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自由“的江天勇不能自由看病 李文足抗争4年或终见狱中丈夫

出狱4个月来一直遭监控的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近期出现严重四肢浮肿,欲外出看病竟遭国保阻拦。同时,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的家属李文足坚持抗争,要求依法会见狱中的丈夫,几个月一直阻挠的监狱方答应安排近日会见,但能否守信令人质疑。

维权律师江天勇(网络图片)

出狱4个月来一直遭监控的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近期出现严重四肢浮肿,欲外出看病竟遭国保阻拦。同时,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的家属李文足坚持抗争,要求依法会见狱中的丈夫,几个月一直阻挠的监狱方答应安排近日会见,但能否守信令人质疑。

因关注和帮助709被抓捕律师家属而遭当局判刑两年的江天勇,自今年2月28日获释后,被强行送回老家河南信阳市罗山县父母家监控起来。江天勇流亡美国的妻子金变玲6月24日发推表示,江天勇因近期双腿及双脚水肿,星期一一早要到信阳市人民医院看病。

金变玲说,江天勇和父亲刚出门就被3名便衣紧随,到公路口叫出租车,遭陆续赶来的两辆车和近20人围堵,称有事必须提前报告,江天勇在“监控”期间,经请示领导同意批准后必须坐国保的车。

这些人拒绝出示证件和姓名,而江天勇则表示不敢坐他们的车,要自己打的,他们可以同车跟着,但仍被一口回绝。这些人坚持不坐他们的车,就不能去看病。江天勇被迫返家。

金变玲表示,江天勇身体逐步恶化,令人担忧,要求中共当局以人道主义原则,立即停止限制江天勇自由的非法行径,允许自由去医院看病,或允许他来美国治病与家人团聚。

谢阳律师(右一)探望江天勇(右二)(网络截图)

湖南709案曾被抓捕的人权律师谢阳6月24日出完庭后赶到江天勇的老家看望。谢阳律师星期二晚对美国之音表示,江天勇的双腿肿得很厉害,令人担忧。

他说:“他的两只脚呀,基本上肿得跟包子似的。你用手按下去以后,它要很长很长时间才能复原。所以我们就很担心。”

谢阳与国保交涉,但国保坚持要乘坐他们的车。谢阳只得劝服江天勇以紧急看病为重,委屈下专制下的“自由权利”,并在星期二一早陪同江天勇乘坐国保的车,在7、8个人在监控下前往信阳看病。

江天勇浮肿的双脚(网络截图)

谢阳表示,江天勇在医院做了检查,还要等看结果。在记者询问下,他表示,表面上监控的国保没有干预或骚扰检查,但背后有没有什么动作就不得而知。

他说:“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没有对我们施行骚扰。目前这个体制下嘛,如果他们想做一些文章,他们完完全全是可以做到的。我们对这个医院的结果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需要做的检查做完以后,我们可能最后还要去北京,重新做检查。”

江天勇律师的案件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际特赦组织3月14日曾发布紧急行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停止监控和限制已经服完刑期的江天勇及其家人,还他们自由。

国际特赦在写给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局长周从贵的紧急行动呼吁书中表示,人权律师江天勇被关押两年,今年2月28日获释后,他和他的父亲及妹妹立即被国保带走失联。江天勇在绝食抗议后3月2日才回到罗山县他父母家中。但是,他的全家受到当局的监控。

国际特赦表示,江天勇是一位良心犯,根本不应该因为使用言论自由权利而受到监禁。

江天勇2004年开始执业,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访民维权及政治敏感案件,包括山东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案、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案、2007年山西黑砖窑奴工案,以及法轮功案等。2015年709大抓捕律师事件发生后,担负起营救、关注和救助709律师及家属的维权和协调工作。

江天勇2016年11月在湖南探望被扣押人权律师的家属后遭失踪,2017年6月被依“煽颠”罪名批捕,8月被庭审,11月被判刑两年。江天勇在被押期间,遭强逼服用不明药物,造成记忆力严重下降,身体肿胀,动作迟缓,浑身无力。

另外,近4年来为709案维权律师王全璋维权奔走的妻子李文足,继今年5月下旬连续多日在山东临沂监狱抗争后,李文足在几位709家属陪同下6月24日展开她所称的“千里寻夫第二季”的行动。

网上图片和视频显示,临沂当地一批人以扫街等各种借口有意围扰一早在监狱墙外高喊王全璋名字的李文足等人。李文足表示,尽管监狱仍然借口阻挠给王全璋存钱,不过,李文足经过抗争迫使临沂监狱明确告知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具体时间段提前两三天再通知。

李文足星期二晚对美国之音说:“监狱他们给了个明确说法,就是说,28号可以会见王全璋,但是具体的时间段没有告知。说28号的前两三天通知家属,让我们等消息。但是,今天一天又过去了,没有接到临沂监狱的通知。所以,明天我们会打电话问。”

李文足表示,她目前对一直违法的监狱是否能信守承诺没有信心,只能抱着最好的念头希望这次能见到狱中的丈夫。

她说:”完全是违法,剥夺了王全璋的会见权,因为按照法律规定,这个人到了监狱,必须马上安排会见。王全璋是4月29日到临沂监狱的。但是他们开始以会见室装修这样一个借口,阻止家属会见。现在他们终于说6月28日可以会见,到现在我心里还是挺忐忑不安的。我不确定28号是不是真的能见到王全璋,不知道这次他们能不能算数。因为在这4年当中我们实在是被骗得太多了。他们经常出尔反尔。所以,其实我现在是很担心的。”

李文足以及709家属近年来在最高法、最高检、司法部等部门控告天津看守所和临沂监狱非法剥夺王全璋的会见权,都遭到当局的骚扰和维稳。

曾代理大量政治敏感案件的王全璋,在被违法扣押了1200多天后,今年1月29日才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监4年半、剥夺政治权利5年。至今,外界没有有关王全璋的任何确切消息,质疑王全璋因拒绝认罪而遭受了严重酷刑和虐待。

李文足上次在临沂抗争,监狱给她看了一段几分钟的王全璋视频。李文足描述,王全璋容颜苍老、神情呆滞、反应迟钝,说话时眼神飘忽,上一句话说完,下一句话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说出来。

王全璋被判刑前后,李文足曾与英、美、德、欧盟、瑞士及荷兰等国的使馆人权官员会面,促请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要求中共当局无罪释放王全璋。

2015年7月9日开始,中共当局在20多个省市对高达300多名律师、法律助理、维权人士及亲属实施抓捕、传唤或刑事拘留,被称为“709大抓捕事件”。多数被抓律师都曾代理过大量被当局视为政治敏感的案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