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陈光诚:坐在他旁边的人 最低也得是他所在监区的区长

——王全璋见妻子如同“木头人” 陈光诚析因

“二、别忘了背后就坐着记录(录音)者,不管王全璋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回去汇报的,都要有后果的。坐在他旁边的人,最低级的也得是他所在监区的区长。而在家属后面的人,也是来自不同科室的。(这些人)奉命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回去都要写报告的。所以王全璋说的这些话李文足也别当真。”

李文足(前)与709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等多次到山东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王全璋。(视频截图)

历经4年的抗争和苦难,李文足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丈夫王全璋,但却发现王全璋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目光空洞,面无表情,极度焦虑。没有人知道王全璋过去四年中经历了什么。

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根据自己在临沂监狱的经历,分析了王全璋可能遭受的一些经历,他建议709家属更要加大力度抗争。

陈光诚说,首先,中共把这些律师抓起来后,二话不说就拉到一个屋里,扒光衣服,上去几个人就是打。什么都不说,持续几个小时地殴打,给你在心理上造成那种恐惧,而这是中共惯用的一种手段。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用指望跟我讲道理,就是几个人对你殴打。周围摆上各种设备,电警棍甚至枪啊,都摆在那儿。你要是反抗,就当场把你给处理了,你又能怎么样?”

陈光诚说,中共首先从心理上,把这些年来中共宣传的那些所谓的法制啊什么的,全部给你打破,就是告诉你,共产党现在就是一个狰狞的恶魔。你在这个恶魔面前,没有什么好讲的。这是第一招儿给这些人内心种下阴影,共产党一般通过这种形式开始的。

当然,伴随而来的就是一系列的迫害措施,如酷刑折磨、喂药等等,身体上的各种摧残。

对于王全璋对李文足说的自己在这很好,陈光诚认为,这其中可能有两种意思。

“一、他所指的里面完全不包括黑监狱、看守所以及中共对他实施酷刑的那些地方以及被关押的地方,他说的仅指被送到临沂监狱的这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至于他所说的有照顾他,这个也不是绝对地没有,有点儿可能。一方面是王全璋刑期快到了,马上就要被释放了,中共的一些爪牙和狱警,有的也对中共有一定的认识,再就是外界和国际的压力。

“二、别忘了背后就坐着记录(录音)者,不管王全璋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回去汇报的,都要有后果的。坐在他旁边的人,最低级的也得是他所在监区的区长。而在家属后面的人,也是来自不同科室的。(这些人)奉命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回去都要写报告的。所以王全璋说的这些话李文足也别当真。”

直接的恐惧威胁

另外,关于王全璋显示出的极度焦虑和恐惧,陈光诚分析是中共实施恐惧威胁的直接结果。

他举例自己当时被抓的时候,也有这么一种情况。比如:“它们会故意地传一些谣言,说我老婆已经被国家安全部抓了,给我制造恐惧,给周围的犯人施加压力,让这些犯人不要觉得我还有什么未来、希望等等。再一个是直接的威胁。”

“比如:我有个朋友在机要科,听到一个消息,说党委现在正在考虑要加刑,说我出卖国家情报。要加刑,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给你灌输一种恐怖,由于你不了解情况,对你内心是一种摧残。”

此外,共产党进行的威胁中还包括死亡威胁,比如说:家属可能出车祸之类的,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威胁。这样的话让经历了一番折磨的王全璋听到后,他可能就会想这不是不可能的。而王全璋完全知道当年共产党特务开车撞高智晟、撞陈光诚大哥的事情,那他也可以想想对他家人也可能做。

监狱大墙外喊“王全璋”让中共恐惧

陈光诚说,最近以来,李文足她们在监狱后面的大墙下面喊“王全璋”,这个行动是非常有震慑作用的。不仅王全璋听到,全监狱好几千犯人都听到。这些人也有各自的圈子和群体,在监狱里传来传去的,一旦王全璋有了这些人的支持,就会让共产党非常恐惧。那它就会对李文足进行封锁打压,给王全璋实施威胁,如“李文足她们在那里大喊,(要给她)扣上扰民、寻恤滋事的罪名,把她抓起来。如果现在把她抓起来,孩子还那么小,怎么办?”

“那么他们就会说,党和政府考虑到这个情况了,不抓她,你们见面要劝劝她,就剩这么几个月了等等。这一类的洗脑思想,共产党是不断地用的。一般人在这种连番的轰炸之下,内心就会崩溃,甚至觉得也有一定道理,就上了共产党的当了。”

不上中共的当以逆向思维对付它

陈光诚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对付共产党的办法就是逆向思维。当共产党跟你说这些的时候,那就证明共产党真的没招儿了。当共产党说要抓你老婆的时候,那你就知道共产党在再三考量知道没有办法把你老婆抓起来。自己心里一定要清楚,如果不清楚,那就上它当了。

如果它能抓早就抓了。但是一般人在经历了那样的恐惧折磨后,没办法很容易地走出这个圈子,从而意识到这些东西。一旦意识到了,就不会上它(共产党)的当了。

陈光诚表示,共产党的邪恶,如果你没有真正地跟共产党打过交道,没有经历过那种心理战,了解它们的状况,你就很难理解。所以,今天我们看到了,(王全璋的状况)透露了非常多的信息。因为现在真正给共产党形成障碍的不是王全璋了,而是709妻子。这是为什么共产党对王全璋这样干,反过来也是对李文足的一种打压。

陈光诚最后强调:凡是中共说的东西,要去逆向思维,如中共让他对妻子说,你别再管我了,别再维权了,好好在家照顾孩子。那就要逆向思维了,考虑加大力度去抗议,加大力度去维权,加大力度去把中共的邪恶揭露出来。这就是一个正确方向,越是中共想让你怎么样,你就往相反的方向做。

“一旦跟中共这个邪魔站到对立面去对付它的时候,那当然就是正义的使者了,应该这样坚持下去,不要后退,对任何一个人都是这样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凌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