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贾也:地狱空空 恶魔在人间 一个隐藏16年很“浅”的罪恶

说真的,《信号》、《大宋提刑官》两部剧和《长夜难明》一本小说,加起来差不多约等于湖南新晃一中埋尸案的恐怖程度。最令人恐惧的,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在这个世界最毛骨悚然的规则中,有些人竟然可以决定另一个人的死亡,并让这人消失得悄无声息到永无人知。我记得有一句话:“不要害怕鬼,你去看看人心。”深渊尚且有底,只有人心最难测。这些人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中共黑帮治国,治下黑帮盛行

扫黑除恶,屡屡打出拍案惊奇的惊天奇案来,云南打出了孙小果,一个打不死的恶霸;而湖南打出一颗被踩在操场底下16年的冤魂。

湖南新晃一中埋尸案,闻之背脊阵阵发凉,毛骨悚然,恐怖片都不敢这么拍的。

1950年,湖南怀化姓邓的家庭生了个男孩,取名叫做邓世平,寓意不知道是希望一世平安呢,还是世间太平。

1980年,他进入教育战线,主要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工作。2003年1月,邓老师发现就职的学校正在修建的操场偷工减料、虚报工程款,80万虚开到140万,而修建操场的包工头是时任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邓老师不畏强权,拒绝在工程确认书上签字,并开始向县里举报了此事。

不久之后,作为新晃一中风骨和保护神的邓老师就凭空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邓老师家人四处寻找无果后,怀疑邓老师已被包工头杜少平报复杀害,便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当地警方不予立案,全县的公检法全消失了。

被逼无奈之下,邓老师儿子只能自己亲自走访调查,还原案发当天的情况,再根据收集到的情报推理演绎。这份材料他竟然单枪匹马把案情推理得分毫不差,甚至根据案发当天推土机的异动推测出了父亲的埋尸地点——这能力简直包拯、柯南、福尔摩斯附体了。

然而,邓老师儿子的举报信从2003年5月开始,就反映给怀化市公安局、湖南省公安厅,虽说不是石落海底,但一直得到的是“要扫清外围”的搪塞而被驳回。邓老师家人因担心二次迫害,也搬离了新晃。

案子就这样无限期地拖了下来,而学校一切照旧,好像这个愿意站出为学生的利益和自己坚守的原则发声的邓老师,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直到16年后的今年,情况才发生了变化,形势还是比人强。

2019年4月3日,北京督导组进驻湖南开始指导当地的扫黑工作。4月17日,凶犯杜少平落网,在供出罪行时提及当年的往事。也有消息称是为立功减刑说出来,所以杜少平也只有坦白了。

总而言之,督导组一来,16天的时间这个16年的案子就得到解决。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这些黑恶势力团伙隐藏得一点都不深,作案手段也谈不上高明,毕竟邓老师的儿子早已单枪匹马查明了真相,只要怀化市公安局、湖南省公安厅跟着顺藤摸瓜也就完全可以顺利破案的,然而省厅市局却活生生地拖了16年。这显然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当地省市公安系统在有意无意纵容罪犯,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2019年6月19日,邓老师的遗骸在终于新晃一中的操场上被挖出,连同隐藏了16年的罪恶一起被放到了阳光之下。

此惊世奇案惨绝人寰,竟发生2003年,不是1993,却更像是发生在1803年的大清国。

时值6月,感寒彻骨,浑身发凉,心更冷!

真想不到的是,新晃这个地方是这么黑,黑得让我怀疑人生,怀疑自己所处的世界,真的是“地狱空空,恶魔在人间”。

说真的,《信号》、《大宋提刑官》两部剧和《长夜难明》一本小说,加起来差不多约等于湖南新晃一中埋尸案的恐怖程度。

最令人恐惧的,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在这个世界最毛骨悚然的规则中,有些人竟然可以决定另一个人的死亡,并让这人消失得悄无声息到永无人知。

而这掩人耳目的谋杀,不需要到荒山野岭,而就在他生活的地方、热爱的地方,并为之争取的地方,在他同事、朋友、学生每天每月每年脚踩过的地方——这地方可是学校啊,教书育人的地方!

最丧心病狂的,就是让他关心的学生们日复一日地不知情地踩踏他的骸骨,一踩还是16年!

这才是对正义者的最大嘲弄,对高尚者最大的羞辱,实在令人发指。

我记得有一句话:“不要害怕鬼,你去看看人心。”深渊尚且有底,只有人心最难测。这些人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对此,有人说:“正义会迟到,但从不缺席!”

我想说:“这根本哪门子算正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果天地有正义的话,那应该是这样的:邓老师16年前通过举报让项目暂停,维护了广大师生的权益学生,保护了学校公共财产的安全,联合调查部门查清并惩治这帮捞油水的恶人。而不是好心人被举报后被人报复,尸体埋在操场下16年才找到!

因此,此案虽破,但我始终都高兴不起来。

如果不是这次扫黑行动,如果不是校长外甥作死被抓(挖机师傅坦白),也许真相迟到着,迟到着,就永无答案了。而那个衣冠禽兽的坏校长黄炳松则光荣退休,活出风采,长命百岁!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路铺桥无尸骸”,此言诚不欺也。

这16年来,学生们每周一早晨站在操场上,听着国歌,望着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而在操场下躺着一位教师的尸体,只剩下森森白骨。这16年来,这个学校毕业了多少学生,他们在操场上欢笑嬉闹,也不会想到那个为他们而战斗的老师竟然长眠于此。操场上薄薄一层土,土上是人间,而土下是冤魂。看来,土下比土上要干净得多。

邓老师才是英雄,英雄死了——他决意反对,直面黑恶势力的那一刻开始,在那漆黑中,师德的光辉让人泪流满面。所谓“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然而“为众人执言者”的邓老师“尸骨埋于操场”任人践踏——生活得越惨淡,英雄才更显得熠熠生辉!

在地下16年的邓老师重见天日,来到地上。虽然是一堆白骨了,但至少告诉我们:曾有人抗争过!

我们是该给他在学校操场矗立了一个丰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才是根本,他的义举才是新晃一中的风骨和精神。

邓老师的人间惨剧,这只是冰山一角。

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叹,唯愿长驱鬼魅不休战!

是啊,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向上瞪着,瞪着这朗朗乾坤,这恶魔狂舞的世道。

多少人期待未来的邓老师遇到这样的冤屈,能有一个合理的制度化途径去申诉当地的保护伞、利益网,而不是等待一场“专项斗争”或者某一个清官大老爷。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像这样的冤魂,要有多少只有深埋于地下!

其实,我们生活的这块土地,一直都没有变。旧的利益输送网络失效了,新的利益的网络再次铺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有又生”。太阳照常升起,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人间依然有大量黑暗,是阳光无法照及的。

我的真的不知道这样的似人非人的世界何时是个尽头!

突然想到那一句耳熟能详的话:“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可是,直到现在,社会上的无力者依旧没有力量,悲观者依旧悲观着。

这么多年过去了,乡土却还是以前的乡土,官场却还是以前的官场。更为悲观的是,现在想说一句真话,都要抱着一颗九死一生的心了!

对于这个世界,我觉得无话可说;对于这样的天气,我觉得需要打伞!

但我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依然热爱——热爱生活,热爱国家,依然向往——向往阳光,向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凯迪社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