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北京为钱低头中资银行限提款 港人热文疯传中共恐慌恫吓 大鳄:港人挤兑可摧毁银行系统

香港反引渡恶法抗争,成为全球焦点。美国对冲基金巨头巴斯日前表示,只需4%到5%的香港人挤兑银行,即可摧毁香港金融体系。有银行背景人士表示,挤兑曾让李嘉诚偶像突发脑溢血死亡。一名参加抗议活动的香港学生,在推特上呼吁民众挤提中资银行换美金,清空账号汇出香港,结果遭到中共网军辱骂甚至勒令其删帖。他还爆料已有某中资银行,限制大额提款。该学生还说香港人会抵抗到最后一刻。此外,路透热点透视专栏作家史温尼撰文表示,港府缓修送中条例,显示北京为“钱”低头。

金融巨头:4%香港人挤兑即可摧毁银行系统

图为巴斯(Kyle Bass)今年4月在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会议上演讲。(视频截图)

6月12日,海曼资本创办人巴斯对《雅虎财经》表示,香港是“是史上最大的金融定时炸弹之一”,而这场“反送中”政治危机正是发生在这个“定时炸弹”之上,会加重香港的财政困境。

巴斯曾因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成功做空美国楼市而声名鹊起。目前他也是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专门研讨应对来自中共的威胁。

巴斯说,虽然香港只是中国的一小部分,但其银行体系却是世界上杠杆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占GDP的近900%。香港只要有4%到5%的人行动起来,到银行挤兑,就能让香港金融体系崩溃。

 

 

凯尔贝斯接受雅虎财经采访谈@Jkylebass表示:中國侵犯#香港 司法系統 推進引渡法案 對他們來說現在有點瘋狂
自從中國加入WTO以來他們沒有遵守任何一條承諾
我預計6月底不會達成協議#香港 只要4%到5%的人去銀行取錢 就會造成銀行擠兌
然後你就會看到金融體系的崩潰‼️
香港人民馬上行動起來去銀行取錢 pic.twitter.com/VrSwckBiRm

— 宇成 (@SYC99999) 2019年6月15日

他还表示,如果《逃犯条例》修法通过,会危及香港的司法和自治权,势必将冲击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富人将出现大规模出逃。

挤兑曾让李嘉诚偶像突发脑溢血死亡

有银行工作背景人士向阿波罗网记者透露,“挤兑,曾经让某银行家犯了脑溢血。这对银行都是致命一击。”

他说的例子是香港曾经的潮汕富豪廖宝珊。

廖宝珊曾经是李嘉诚的偶像,他曾经在香港开杂货店,后来在香港开了一家小银行。之后利用银行用户的存款去开发房地产,炒地皮,赚到了不少钱。60年代初的时候,廖宝珊的事业达到了巅峰,被誉为香港西环的地王。廖宝珊当时自称身家过亿。要知道当时一亿元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过随后房地产泡沫破裂,廖宝珊的廖创兴银行发生了挤兑风波,廖宝珊听到消息,受到了刺激突然脑溢血死掉了。

港生吁挤提遭恐吓爆中资银行已限大额提款

在巴斯提到挤兑银行的几乎同时,也有推特网友呼吁港人都到中资银行取款,兑换美元拿回家,以此迫使港府收回修法。因为香港外汇储备并不多,一旦美元储备不足,金融体系同样会崩溃。

根据推友反馈,确有不少港人响应号召到银行提现换美元。香港《立场新闻》14日刊发的文章显示,当天早上有多位老婆婆心照不宣地到中资银行取消账户,将所有存款取出,再存成离岸美元账户。因为开离岸账户需要很长时间,她们就坐在银行耐心等待将港元换成美元。

港媒报导,很多老婆婆都已行动起来,到中资银行挤兑。(网页截图)

此外,更有一些富豪携带亿万美元资金,转到新加坡等地。

港人这些举动已经引起当局恐慌。香港大学生吴大卫(DAVID NG)在14日接受香港大纪元时报采访时透露,他12日晚在推特上呼吁到中资银行提款换美元,几个小时后就有不明来历的人声称该推文“违法”,命令他删除。

吴大卫说:“他用英文,他说这个推文内容已是违法,请我立即删除。因为他很明显不是一般的推友关心的叫我删推,而是一种命令式的叫我删推。所以我问过一些有相关经验的民运人士,他们告诉我这个很可能是中共的网军、网警,或者国安的人员。”

