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林忌:警察说谎已成香港风土病 公信力再创下新低

为何警队要说谎呢?为何保安局局长要帮警队圆谎呢?为何不是个别警员,而是大规模警员都如此呢?这就是明显不过的证据,说明警队不但是故意包庇其警员,甚至是指使警队,隐藏其身份再对市民大打出手,以避过他日市民的投诉,以及刑事检控。

香港前警务处处长曾伟雄表示,市民要求警方就一连串行为,包括暴力攻击市民、粗口侮辱市民、不断说谎等问题道歉,指「现有机制已足够处理投诉」,而「不希望道歉变成风土病」;如果警方认为「有地方不足,就自然会决定应否致歉」云云。发表这种火上加油的言行的当事人,正是中国目前提名的联合国驻维也纳办事处总干事,其提名绝对是侮辱了联合国。

近日香港警察的言行,已经超越了个别警察问题,而是全个警察队伍,有预谋地去从事犯法、滥用暴力、欺骗香港市民的问题,而且这些言行不但得到警队的领导层包庇,甚至会得到赞赏与支持,是由领导层发起,大规模有组织地进行的。

首先引起最大争议的,当然是6月12日警方的防暴警察,特别是名为「速龙小队」的特别战术小队,被摄得于立法会门外清场时,不但对示威者滥用暴力,甚至故意追打身穿写明是传媒工作者、身穿萤光衣的记者;然而滥用暴力之外,令人最为难以接受的,是当日的警队大规模故意除下其警员编号的标记。

几位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多次代市民向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追问为何当日大量警员隐瞒自己的警员编号,不佩戴委任证,甚至在议员拍摄的影片中,故意不回答,追问时则沉默甚至逃跑;而李家超则谎称警员的制服没有位置,去显示其编号云云;市民与传媒,即翻查近日警队衣著的照片,最终证明数日前,以至该日早上的警员以及「速龙小队」,身上都佩戴有编号,而是在采取暴力行为前,其编号才突然消失!

为何警队要说谎呢?为何保安局局长要帮警队圆谎呢?为何不是个别警员,而是大规模警员都如此呢?这就是明显不过的证据,说明警队不但是故意包庇其警员,甚至是指使警队,隐藏其身份再对市民大打出手,以避过他日市民的投诉,以及刑事检控。

警员隐藏身份攻击市民后,甚至把滥伤的市民,视之为「暴动罪」的疑犯,有市民被拖下前来的救护车,有市民在急症室被检控,这些疯狂的行为,都说明香港警察不但没有对早前滥用暴力作出任何反省,而是视之为理所当然。因此愤怒的市民,以年轻人为主,于6月21日包围了警察总部,有愤怒的市民向警总投掷鸡蛋与墨汁,这种不值得提倡的行为,正是警方包庇滥用暴力警员所造成的结果;更荒谬的,是当晚为抹黑示威者,警方更声称因为市民的包围,而导致有十几位病人被困警署而不适云云。警方的网页声称:有长期病患者、癌症病人以至怀孕的大肚婆(孕妇)被困,声称因大门被示威者堵塞,救护车无法前往警署救人,而亲政府的电视台,又为此大做新闻,抹黑示威者。

真相是救护车去到警署现场,警方却在镜头面前,最少20分钟拒绝开门;当时所说的藉口,是要时间去找锁匙(下午二时有警察自行用铁鍊锁上大闸);翌日警察网页的口供,却改为说是病人众多早就回房休息,因此要召集一齐去看病要时间云云;事后传媒一再揭发,包括消防员揭当时警方拒绝直升机救援的建议,还规定要行指定路线(有示威者在场);而医护人员就揭发,说有五个警署职员去到急症室后,竟有三人拒绝就医自行离去,而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更为此滥用救护车服务圆谎说,在救护车接受「治疗」后不再需要用急症室,是「常有的事」──那么为何拒绝到场治疗的郭家麒医生的帮助呢?为何身为警务人员,为政治斗争要滥用紧急服务,还事后继续死撑与抹黑示威者呢?

当这队香港警察上下的言行,都是如此无耻与大话连篇之时,可以理解的,就是为何香港市民对于警察两个字,视之为「有牌烂仔」,或者「有牌黑社会」,毫不信任了。以往市民只是在针对个别滥权的警员,仍然相信「警队有好人」;如今所示范的,却是一个由上至下都参与诈骗、打压市民,不断说谎的团队;警察的公信力,再一次创下了新低,这正是香港警察自己一手造成。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