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维权律师摆地摊、看风水:荒唐吗?

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刘晓原周一在推特上发的一张本人照在网上疯传。图片中,他神情凝重地坐在街边,出售一篮子杀虫用品。他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北京失业律师刘晓原,不等不靠政府扶贫,也不依赖律协救济,而是自主创业,年过半百之人,卖‘灭四害’药谋生存。”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维基百科)

2015年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的“709事件”发生后,北京律师刘晓原的职业生涯从此改变。他周一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照片,他正在路边摆摊出售杀虫剂。昔日的著名刑辩律师为什么如今做起了“灭四害”的生意?

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刘晓原周一在推特上发的一张本人照在网上疯传。图片中,他神情凝重地坐在街边,出售一篮子杀虫用品。他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北京失业律师刘晓原,不等不靠政府扶贫,也不依赖律协救济,而是自主创业,年过半百之人,卖‘灭四害’药谋生存。”

发布不到两天,这张图片就获得了上千名推友点赞。有网友在评论中告诫他当心城管,还有人建议他开家网店,让大家支持。更有人感叹,这是一个荒唐的社会,就像文革时专家扫厕所。

本台记者周二联系到了刘晓原,他证实了这张图片的真实性。

“这可以说是一种艺术形式,也反映了我的无奈,同时也是对有关部门滥用职权的一种控诉。”

刘晓原表示,自从“709事件”以来,他已近四年不能正常从事律师工作了。特别是在著名维权律师云集的锋锐律所牌照去年11月被注销后,按照规定,他可以转到其它律所恢复执业,但当局一直不予办理转所调动。

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刘晓原周一在推特上发的一张本人照在网上疯传。图片中,他神情凝重地坐在街边,出售一篮子杀虫用品。(刘晓原推特)

他说,由于当局并未注销他的律师执照,他名义上仍然是专职律师。依照相关规定,他不能从事第二职业。而由于当地司法部门一直不予办理他的律所调动,他陷入了有执业资质却无法工作的尴尬境地。刘晓原坦言,他几年来一直处于失业状态,主要依靠家人的帮助。

事实上,因“709事件”而受到牵连的很多维权律师都在承受不同程度的生活压力。他们中有些人就像刘晓原一样,有执照但不能恢复执业,还有些人的执照被注销、甚至吊销。业内流行这样一个比喻说,执照被注销是“死缓”,被吊销则是“死刑立即执行”。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对于这些曾长期帮助社会弱势群体而遭受政治打压的法律工作者来说,他们中不少人自己似乎也成为了弱势群体的一份子。

如果说刘晓原还对恢复执业抱有希望的话,那么“709事件”被捕律师之一隋牧青的情况则显得更为糟糕。

2015年,隋牧青被广东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带走,后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近半年之久。他的律师执业证在去年年初被当局吊销,无法继续从事律师职业。他多次前往当地法院要求起诉广东省司法厅,但法院一直不予立案。

隋牧青说,这一年半以来,他基本没什么事可做。他尝试过转行,但由于对法律工作比较熟悉,另谋出路相对困难。

隋牧青透露,包括他在内的一些维权律师象征性地走了法律救济的渠道,但他对此不抱任何希望。

“因为(吊照)的决定都来自高层,而中国大陆没有什么司法和法官可言。法官都是要听警方指挥的警犬,所以就没有什么司法救济的途径。”

当被问及他近期有什么规划,他表示暂时不便透露,因为这个规划不太容易实现,但他希望在闲暇时间做一些即兴文学创作。

尽管如此,并非所有被限制从业的维权律师都处于失业状态。前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去年5月被当局注销了律师执业证,但四个月后,他就协同其他几名因被当局打压而无法正常执业的维权律师在南宁成立了“中国律师后俱乐部”,提供法律顾问、援助和培训服务。

覃永沛(图)等维权律师组成“中国律师后俱乐部”,期望利用法律专长帮助有需要的人。(覃永沛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尽管当地政府今年年初指控这家俱乐部是未经登记的非法组织,并出动数十人上门取缔。覃永沛说,目前仍有十几位律师正常集会,只要不挂牌就可以了。他表示,俱乐部将在9月29日推出一款名为“逢酒必乱”的白酒,并在网上销售。

他说,执照被注销后,他先后开办了一家法律公司和网络品牌推广公司。他还准备在当地开设一家风水馆,提供风水业务。

覃永沛表示,他已经不对当局恢复他的执业证抱任何希望。

在2015年“709事件”中,中共警方在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拘、约谈了上百名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事后,不少当事人的执业自由都受到了严格限制甚至剥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