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不听僧人言 恶报在眼前

【阿波罗李广松编者按:《夷坚志》,南宋洪迈撰,书名取《列子·汤问》“夷坚闻而志之”之意,记述了宋代诸多的城市生活、人文掌故、奇闻趣事,内容涉及三教九流、宗教信仰、诸子百家,搜罗广泛,卷帙浩瀚,有不少话本和戏曲都取材于《夷坚志》故事,如〈冯玉梅团圆〉取材于〈徐信妻〉,仅凌蒙初即取材三十余篇,占《二拍》篇幅一半。《夷坚志》原书四百二十卷,分初志、支志、三志、四志,每志又分十集。】

捕捉太多,池塘里的田鸡都快绝种了。()

宋朝时代,浙江钱塘人沈全、施永,他们二人在一起,靠着捕捉田鸡谋生。宋徽宗政和元年,两个人到本县的灵芝乡,投靠乡民李安家借宿。那个地方本来田鸡很多,以前没人捕捉。沈全和施永两个人来了以后,用尽所有的力气和时间捕捉,然后再让他们的儿子带到城里贩卖,所获的利润是平常的十倍。他们越干越凶,致使田鸡濒临绝灭,农田里的各种害虫,迅速繁殖,危害了农作物。老农们对沈施二人的恶行十分不满,但又害怕他们,敢怒而不敢言。

有一天,施永回到李家,碰到一位老和尚敲门,对他说:“我们乡的田鸡受到捕捉,是你们带的头,现在池塘里的田鸡都快绝种了,如此残害灭绝天生之物,将会招致报应的。从现在起,我老僧奉劝你们赶快改一行职业,还来得及赎罪。不然,会遭到恶报,后果我就不敢保证了。”老和尚申述叮嘱再三,施永并没有悔改的意思。

和尚走了以后,沈全回来,施永把和尚的话,告诉了沈全。沈全说:“野和尚怎敢干预我们的生意呢?假使我见了他,一定痛打他一顿,你为什么轻易的放他走了呢?”施永说:“他刚走,还可以追赶上。”于是两人就一起去追赶和尚。

追了一里多路,没赶上。沈全便责怪施永胡说八道,欺骗自己,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谩骂。施永不能忍受,与沈全发生口角,两个人立即揪打起来。

沈全更加愤怒了,拿出平常使用的剥田鸡皮的刀,刺向施永,一下刺中了施永的胸部,说来也怪,沈全并没有太用力,施永当场却死掉了,事件发生得很快。乡里的保正抓住了沈全,当即把他送交到县里。

山东东平的巩庭筠,当时是县令,审讯他的案子。各种证据已经为人所信服。再去寻找那位老僧,老僧已经无影无踪了。沈全最终因为犯了杀人罪,斩首于市曹。

事后,人们回想:本乡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位老和尚,真是神啊!

(事据宋代洪迈《夷坚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夷坚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