用毛主席的语录和诗歌,来说明问题、阐述观点、表示决心,就更有战斗力,更有说服力,这种写法叫引用:

毛主席啊毛主席!您开辟的井冈山革命道路通天下,您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真理为全世界革命人民所掌握。

从此“不周山下红旗乱”,国际壮歌冲九天,中国工人运动沿着您指引的方向胜利前进!

以上所说的修辞方法,课文里用的很多,阅读时一定要深刻体会工农兵对毛主席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在工农兵的创作中,有许许多多生动的语言,各种各样生动的修辞方法,我们要遵照毛主席“要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的教导,下苦功学习工农兵的语言,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更有力地批判资产阶级……

听完我的辅导,妹妹豁然开朗,语文成绩突飞猛进。此后不久,她的一篇作文在新城区中学生作文大赛中获奖,教育局还赠送了她一本《毛主席语录》,一尊毛主席石膏像以资鼓励。

那尊毛主席石膏像摆在家里的桌子上。一天翠花姐掸家时不慎将它拨拉到了地上,摔得粉身碎骨。翠花姐大惊失色,心中狂跳,浑身颤栗不已。她见四下无人,慌忙收拾了碎片,然后坐在椅子上喘息,不知该如何向我们家人解释。

幸好那天我从包头归来,家人也因为忙乱无人发现此事。翠花姐将我拉到僻静处,悄悄告诉我:“桌子上摆的那个白人人,叫我给打烂了,咋办呀?”我说:“碎就碎了吧,反正家里还有好几个呢。”于是我又拾翻出一个摆在了原处,翠花姐才如释重负。

我问她:“那些碎片哪去了?”

“我用簸箕收撮起来倒在毛司里了。”

“那就没事了,你千万再不要和第二个人说!”

翠花姐说:“额知道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