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一场持续20年的人权灾难 始于暴君的嫉恨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祸国殃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其罪行必将被清算。

20年前的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镇压。这场对数以千万计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的迫害被视为当代中国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2019年6月21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了2018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国务卿蓬佩奥在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共产党敌视一切宗教信仰,法轮功等信仰团体在中国大陆仍然遭受严重的迫害。

6月1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终审宣判,判定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时间很长,所涉受害者众多,犯有反人类罪,其中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欧洲、北美、亚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家主流媒体报导了这条消息,引起国际关注。

6月12日,中国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孔红云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47岁。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由李洪志大师于1992年5月从中国传出,迄今已经吸引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上亿人修炼。然而,由于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在她的发源地被禁止和打压。

根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的内幕、《九评共产党》的论述以及学者、媒体和国际观察人士的报导和分析,江泽民强烈的妒嫉心和巩固权力的私欲是发动镇压的主要原因,加之中共的无神论和邪恶本性根本容不得民众对“真、善、忍”的信仰,这双重因素导致了一场持续20年仍未停止的人权迫害。

江泽民的妒嫉

法轮功自传出后,因其祛病健身及提升道德的奇效,深受群众欢迎,在中国大陆迅速传播。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不仅受到全国各地学员的敬重和拥戴,而且获得了官方的褒奖和肯定。大陆多家媒体曾报导过民众修炼法轮功的热潮,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连续几年名列北京和全国畅销书。不少西方人为了学功和聆听李洪志大师讲法,特地前往中国。

《江泽民其人》提到,镇压之前,中央各大部委的部长、省长乃至中央级别的高官,还有政治局七个常委的夫人,都曾学过法轮功。从公安部长、副总理,到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再到国家主席,几乎人人都看过《转法轮》。李鹏曾经送给江泽民一本《转法轮》。

江泽民的妻子王冶坪在1994年跟别人学过法轮功。有一次,王冶坪炼功时,发现江泽民在一旁偷偷地比划动作,江泽民见她发现自己在偷学,恼羞成怒,不许妻子再炼。他说:“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1995年,江泽民开始了“三讲”运动。尽管中央使劲宣扬,全国从上到下却没有几个人认真学习他的理论。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江泽民随处都能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他也知道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经常有人向他描述李洪志大师的事迹和风采,这些都令他妒火中烧。

1998年,江泽民在一次洪灾期间外出视察,在一处大堤看到一群人在埋头苦干。江很得意,对随行的人说:这些人一定是共产党员。不料,经过询问,原来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江泽民听到答复后,阴着脸掉头走开了。

据中共公安部内部调查统计,至1999年初,在中国大陆有7千万至1亿人修炼法轮功。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中共当时的六千万党员的人数,江泽民对此耿耿于怀,喊出了“法轮功与我党争夺群众”,妒嫉渐渐转为敌意。

中国大陆长春法轮功学员在市区集体炼功(1998年5月15日)

乔石是江泽民的老上级,因为威望高而遭到江泽民的深深嫉恨。1992年9月,江泽民参观浙江余姚市的“河姆渡遗址博物馆”时,看到建筑物的招牌是由乔石题写,脸色阴沉。1993年5月,博物馆整理后重新对外开放时,换上了江泽民的题字。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中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群众来信反映公安不公正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江泽民看过报导后大为不悦,当即批示(大意):写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

1998年10月20日,国家体育总局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后,也都肯定了法轮功的健身效果及其对社会稳定和精神文明的促进作用。但是,江泽民根本不理睬这些报告反映的呼声。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到中南海上访,事件和平落幕,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开明处理方式赢得中外赞赏。法轮功深入人心及朱镕基获得赞誉的事实,引爆了在江泽民心中积蓄已久的妒嫉。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万人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以及拥有合法的炼功环境。

一意孤行发动迫害

1999年4月25日晚,江泽民连夜向全体政治局委员写信,并强行把个人信件作为中央文件下发。江在信中说:“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第二天,政治局委员开会商讨对万人上访的处理意见,罗干和贾庆林也参加了会议。在会上,除江泽民以外,6名常委都明确反对打压法轮功。

朱镕基说:“法轮功的学员以中老年人居多,妇女居多,他们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一位法轮功学员说‘现在工作单位对生病又不报销医药费,而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有何不好?再说现在下岗工人那么多,法轮功可以增进道德品质,群众从不闹事,比先进模范还先进模范,这么好的活动,政府为什么不支持?’所以我觉得,说这些人有政治企图,讲不过去。另外,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解决思想问题,这样不利于经济建设这个大前提,更不利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形象。”

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这时,罗干问:“那总书记说怎么办?”江泽民挥着双手叫喊:“灭掉!灭掉!坚决灭掉!”他声嘶力竭地说:“法轮功在和我们争夺群众,我们一定要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上升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这个问题。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打着“中央”的名义下达十三号文件,全面取缔法轮功,声称“这是一场严峻的政治斗争”。

