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看年轻人包围政府 世界新人已换旧人﹗

年轻的红火蚁受伤,导致二百万红火蚁在各个高科技平台上获得消息而接续在实体街头同时一齐涌现去抗议。621的抗议行动更是红火蚁的所作所为的最佳示范:红火蚁完全无个体无面目、据报导她/他们以数目决定群体的形状、行动的埸所与目的,并且临埸考虑敌方反应(例如政总、政府合署早早落闸),突发并聚散无常。红火蚁已完全意识理解到,对付有形状(包括政府建筑物、政府机构的日常运作)、有系统、有制度的对家的最佳策略。

当年轻人在包围各政府机构时,我这等宅老只能对这次举世无双的运动的意义作静态的反省。这次运动令全世界人眼睛全擦亮的,除了一百万、二百万人庞大示威,乃是年轻人使用高科技社会媒体平台作反抗的策略,对准政府的权力组织及系统作出勐烈的一击。

特首曾说,香港这两年「平安无事」,但其实人所共知,政府採取「杀鸡儆猴」的手段,将所有社会民主领袖抓捕,并儘可能DQ持民主立场的议员。政府更进一步借法律之名,企图使到整个香港社会由民主派或反对派代表人物「噤声」,使广大市民感到退缩悲观,而达到如取如携的目的。当政府及建制系统以为「得米」,认为已将香港的法律制度掌控于股掌之中,转化为统治手段,便得寸进尺对香港市民加以控制,政府企图毫不留情面地夹硬要通过「逃犯条例」,却令升斗小市民,也感受到权力赤裸裸毫无掩饰的极端地的显露。然而,前些日子,站在民主立场的上一辈香港人,却还企图在建制裡面,作出最后但悲观的抵抗。除了议员在议会拉布,读饱书、彬彬有礼的律师、大律师以合乎规格但完全无力的公开信劝喻政府撤销这条条例(政府认为这些公开信只显示法律界不明白这条例)。法律制度已变成政府的控制人民的系统。议员、尤其是律师及大律师在权力制度之内已无路可拣:一係就走、一係就「依法办事」。

政府雷厉风行地迫人民埋牆角,赶狗入穷巷。人民只能作「最后抗议」。一百万人上街游行之后,政府还肯定认为对整个监控系统、惩罚系统、以致法律纟统皆完全掌握,于是毫无顾忌地启动警察行动之力,打算将人们如蝼蚁一样一脚脚践踏。警察以人们最明显看得到暴力的手段来使人们产生恐惧:大动作如612大放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或追打示威人仕,小动作如「喝停搜身」(stop and search),这等暴力行为皆不是警察防止罪犯行凶的行为,而是很显眼(VISIBLE)地向全港市民宣示警力处处都在、无处不在。

政府企图杀鸡警猴的手段,只能使有头有脸的老猴子们顺服,年轻一辈以及广大民众,根本不是猴子-她/他们已蜕变为红火蚁(年轻人说她/他们是水,但我觉得红火蚁的无面目、微型、集体流动但尖锐的反击力是更为贴切的比喻)。一方面政府以高科技将众人切割、孤立为可识别面容的一个一个的个人将之高度监控、并能随时追捕、加以惩罚;但另一方面,(似乎是)年轻人却在利用高科技平台上作短暂结集、讨论、组织、运动,然后在实体街头如潮水/红火蚁般突发涌现滚动抗争。年轻的红火蚁受伤,导致二百万红火蚁在各个高科技平台上获得消息而接续在实体街头同时一齐涌现去抗议。621的抗议行动更是红火蚁的所作所为的最佳示范:红火蚁完全无个体无面目、据报导她/他们以数目决定群体的形状、行动的埸所与目的,并且临埸考虑敌方反应(例如政总、政府合署早早落闸),突发并聚散无常。红火蚁已完全意识理解到,对付有形状(包括政府建筑物、政府机构的日常运作)、有系统、有制度的对家的最佳策略。同时,她/他们还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利用「Name and Shame」(揭名并羞辱)的方法去反向惩罚丑辱当权者(例如揭露强要港人爱国的高官的家人全部是外国人)。

此次运动,我这等静态宅老,只能在对红火蚁之力量叹为观止。我等古代书呆子,还在努力理解富珂(Michel Foucault)所言之PENAL SYSTEM,侃侃而谈,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广大人民尤其是年轻人已成为无形状、无系统、无制度的强大反抗力量……这实实在在已证明,世界新人已换旧人了!

(原文无题,刊于 FACEBOOK,文题为编辑所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