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一个FBI信任的线人 为何突然间变成了“间谍”?

——英文大纪元专访 通俄门核心人物走到前台

5月30日,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对卡特‧佩吉(Carter Page)进行了专访。(视频截图)

5月30日,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在“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中,对川普竞选团队的前外交事务顾问卡特‧佩吉(Carter Page)进行了专访。

佩吉是“斯蒂尔档案”怀疑的核心人物,该档案是英国前情报官员克里斯多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撰写的一份诬陷川普跟俄罗斯串通的文件。2016年10月21日,美国司法部(DOJ)及联邦调查局(FBI)向外国情报监听法庭(FISC)申请手令,监听佩吉的对外通讯。

在大纪元的采访中,佩吉谈到了FBI的调查如何影响了他的个人和职业生涯,他在川普竞选前与FBI的联系,以及他对川普总统应对整个局势的看法。

下面是被编辑过的部分采访内容:

记者:所谓的“斯蒂尔档案”对你进行了可怕的描述,并以此为借口发出监听密令,之后反复更新密令,这导致川普竞选团队的多名成员、以及后来的川普政府部门都被监视。我们知道你已经提起了诽谤诉讼。现在情况如何?

佩吉:现在有两个诉讼案,一个是2017年9月在纽约南区提起的。在威廉姆‧巴尔(WilliamBarr)上任部长之前,美国司法部(DOJ)对我有很多虚假控诉,我目前正在上诉。还有一个单独的案例,因为在2017年10月,我们了解到诽谤报导背后还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和博钦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律师事务所)(注:“斯蒂尔档案”的幕后赞助者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及希拉里竞选团队,中间者是博钦律师事务所及福森顾问公司)。

现在的美国司法部正在解决这些犯罪活动,所以我想,更多的真相和事实将浮出水面,我对这方面的顺利进行保持谨慎乐观。

记者:川普总统授权司法部长解密“通俄门”档案,对此你有何感想?

佩吉:我认为川普总统和巴尔先生都是品质高尚、为国家利益服务的人。从巴尔在国会的作证可以看出,很明显他是一个有能力的、很可靠的人。近年来美国司法部真是太不像话了,所以当我看到他在听证会作证的时候,很明显他很有能力。我认为他会很坚定地对司法部进行改革,并正面解决这些罪行,我认为这是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

记者:解密的内容中,有什么你特别想知道的吗?

佩吉:这些谎言从一开始就荒谬无比,看看一些假设是多么令人发指,到目前为止,随着更多细节的出现,(事实)变得更加令人愤慨,我很高兴全部真相渐渐显露,事情一步步地会越来越好。

记者:你被诽谤为外国势力代理人,这使你招致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死亡威胁,能告诉我们更多细节吗?

佩吉:我做过FBI和CIA的线人,但是我对美国政府的支持一直非常低调和保密,如果美国政府要求我提供帮助或提供见解和信息,我总是试图向他们提供最准确的信息。

诽谤报告出现后,从2016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10月,我持续接到俄克拉荷马州打来的死亡威胁电话。2017年3月FBI对我进行一系列长时间询问时,我要求他们对此提供帮助,但是他们不仅没做任何事情,而且还不断泄漏更多虚假信息,让我陷入了更加不利的地位。

记者:也就是说,在竞选活动之前,你就跟FBI打过交道,但穆勒报告中根本没有提到这一点。你认为他遗漏掉这一点,公平吗?

佩吉:(报告中)关于我的每个段落基本上都是编造的,没有提供完整的背景。其实(报告)对很多人的描述都是虚假编造的,对川普总统更是如此。我认为这是一个具有明显党派目的行为,而不是展现事情的原貌。你刚问过的死亡威胁就是一个例子。当我在大陪审团出庭时,我告诉特别调查员,我受到死亡威胁。当时他们提到了我谈过的很多事情,就是没提到死亡威胁。所以他们不是在展示我们经历事情的全貌,而是挑出最能抹黑川普支持者的内容。

记者:所以你从一个FBI信任的线人,突然间变成了“间谍”?

佩吉:目前有很多未解决的问题,那些人在不同层面上都有一些负面动机,我希望这些事情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得到解决。

记者:我才意识到,实际上川普总统没有见过你。

佩吉:是的,没见过,……我参加过很多竞选集会,川普总统的竞选过程激励人心,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非常积极的时刻,是美国历史上的伟大转折点。我也为他和他的团队所受的遭遇感到难过,很高兴现在这些事情都在调查中。但这也见证了,在这些狂风恶浪翻滚的时候,川普总统仍然能够建立伟大的政绩。

记者:现在司法部长正在调查通俄门的起源,有没有人联系过你?比如,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监察长办公室等机构联系你了吗?

佩吉:还没有,如果他们有疑问,我很乐意提供帮助。

记者:让我们谈谈FISC发出的(监听)密令。目前这个密令的细节仍属于机密,也许解密之后我们可以了解更多详情。目前还不清楚联邦调查局调查了多少人,该机构的工作方式是,一旦你成为(监听)目标,那么你的联系人也成了目标,然后这些人的联系人也成了目标,因此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非常广泛的(被监听的)范围。

佩吉:这些诽谤性报导发布于2016年9月23日,那一天改变了我的生活。当时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竭力兜售这个瞎编的故事。很多顶级新闻机构和报纸,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华尔街日报》等都在听。每个人都没意识到,一个合格的记者应该意识到这些虚假指控是多么疯狂。

正如川普总统在2016年11月的选举胜利之夜所说的,他说:这不是一场竞选活动。这是一场运动。

记者:那你的个人生活受到什么影响呢?

佩吉:作为美国海军学院的毕业生,我接受了一些顶级的军事训练。尽管我接受了国家安全、军事等方面训练,但没想到的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是我在北卡罗来纳接受的反恐训练,鉴于我在此期间所经历的所有恐怖威胁,这些培训帮助了我。

记者:反恐培训反而是对您最有用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佩吉:那些生命处于危险境地的人们,当你独自一人时,你会采取很多措施来保护自己。不幸的是,这些疯狂的故事散发出的歇斯底里情绪,让很多人为之疯狂。所以,我在军队的多年中有过的很好的教育经验,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记者:是啊,由于受到虚假指控,导致您受到恐怖威胁。

佩吉:正是这些虚假的指控,使我从默默无名,变成了一个背负恶名的人,甚至我在全世界臭名昭著,但是这些指控都建立在谎言之上。不幸的是,很多人听信了这些谎言,这也是我们要调查真相的另外一个原因。

最后,佩吉表示,“(川普)当局正在调查这些案件,我确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里,肯定会有很多揭示真相的事情发生,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徐简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