当日,江泽民下令进行了一场遍及全国范围的大逮捕,所有被认为是法轮功“骨干”的成员都被中共拘留或带走问话。7月22日,中共将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江泽民操控宣传机器,对法轮功展开全面“文革”式造谣和大批判,在全国焚毁法轮功书籍,抓人、打人,开设强制“转化”洗脑班,迫害不断升级。

为了给迫害法轮功制造“法律依据”,江泽民命令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99年10月30日匆忙立法,以所谓的“X教法”掩盖镇压的非法和荒谬。江氏以权代法的行径被指“胡作非为”。大陆维权律师多次公开指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违法违宪。即使按照中国的法律来衡量,法轮功的信仰行为及申冤行为也是完全合法的。

中共警察和便衣在天安门广场上对上访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明慧网)

中共对信仰的“恨”

“共产邪灵主要是由‘恨’构成的。‘恨’是一种物质,它是有生命的,或者说‘恨’就是一种生命,是构成共产邪灵的根本因素。”““恨”造成了反神和排神。”《九评》编辑部著作《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如此剖析中共与生俱来的“恨”。

正是这种“恨”,与江泽民的嫉恨产生了共鸣。在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中共喉舌媒体炮制了种种谎言,妖魔化法轮功,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在国内和海外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恨”,不断地放大着邪恶。

2017年12月3日,原中国建设部高级工程师何立志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谈到,2000年,他所在的单位领导为了迫使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让他观看了一段“内参”录像,那是1999年8、9月间,时任中共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叶小文举办的一次讲座,对象是中央机关和国务院各大部委党委书记。

据何立志回忆,叶小文在讲话中表明,他是“代表江总书记就解决法轮功问题来给大家做动员的”。叶小文称,共产党最终要在地球上消灭所有的宗教,消灭人对神的信仰。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他说,中共在其五十年的统治中将中国现存的各种宗教转变成了中共体制的一个组成部分,使其为中共政治服务。

何立志说:“他(叶小文)说突然间冒出一个法轮功来,有这么多人在修炼法轮功,还有这么多的共产党员也在炼,信的是‘真、善、忍’,这一下子让五十年来的无神论教育、宗教改造的成就都前功尽弃了。”“然后他(叶小文)就讲,要允许法轮功存在,中共就灭亡,中共要想存在,还要实现最终的目标,就得先把法轮功的问题解决了。怎么解决?就是要根除法轮功。”

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在今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发布会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直言:“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以来,对所有的信仰都表现出极大的敌意,它只允许自己被独封为‘神’。”

中共奉行无神论,不允许民间信仰和民间团体的存在,其假、恶、暴的本性与“真、善、忍”截然对立。在江泽民下达镇压命令之前,中共早已开始对法轮功的监视、调查和罗织罪名。

从1994年起,中共公安就在法轮功中卧底,但未发现任何问题,甚至许多卧底人员也炼起了法轮功。1996年,《光明日报》违背对气功的“不宣传、不干涉、不打棍子”的“三不”政策,发表文章,在思想领域无端批判法轮功。其后,来自公安和顶着“科学家”头衔的政客对法轮功的骚扰一直不断。1997年初和1998年7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利用职权,两次授意公安部门在全国范围对法轮功进行调查,意在罗织罪名取缔法轮功,但都一无所获。

此时,江泽民因长期对法轮功的妒嫉和仇视,为了维护个人权力而执意要迫害法轮功,其“关系到亡党亡国”的借口触动了中共最敏感的神经和斗争意识,与中共维持一党专权取得了高度的统一。

《九评共产党》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阐述道:“如果当时中共的总书记不是江泽民,而是另外一个人,这场镇压就可能不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讲,共产党利用了江泽民。”“反过来讲,如果共产党不是因为其血债和危机感,不是因为其十恶俱全的流氓、反天理和灭绝人性的本性,它也不会认为法轮功是个威胁。没有中共对社会无孔不入的全面控制,江泽民的镇压意志也不可能得到组织保障、财政保障、文宣保障、外交保障、人员保障、设备保障以及监狱、警察、国安、军队和所谓的宗教、科技、民主党派、工会、团委、妇联等的支持。从这个角度看,江泽民利用了共产党。”

2015年8月10日,明慧网报导,辽宁西部某市多处可见“法轮大法好”条幅和诉江标语。(明慧网)

全球控告

2000年8月29日,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向中共最高法院起诉了江泽民,指控江泽民严重践踏宪法,应追究其法律和刑事责任。2002年10月,江泽民在美国被控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此后,法轮功学员在瑞士、比利时、澳大利亚、西班牙、德国、台湾、韩国、海牙国际法庭、联合国等对江泽民提起控告。

自2015年5月至今,近21万民众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其中绝大多数控告人是大陆法轮功学员或受迫害学员的亲属。明慧网统计,这些诉江案件与至少3868起人命案相关。

每年7月20日来临之际,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会举行大型集会和游行,揭露中共迫害,要求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呼吁国际社会伸出援手,结束这场前所未有的人权浩劫。

“全球声援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的刑事举报连署活动”总协调朱婉琪律师表示,当前欧、亚洲共有32个国家、超过278万人,不分种族和性别,向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举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行,要求法办元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戴安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