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高杉:经济发展证明了“六四”开枪正确?

作者:

1989年6月3日夜至6月4日凌晨,中共出动坦克和装甲车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屠杀。(六四档案网)

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已经过去三十年了。海外中文网站上关于这一“敏感”话题的文章很多,主要都是在缅怀那些在暴政面前敢于放弃沉默、勇于发声、并为了自由和民主而献身的人们。

但同时,也有个别的文章和网友留言却在极力地为中共在“六四”对学生开枪进行辩护,其逻辑令人感到啼笑皆非。今天就说说其中一个:“六四镇压是对的,不然不会有后来的稳定和经济发展”;“中国后来的经济发展证明了中共当时的开枪镇压是对的”……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诸如此类的辩解不仅仅来自于那些明知道屠杀学生是天怒人怨的事情,但仍要为中共辩护的“五毛”大军,还有很多普通华人也是这样认为的。还有很多华人虽然也认为开枪屠杀当然不可取,但既然中共后来发展经济获得显着成果,那么也说明此前的镇压有一定的道理。

这种畸形的逻辑令人想起了国内一则颇为“离奇劲爆”的新闻:“裸替演员哭诉遭性侵,却因500元愿意配合强奸犯!”。该新闻曾在搜狐网上获得了颇高的点击排名。

这个发生在2019年元旦的事件本身扑朔迷离、起伏跌宕、云山雾罩,令人搞不清楚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但这并不是本文要关注的焦点。

我们要说的就是该事件女主的思维逻辑。在她自称被强奸之后,对此哭诉。但随后,在可能获得500元的好处之后,却表示愿意配合强奸犯。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所有利用后来的经济发展为中共“六四”屠杀进行辩护的人都有这个“裸模思维”,但两者之间,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

在“六四”民主运动爆发的时候,几乎很少有人不认为中国需要民主改革、新闻自由和终止腐败。中共的历次运动一直到文革的“强奸民意”的做法早已引起中国民众的不满。只是一些人敢怒敢言,而另一些人则是敢怒不敢言。

但当后来的经济有了发展之后,很多人就好像可以获得500元利益的裸模那样,愿意积极配合中共的暴政统治。无论是网络封锁、社会监控、还是反对对“六四”翻案,都积极配合和支持。只要能够看到经济发展,个人能获得经济实惠,什么真理、对错统统都不重要;什么屠杀、迫害,统统都是可以被接受的过程。

这也是中共为何多年来不遗余力地要完成GDP高增长率的原因之一。它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合法性,以及获得民众对其一些列的屠杀、迫害行为的沉默、默许和支持,甚至为其辩解。

但是,总有正义在人间!“六四”镇压之后,在民众的视线被转为“一切向钱看”之后,中共对社会的监控越发地严酷,对思想的禁锢也越发地夸张,以至于出现了“经济发展了,就证明中共当年在天安门开枪正确”的畸形逻辑。甚至还有人要为“六四枪声”喝彩!

但问题是,有得必有失!对思想的禁锢必然会扼杀科技发展的自由环境,所以盗窃西方国家知识产权是中共必然的也是无法停止的行为;对社会、对民众的严酷监控必然会导致经济也无法获得继续发展的自由空间。所以现在的中共国有企业同前苏联时期一样,出现大规模亏损;一旦美中贸易逆差消失,中共的经济根本没有自由发展的机会;民企大老板最终也逃不出马云“被退休”的结局……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中共在“六四”之后,给了民众更多的经商的自由,也可以说是那些在“六四”中反对暴政的先烈们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正是他们的无畏行动逼迫中共不得不暂时松开一些锢紧的绳索、暂时释放一些发展空间。

结果,中国民众的勤劳和智慧一下子就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也就是说,如果“六四”屠杀没有发生,中国民众能够有像民主国家一样的发展机会和空间,摆脱了中共独裁统治的束缚,中国取得的经济成将会更加令全球瞩目。

而那些依靠“六四”先烈们从中共手里争取来的“略有松绑”的机会后,获得了经济发展的人士,却反过头来批评“六四”是破坏了稳定,认为不镇压“六四”就可能破坏后来的经济发展,这令当年那些血洒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以及很多其它城市的“六四”英雄们的在天之灵……情何以堪?!#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