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升值计:没有奇遇 一个普通人的16年

邓蓝冰说,虽然我们无法避免来自人性黑暗的存在,但我始终坚信世界上的公道与正义一直都存在,无论时光怎样流逝,真相终究会被昭告天下,这是所有信奉正义的人努力替我争取来的幸运,感谢所有网友们的关心和支持,感恩生活,感恩一切!

邓蓝冰的16年,是一个普通人的16年。

《聊斋》里有一个故事叫《张鸿渐》。张鸿渐是卢龙县的秀才,当地的知县姓赵,为官贪暴,打死一个书生。当时全县的秀才上书告她,因为张鸿渐文笔好,让他执笔,张鸿渐慷慨撰文,要一起去上告,结果他妻子方氏劝他,秀才们做事不成的,如果告赢了,必然互相争功,告输了,就互相攀扯,这是拼权钱的世界,你又孤贫,还是不要出头了吧。张鸿渐听了妻子的话,只捉刀,没有署名。

结果赵县令手眼通天,这个状子递上去,定成结党,又一级一级发回卢龙,赵县令按名单拿人,把署名的秀才都捉了,然后又找捉刀的张鸿渐。夫妻两个正在半夜商议,差役到家,duangduangduang砸门,张鸿渐只能连夜翻墙跑了。

张鸿渐一路逃出来,沦为乞丐,结果跑到了陕西凤翔,遇到了个狐仙舜华,后面当然就是书生狐仙的套路,舜华嫁给了张鸿渐。

不过不同的是,张鸿渐还是想念家中的妻子,知道舜华是狐仙之后,想借狐仙法力回乡看看妻子。回去看妻子的时候,儿子已经熟睡,夫妻两个正在叙话,隔壁的路人甲听见了,以为方氏偷人,就过来骚扰。原来张鸿渐逃跑的三年,这个路人甲贪图方氏美色,无时无刻不对方氏骚扰。

今天更是一种‌‌“和尚摸得,我为什么摸不得‌‌”的心态,既然你方氏能偷别人,为神马不能偷我路人甲?听见张鸿渐家里有动静,就要过来捉奸,又是duangduangduang砸门,方氏只能以实相告,我家里确实没有别人,跟我说话的男人,是我老公。方氏想这样能够让路人甲良心发现。

但这个路人甲更是得势不饶人,好啊,你老公是犯了案了,你现在不跟我欢好,我现在就去告发。张鸿渐一怒之下,把路人甲杀了。怕连累妻子,向赵县令自首,因为他前面是结党重罪,属于钦命要犯,赵县令不敢擅专,只能把他押解京师。

结果又被狐仙所救,张鸿渐跑到山西太原,又隐姓埋名十年,估摸着赵县令已经没了,才敢回家,夫妻相见已经白头,问起儿子,知道已经赶考去了。方氏持家有方,不仅把儿子培养成人,还给他娶了媳妇,儿媳妇知书达礼。第二天儿媳妇见过公公,送上饭菜,结果又是duangduangduang砸门。

张鸿渐夫妻两个人已经被砸出了心理阴影,赶紧让年已花甲的张鸿渐爬墙头跑了。然后才敢开门,这才知道,原来是张鸿渐儿子在京高中举人,这是报喜人来讨赏钱,丈夫中举,结果把老公公吓跑了,弄得儿媳妇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也不是。

张鸿渐慌不择路,一溜烟跑到京城附近的,一个大户人家收留了他,看他是个读书人,留他教小儿子读书。主家姓许,是退休的京官,府中张灯结彩,原来许家的大儿子也中了举人,等着大公子回来庆贺。张鸿渐眼看同样是高中举人,别人家欢天喜地,他却背井离乡,骨肉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夫妻团圆,只能默默垂泪。

不到一个月,许家大公子回府,还带了一个同榜的举人,只有十八九岁,也姓张,籍贯谱系都跟张鸿渐相同。但又不敢冒认,等到晚上解开行李,许举人拿出记录举人出身的名册,张鸿渐大胆借来翻阅。当张鸿渐颤抖着手翻到张举人的家世,看到‌‌“张鸿渐‌‌”三个字,不禁嚎啕大哭,众人惊问,张鸿渐才说,‌‌“这个张鸿渐,就是我啊。‌‌”张举人抱住父亲,两人抱头痛哭。