该帖子当时在短时间内获得巨大反响,有20万的点击率和900多次的转帖,

吴大卫说:“在我看见香港政府或者是它背后的中共政府,在6‧12对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可以近距离地射击,而且是对着要害部位射击橡胶子弹和布袋弹的时候,以及发射上百枚的催泪弹(的时候)。我看见(中共)它如此强硬的手段,就知道香港的形势已经是极不乐观,所以我要紧急发出这个呼吁。哪怕是你不关心香港,你为了自己在香港的资产安全,为了自己的心血,你也必须迅速地去香港的中资银行兑换美元然后彻底清空,然后彻底撤走。”

除了吴大卫,最近网上呼吁民众抛售港元换美元或其它外币,以另类方式反恶法的行动也很多。吴大卫表示,身边有一些家庭主妇已响应号召,将港币转为美金。另外,据他得到可靠的消息,已经有中资银行限制大额外币提款。

他说:“我认识的一位中银香港的一位中上层人士,他是负责贷款部的一位高级的经理,他是以前专门负责广东省的国企在香港贷款,都是涉及到十几亿几十亿那种。他说话是有巨大的意义。他告诉我中银香港现在已经有了内部的指引,对于大额的外币提现,已经不容许了。”

另有推友私信向他反映,到香港某中资银行提现1500美金,却被通知要“两个星期后才能提款”。

有推特网友14日爆料,香港主要中资银行之一的恒生银行,其优越理财账户现在每天最多只能提取7500美元现金,还要提前一周预约。

“香港人是为了自由而死”

上述接受香港大纪元专访的、曾参与反引渡恶法行动的吴大卫,是香港一名土生土长的大学生。对于“暂缓论”,他表示,站出来表态不是完全没有顾虑,但现在已到了香港决战的时候,所以必须站出来,“如果是通过这个法案,白色恐怖会迅速变成红色恐怖。如果在现在最后的一个时间点,我们还不站出来,我们将来连站出来机会也没有。”

他说,人是要有尊严的,哪怕是可能会失败,仍然要表达坚毅的决心。“我们抵抗到最后一刻,香港人是为了自由而死的。”

港府缓修送中条例显示北京为“钱”低头

世界日报报道,路透热点透视专栏作家史温尼(Pete Sweeney)撰文指出,林郑月娥决定延缓修订逃犯条例,不仅是她个人的挫败,也打脸北京中央政府。但对中国共产党而言,保存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性,仍然凌驾对香港扩大政治控制的欲望。

林郑月娥在2017年上任,被视为对北京当局效忠,但她坚称推动修订引渡条例是她自己的意思。无论如何,北京中央政府显然也支持修订。

然而,“反送中”抗议运动的力道既猛,又引起社会广泛响应,出乎林郑月娥和北京当局的意料之外。这次参与街头抗争的香港民众不只局限于民主运动人士,参与者来自社会各阶层,远较2014年“占领中环”(后称“雨伞运动”)争取民主普选运动者来得多元,从激进的少数,扩及任何不信任中国法律制度的港人。到最后,这几乎指的是每个人。

根据路透报导,一些大亨在此之前就开始把资金从香港转到新加坡,令人联想起1997年香港主权从英国移交中国前涌现的资金外流潮。这回,不仅亲北京阵营没能动员出大批的反“反送中”势力,保守的商界人士也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公开质疑送中条例。香港股市连日重挫。更糟的是,美国政治人物也威胁要重新评估赋予香港的特殊经贸待遇,从签证到贸易都可能受到影响。

1990年代初期,香港的经济规模大约是中国的25%,如今这百分比率已降到个位数。但香港去年仍占12%的中国出口。香港也是中国最大的单一外来直接投资(FDI)来源地,截至去年底止,香港占中国FDI总数逾五成。另外,香港资金也透过“沪港通”和“深港通”机制注入中国股市。

史温尼指出,香港的证券交易所让中国公司除了纽约或伦敦之外,另有独立管道可取得国际资本。这让中共在维持内部资本管制的同时,也让大陆企业仍有途径取得强势货币或外国投资。中国共产党或许可对香港民意怒吼声置若罔闻,但15日举白旗搁置“送中”条例显示,中共显然听得进钱的声音。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