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年轻人要抗暴到底 做最坏准备 不行就臭港 防中共全副武装上街抗议

香港有反“送中”抗议者表示这一次我们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要和中共争个鱼死网破,钱都从银行取出,换成美元了,不行就给中共一个臭港。12日抗议活动中,不少香港居民全副武装,除了防止袭击外,更为了预防中共或香港当局利用脸部辨识技术来搜集他们的个人资讯,并借此进行“秋后算账”。另外,数十港警围殴民众网疯传被打男子找到了!在医院被抓。旅美学者何清涟表示,这次参与镇压的港警受谁指挥还真说不清。因为驻港部队就在深圳,官兵有个日常功课学粤语,穿上香港警服过来也挺方便。

香港有反“送中”抗议者表示这一次我们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要和中共争个鱼死网破,钱都从银行取出,换成美元了,不行就给中共一个臭港。12日抗议活动中,不少香港居民全副武装,除了防止袭击外,更为了预防中共或香港当局利用脸部辨识技术来搜集他们的个人资讯,并借此进行“秋后算账”。另外,数十港警围殴民众网疯传被打男子找到了!在医院被抓。旅美学者何清涟表示,这次参与镇压的港警受谁指挥还真说不清。因为驻港部队就在深圳,官兵有个日常功课学粤语,穿上香港警服过来也挺方便。

香港反“送中”抗议者:鱼死网破,把个臭港给你

参与香港反送中的香港新移民妮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披露了游行的一些细节。

她说这次参与的新移民20岁到25岁最多。还有30岁的也很多。70%-80%的参与者都是这个年纪的人。

9日晚上游行回来,到了金钟。警察清场,有很多年轻人就不走,手挽着手,就跟警察冲突了,警察就喷胡椒、放催泪弹。抓了300多个,包括我,那天晚上我也给查身份证、拘捕了。

记者在那里拍,说“中了辣了”,叫他的同行给他淋水。警察过去就对着他的脸喷。还有一个外国人,坐在花槽那里。警察叫人家走,那个外国人脚疼,他说“我慢慢走,慢慢走”,警察就抓他过来,就对着他的脸喷。

这些不是香港警察。我们香港警察没这么狠心。香港警察要遵守香港条例。那么多记者会拍到他的警号,人家会告他,他会被炒鱿鱼,以后他所有的退休金什么都没有的。所以我确定,这些不是香港警察。

有网友让我小心,他说“我在东莞,我看到坦克和军车开去深圳了”。然后今天有人跟我说,好多坦克、军车全部聚集在深圳和香港之间。他说“你们这次要非常小心。是不是对香港大屠杀?”我说不知道。不管他们做什么,我们都要出来。一定要出来。他把我们全杀了吧,都要出来,我也会去的,不会退让的。

图为香港“妈妈抗议”群体2019年6月14日在香港举行的立法会大楼附近举起智能手提灯或举牌表达反对港府拟议的引渡条约并谴责警方对抗议者施加的暴行。

这一次我们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对面的、真正的抵抗这个共产党。不是哪个人、哪个团体,个个都有份。因为共产党,我们都知道它不可信。这个条例通过以后,它可以抓人,想怎样就怎样。我们觉得还是抵抗它,留我们的三权分立。这次香港人非常齐心,很难得。

现在在准备星期天的大游行。反正他不撤回,他要通过,我们就一定不会同意。每个星期大游行一次,或者是再采用罢工、罢课、罢市来跟政府对抗。

我身边的人,全都从银行拿钱出来。我到昨天为止,拿完了。全部拿出来换成美金,非暴力不合作,都拿了。[大家]排队去银行,拿港币出来换成美金,勿放在银行,连汇丰、恒生都拿出来了。而且罢工、罢课、罢市,全部都非常响应。

如果他通过的话,我们钱也拿出来了,罢工、罢课、罢市,香港就死了。大家都不想香港死。他一定要过,那我们就鱼死网破,把个臭港给你,我们把钱拿走,人能走的都走。

防中共搜集个资,香港人全副武装上街抗议

大纪元时报编译报道,据美联社报导,雅妮斯(Agnes)是一名婉拒透露姓名的大二学生。她在6月12日参加了在金钟举行的抗议活动。她一走出地铁站,便戴上口罩,以免香港政府或中共当局搜集其个人讯息。他们担心校方会采取行动。

雅妮斯说:“每个人出来都戴着口罩,因为你不知道什么人会处理这些讯息。”而她身边的朋友们都点头示意。

为了进一步保护其隐私,这群人使用现金购买单程地铁票,而不使用储值卡。这种储值卡会将旅行的讯息和地点传送到中央资料库。

图为13日,中共外交部将香港民众抗议定性为“暴动”。图为12日香港暴力清场中正准备开枪的警察。

香港各地有数千个监视器镜头,但其资料大多保密。而中共当局在大陆却公开使用脸部辨识、步态辨识等技术来监控人民,并追踪在政治上被视为不可靠的人,尤其是维族人、藏族人和其他少数族群。

除了监视器之外,香港数十个电视台和新闻媒体也会一直拍摄和播放抗议人士的影像。

数十港警围殴民众疯传,被打男子找到了!

日前一段影片显示,数十名俗称「速龙小队」(特别战术小队)的香港警员,持警棍围殴一名落单的示威男子,场景憷目惊心,影片在网路上疯传。

香港《立场新闻》报导,被殴打的Y先生(化名)表示,12日被橡胶子弹射中眼角,至少被警棍殴打头部及背部7下,还被脚踹2、3脚,他当场昏倒,现在于港岛区医院治疗,在警员监视下被扣留。Y先生的义务律师指出,当天下午4时左右,Y先生位于添华道、夏悫道交界的桥底,目睹警方多次发放催泪弹,导致2、3名示威者气喘发作,Y先生于心不忍尝试向警方理论,却被警方在数十公尺内距离向他发射橡胶子弹及催泪弹。

报导提到,Y先生当时身上没有口罩、眼罩等防御用品,仅手上握有一罐饮用水,用于舒缓烟雾弹所带来的不适,没有警方所说的「攻击性武器」,警方却在无任何预警的情况下,特意朝他的要害攻击,导致眼角位置受伤。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