结局当然是父子同归故乡,父子团聚,夫妻破镜重圆,路人甲家里看张家中了举人,也不敢继续告发。

以前小时候看小说,就是看个过瘾,看主角,看大团圆。《张鸿渐》这个故事,以张鸿渐为主角,但是,谁想过张鸿渐的妻子,张鸿渐的儿子,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在一个没有父亲,没有丈夫的十几年里,他们怎么熬过来的?他们怎么对付流氓的骚扰,亲戚的白眼,官府的催问逼索,没有人,甚至小说里也只是给个大团圆就完了。

《射雕英雄传》里也是,郭啸天被害,李萍被掳走,死里逃生生下郭靖,在大漠中,把郭靖抚养长大。但是,那是武侠啊,武侠里,还有江南七怪这样的侠客在苦苦寻找郭靖母子。

尽管江南七怪,在武侠世界里,不过是些不上台面的九流角色,但他们毕竟保护了童年郭靖的周全,郭靖的衔恨16年,有高人传授内功,有蒙古大汗的儿子做结拜安答,有华筝公主青梅竹马,有汗血宝马,以后还会被成吉思汗赐金刀,来到中原还会喝蛇血,遇洪七公,学降龙十八掌,西征花剌子模,复仇,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旅行中顺便完成的任务。

但是,普通人的人生中,是没有这些的。邓蓝冰和他母亲的16年,有郭靖的丧父之痛,有方氏的提心吊胆,没有狐仙,没有奇遇,没有盖世武功,没有高中举人。我们无法想象,母子两人是怎样学会沉默,学会谨小慎微的措辞,学会小心翼翼的申辩。即使是方氏和李萍,应该也在无数个长夜中,偷偷地垂泪吧。邓蓝冰的母亲,据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泪洗面,几乎双目失明。以蒲松龄和金庸的天才想象力和惊人才华,也写不出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细节。

1370年,朱元璋北伐时,说了一句话,‌‌“天道好还,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效顺,匹夫无不报之仇‌‌”。这句话,出自朱元璋出生前100年的南宋开禧北伐檄文,南宋开禧二年,韩侂胄下令伐金,由名士李壁命笔写下了檄文,开篇第一句就是:‌‌“天道好还,盖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助顺,虽匹夫无不报之仇。‌‌”韩侂胄北伐大败,但朱元璋北伐之时,依然用了这句话,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我们是信奉‌‌“齐襄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的民族,无非也就是相信‌‌“天道好还,正义必伸‌‌”8个字而已。

因为相信这8个字,我们的人群中,向来不乏有为民请命,仗义执言,如张鸿渐,邓世平,郭啸天这样的人父,也向来不乏有方氏、李萍、邓世平的妻子这样坚韧刚强的人母,更不乏有张举人、郭靖、邓蓝冰这样逆境生长,不屈不挠的人子。有郭啸天的临难不苟,有李萍的顽强刚烈,才有郭靖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所谓孝子忠臣,不外如是。这些人薪火不绝,才有了我们民族虽遭多灾多难,仍能屡仆屡起。

邓蓝冰说,虽然我们无法避免来自人性黑暗的存在,但我始终坚信世界上的公道与正义一直都存在,无论时光怎样流逝,真相终究会被昭告天下,这是所有信奉正义的人努力替我争取来的幸运,感谢所有网友们的关心和支持,感恩生活,感恩一切!

丧父的痛苦,16年的时光,如剐刀一样的严苛,我们无从知道这个汉子有过何等的煎熬,但我们只能说‌‌“天道好还,正义必伸‌‌”。

为一个普通人的人子,也为一个普通人的人父。

有这8个字,人父尚可以教育人子,人子方可以人父为荣,如果没有了,人父将如何面对人子,人子将如何对待人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