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爆笑 川普'双规'习近平?北京站十字路口 被世界孤立 无奈回老路 科技巨头撤资趋势扩大

——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日趋加深,中共正穷尽各种措施维稳经济。中共近日下发通知,允许地方专项债纳入重大项目资本金。分析指,放松专项债管制是一招险棋,恐引发系统性债务危机。更为严重的是,中共正面临着被世界孤立,被排除在世界多变贸易秩序之外的风险。科技创新史学者指出,中美“科技脱钩”比贸易摩擦更可怕。对于川普关于还没有落实的川习会所发出的强势声音,网友纷纷调侃。外企在关税和中共打压下正加速撤,谷歌也将部分硬体生产从中国移到台湾生产,显示这一趋势的扩大。

网络调侃川普双规习近平

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拒绝证实习近平是否会与川普在G20峰会上见面,仅说美方多次表示希望安排这样的一次会议。

同一天,美国总统川普明确表示,如果月底没有川习会,美国将“立即”对中国商品加关税。

日前,川普对习近平发出了“双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似的要求,规定他要在G20大阪会议期间讨论解决贸易问题,并称如果习近平不到场,立即加征3000亿美元关税,如果谈判不解决问题,也立即加征关税。

网络气氛多为一片欢乐,并开玩笑说,习近平连请假都不行了。

撤资趋势扩大,谷歌将部分硬体生产移出中国

《彭博社》周三(12日)报导,谷歌正在加速将巢式恒温器和伺服器硬体的部分生产移出中国,以避开美国惩罚性关税,以及北京当局不友善的审查监管。

图说:Google在美国加州总部大楼

不愿公开身分的知情人士表示,谷歌已经将售往美国的主机板大部分生产转移到了台湾,以避免25%的关税。另外输往美国的巢式装置产品生产也转单至台湾和马来西亚。

巢式恒温器

彭博社援引消息说,谷歌公司将主板和巢式恒温器等硬体的生产从中国移往台湾等地。图为2014年1月16日,安装在美国犹他州谷歌某地的巢式恒温器。

华为禁令即将在8月19日后全面开杀,谷歌届时有可能终止华为合作的授权,不再提供谷歌的安卓作业系统更新与技术支援。

中共则以「不可靠实体清单」反击美国,打压福特与联邦快递等在中美企,这加剧了外企离开的意愿和可能。

彭博还表示,包括外国和中国本地的厂商现正纷纷寻求将生产移出中国。尽管安卓在中国的硬体产量无法与苹果相比,但移出生产线的动作,在美中贸易战升高之际,仍可视为此一趋势更加扩大的前兆。

中美“科技脱钩”比贸易摩擦更可怕

科技创新史学者董洁林长期关注中美科技交流。近日她连续撰文,表达对中美紧张关系可能导致两国“科技脱钩”的担忧。在上周接受英国金融采访时,她说,相比于贸易摩擦,中美科技脱钩带给中国的冲击更深远、更严峻。

她提到,“我的感觉是,美国这么严厉地对待科学家,这种情形大概只有在1950年代麦卡锡时期发生过。”

她圈子里的华裔科学家变得很谨慎,甚至避免跟中国的交往。比如,过去他们回国看父母时,顺带会去北大或复旦做个讲座,但现在也许就只看父母,讲座就不做了。

她认为目前中美科技脱钩的情况,不是一时风潮,而是一个“大逆转”。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她说,“科技脱钩比贸易摩擦更严峻。因为贸易战由两国政府主导,而贸易毕竟是互惠的,所以双方都会有动机要去解决。但科技交流的大门关上,不仅反映了美国政府的态度,也显示两国民间的善意正在枯竭”。

金融时报问,“您认为美国学界对中国的善意也在枯竭吗?”

董洁林回答,美国学界中那些所谓中国通,一般来说是人文类学者。他们原来对中国相当友好,最近他们似乎在集体抛弃中国。他们原来认为,经济增长会促进中国社会转型,推动中国向西方靠拢,但现在他们的理论出错了。

中国的发展路径与他们的预测并不相符。这耗尽了他们的学术声誉,也耗尽了他们的善意。

中共重回发地方债老路,外媒:为应对贸易战无奈之举

6月10日晚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近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通知,允许将专项债作为部分重大项目资本金,并进行市场化融资。

此前,专项债被视为债务性资金。中共政府在过去几年也一直强调管好地方政府债务增长,并把违规举债责任上升到“终身追责、责任倒查”。去年基建投资增速大幅回落。

这一通知改变了近年压缩地方债的政策,允许把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积极鼓励金融机构提供配套融资,以及鼓励发行10年期以上的长期专项债券。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此举是中共政府刺激固定资产投资,维稳经济的最新措施。在经济进一步失去动能的情况下,中共只有再度求助于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

自由亚洲电台》引用时事评论员金仲兵观点表示,当前中国的经济压力巨大,中共中央的决定是迫于无奈。

金仲兵说,“当下的经济增长严重不景气,加上中美贸易战的压力,经济增长乏力。这次放松对专项债的管制,目的是试图稳定经济增长,在当下没有其他更好的稳定经济增长方案之下,把这一块放开。调转车头180度大转弯的政策调整,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极端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虽然有大陆经济分析认为,新规定有助于提高地方政府参与基建的积极性,以稳定经济增长。但金仲兵却表示,地方债的违约风险长期存在,担心放开专项债后,债务危机的风险会大大增加,使当局进退两难。

金仲兵说:“地方债本身就是高度风险的债务平台,现在如果放开管制,可见风险会雪上加霜,所以这次确实是险招,未来有可能会进一步引发地方债务危机的爆发。中国还有沉重的家庭债务危机,存在系统化债务危机,哪个点的爆发都会引发系统性的债务风险。”

全球多边贸易前路不明,中共被边缘化

11日,财新网报道了香港中文大学蓝饶富暨蓝凯丽经济学讲座教授、前校长刘遵义的观点: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整体是可控的,对于中国而言,一个很大的风险是被世界孤立、被世界排除在外、被包括投资和贸易在内的多边秩序排除在外。

10日发行的《财新周刊》报道,在5月底的三十人小组(G30)年会之际,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一次圆桌会议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表达了中国对欧洲示好,试图强化中欧关系的意愿。

周小川开场便说,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他很关心全球贸易体系和多边主义是否还能维系。即将于6月底举行的G20大阪峰会,是接下来的一场重要国际会议,世贸组织改革将是重要议题之一。

周小川,世贸组织谈判,对中国来说,有意愿,也视此为一个机会强化中欧关系。

不过他坦言对美国的立场并不乐观。由于欧洲已经有自己的贸易体系、亚洲也在构建自己的贸易体系: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一旦美国否决世贸组织改革,全球可能会进入一个没有完整全球化的时期。

他建议考虑扩展跨太平洋伙伴协定,纳入中国和欧洲,作为一个替代方案—-尽力拓展诸边体系。

不过,跨太平洋伙伴协定的前身是有美国参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本身就是奥巴马时期为了应对中共破坏世贸组织规则,试图重起炉灶的一个方案。此举被国际战略专家解读为“中共除外”,目的就是边缘化中共。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要求,成员国需要高标准地实施知识产权和环境保护,建立独立工会和开放互联网自由。还要求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享受相同的待遇,并限期逐步实行国企私营化。这些要求现阶段在中国几乎是不可能满足,一些条款甚至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难以做到。

所以,中国如果不能与美国达成类似的知识产权保护等共识,那么也显然无法进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