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河南企业家财产被洗劫 历拉锯诉讼家破人亡

南阳企业家任杰实名举报中国建筑高官集体贪腐。(网页截图)

河南南阳企业家任杰长期实名举报该省中建七局高官集体贪腐,暗箱操作,致使数亿国有资产流入个人腰包。任杰在财产被洗劫后,经历了漫长的维权与诉讼之路。

根据据任杰的公开举报信,2012年底,中建七局南阳商住楼完工对外出售。这样大宗国有资产处置本应面向社会公开招标,但中建七局董事长贺海飞及其部分高官经过秘密运作,由其背后操控的公司以7500万的低价悄然中标。国有资产就落到了贺海飞等贪官囊中。

日前,任杰告诉大纪元,该商务楼位于南阳市中州路与文化路交叉口。根据当初的拆迁协议,商务楼的第四层预定给任杰,每平米定价3,000元。任杰为此交了60万元的预定金。

然而,房价暴涨后,中建再次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将商务楼整体销售给南阳万通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万通置业)。

中国建筑逼迁毁约

任杰是南阳知名企业家,2000年,任杰变卖了家产投资280万建成了该市最豪华的家俱城“南阳星宝家俱城”。

2003年,中建七局要在其家俱城所在的地方统一开发,任杰的家具城不得不进行拆迁。任杰被逼签下了“城下之盟”。

“当时南阳市的房子租金一千多块钱,我是三千多块钱买的。”他说,“因为当时的租金和房价的比例还是很划算的,我也考查了,所以才同意他们拆迁了。”

当时施工方保证10个月封顶,2年交房子。没想到中国建筑和合作方利益分配不均,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一直等到2012年房产才封顶。

“房子封顶的时候,我给他们购房款他们就不要了,”任杰说,“2013年的时候,是房价最疯狂的时候,房价涨到1万左右,七八千,这时候他们不想给我了。”

此时,中建七局董事长换成了贺海飞,断然毁约将此楼价值2亿的商业部分贱卖,把任杰的房产一起抢走了。

法院黑箱操作多次翻案

2013年元月起,任杰在中共南阳市卧龙区法院发起对中建七局的诉讼,开始了长达6年的拉锯战,法院多次出具了判决书、调解书。

2013年1月17日,法院判决查封了中建七局商务楼第四层(见2013宛龙梅民初字第82号),并做出财产保全公告。

然而,万通置业将中建七局告上法庭,称其与中建七局签订1-4层整体商务楼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已交购房款1500万,将3-4层用作他用属于违约。法院裁决其合同有效。(见2013宛龙民商三初字第53号)

任杰表示,“(他们)这一打这个官司就非常麻烦了,通过公权力把我的合法财产转移了。我在网上发了很多帖子,他们势力很大,把帖子都删除了。”

任杰找各级部门反映,指出中建七局在万通的起诉中故意隐瞒事实,对房屋已买卖及查封只字不提。2013年7月,卧龙区法院以“认定事实不清,程序不当”中止原判决执行。8月,对其处罚30万元。(见2013宛龙执罚字第53-1号)

2013年12月4日,卧龙区法院做出“纠正”判决,称中建为了其自身的最大化商业利益,在与任杰先行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又与万通签订合同,损害了案外人的民事权利。(见2013宛龙民再初字和29号)。

“通过院长办公会议才把判决撤消掉了,把房子判决给我了。”任杰说,“要按我们老百姓的想法,这不就完(解决)了吗?但是没有完,才刚刚开始。这(执行)很麻烦,这就是中国司法的现状。”

中建七局紧接着上诉到南阳市中级法院,称与任杰的协议“对价显失公平”,预售协议应为无效协议。

2014年3月,南阳市中级法院做出调解书(见2014南民二终字第00060号),支持万通与中建的买卖协议,而“房屋所涉他人纠纷,另行处理”。

任杰认为,“这是比第一次错误的判决书更严重的错误。因为第一次法院可以说不知道,说中建提供虚假材料,让他们做出了错误的判决。到了中院,他是没有办法推卸责任的。”

任杰又到处去申诉、告状,包括到高级法院、中纪委。

2014年9月,南阳市中级法院中止了原调解书的执行,撤销29号和53号判决。

2014年9月,中共南阳市中级法院做出民事裁定书(见2014南民监字第6号),中止了原调解书的执行。再审撤销29号和53号判决,该案被发回卧龙区法院重审。2016年3月3日,卧龙区法院判决任杰与中建七局的预定拆迁协议为有效合同(见2016宛龙梅民重字第0016号)。

“中建又上诉到高级法院,高级法院一定要调解,我是死活不同意,因为这房子就是我的,我不同意调解。”任杰表示。

中建七局两度上黑名单两度撤下

2016年7月,南阳市中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见2016豫13民终1521号)2017年6月,河南省高级法院驳回中建七院的再审申请(见2017豫民申305号),房子终于判给了任杰,任杰申请强制执行。

“房子是我的也没有办法。后来转到南阳法院执行局执行这个案件,10月份中国建筑七局上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但是无缘无故三天就撤下来了,这就等于法院判决是一纸空文了。”仁杰说。

中建七局两度被从失信黑名单上删除,致使经过卧龙区法院、南阳市中院、河南省高院三级法院的判决成为一纸空文。

任杰又不停地向上反映,2017年6月,中国建筑七局第二次上了黑名单。但不久又把它下了黑名单。一直等到2018年,中建七局的董事长贺海飞到国外的一个公司去当CEO了,法院才把房子执行给任杰。

“维权路很漫长,我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物力,身体也严重受损。我的父亲因为这个事情悲愤交加去世了。我本人也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变得流离失所,妻子和孩子也离我而去。”他说,“所以我现在举报他,一定要举报贺海飞和他的后台,要他们赔偿我这么多年的损失。”

“中国建筑是非常黑暗的”

任杰透露,中建七局有强大的后台。2014年6月25日,央视曾报导过中建七局大量使用瘦身钢筋一事,但后来不了了之,此事的幕后是两个不法商人买通中建高官所为。

任杰还举报,2008年,中国建筑下属某工程局价值三个亿的国有资产处置,奸商通过主管处置国有资产的副总裁运作之后以白菜价据为己有,数亿国有资产落入个人腰包。

任杰说,“关键时刻,这些贪官就会调动到别的省份工作。典型如中建七局董事长贺海飞、副局长尹大勇、中建上海公司经理胡社兴,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建筑不胜枚举。”

任杰在举报贴中表示,自己从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到负债累累、家破人亡,故对中国建筑贪官们筑宰杀民企的套路做了一个总结,即利诱、暗夺和明抢三部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