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人口问题严重 人大委员常委会建议18岁结婚 网民怒了

1983年2月22日北京前门的计划生育宣传画 AP

中共实行30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近年来恶果凸显,出生率下降、老龄化严重、人口红利吃紧,兵源不足,这些都迫使中共政府做出改变。今年中共“两会”上,“代表”们关于解决人口危机的提议一个接着一个,却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还遭到网民的接连炮轰。近日,中共人大常委会会议二审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时,又有人提出下调结婚年龄至18岁,该消息一出立刻登上了微博热搜,可见民众对此的关注度之高,但对此提议却是一片反对之声。

大陆媒体报导,中共人大常委会会议二审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分组审议草案在6月26日进行。一些委员建议适当下调法定结婚年龄。而这个民生消息又迅速成为了最近的热门话题。

现行大陆婚姻法规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中共建政后实行了30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生育率直线下降,目前人口老龄化的严重,加上公民养老保险赤字的加剧,人口危机凸显,这也是近年来当局最头疼的问题。

报导援引委员王超英说,国际上的结婚年龄普遍比中国的22岁、20岁低,从中国的人口形势考虑应该考虑降低法定婚龄。

委员张苏军提出,从2013年到2018年,中国连续5年婚姻登记人数逐年下降,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出生人口下降,老龄化上升。“降低婚龄”不可能直接扭转婚姻人数下降和老龄化上升的趋势,但这是一个正调节的方向。他建议婚姻家庭编将法定结婚年龄调整为男18岁、女18岁

把人口老龄化、出生率低归咎于结婚率低,这个说法让众多网民都感到无语。许多网民都在微博留言建议,委员们补补脑子。

建议上调该委员智商

求求你们让小朋友上了大学再考虑结婚吧

没用的日本法定年龄16照样年年结婚率走低出生率下滑

那离婚率也得升十八岁懂多少,我十九岁都不敢说自己懂点东西,先加强教育垫好基础可以吗

18岁前不准恋爱,18岁后马上结婚,怎么就这么牛B呢?

脑子不好建议不要当委员,20岁和22岁挺好的,不需要这些人来优化了

委员你开个微博吧,我们有话要对你说

结婚跟年龄没有关系跟钱有建议上调工资水平

别闹了,结婚人少是年龄的问题吗?西南地区那种十几岁就生孩子的多了去了,要这么早结婚干嘛?两个人啃老?社会问题就想着调个结婚年龄来解决了?

把结婚率、生育率低,人口老龄化严重问题归咎于法定结婚年龄设置过高?社会压力和经济问题才是原因所在吧

中共“两会”代表都在提这个问题

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上,多个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计划生育和解决人口问题的提案,却被认为解决不了根本问题。58同城CEO姚劲波提出“多措并举提振生育率”。他建议,对于生育二孩的家庭,中共政府给予个人所得税减免或生活补贴;有步骤地推动各地方普及学前一年/两年义务教育;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等规定。

中共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建议将男女结婚年龄同时下调,降为“男不得早于20周岁,女不得早于18周岁”,同时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中共政协委员、察哈尔学会会长韩方明,也建议将法定婚龄调整为男满20周岁,女满18周岁。他认为这样可以有利于加快提升人口数,解决中国人口老龄化的现状、新生儿增长率下降及养老压力增加等问题。

中共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的提案是,建议在中共《宪法》中删除“计划生育”内容。

很多网民都批评这些“代表”在“强制催生”。有网友说:“生育权作为一项基本权利,为什么屡屡受到这种莫名其妙的长臂管辖?”

“以前超生的,要罚款,正在怀孕没生出来的,8个月的孕肚都要被抓去堕胎,然后再强制做绝育结扎手术……”一名网友说,“现在不敢生了,却要强制生,不生就要缴纳生育基金,这不就是变相罚款吗?苛政猛于虎啊!”

教育专家熊丙奇也表示,要鼓励生育,不要指望想着法子由民众自己承担生育成本,甚至巧立名目的增加生育成本,生育成本应由国家承担。

还有网民把这一系列人口问题归咎于上世纪中共开始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1980年中共全面强制实施灭绝人性的“一胎化政策”后,不仅导致社会劳动人口锐减、企业招人困难、产业萎缩,而且还导致社会老龄化问题突出。

有学者估计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至少4亿婴儿被强制堕胎,另外还有许多妇女因粗暴引产而死亡。

中共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一人超生,全村结扎”、“该扎不扎,见了就抓;该流不流,扒房牵牛”。

中共2015年决定终结“一胎化政策”,并于2016年全面实施“两孩政策”,但从2017年开始,大陆的生育率不升反降。

2016年共有1786万新生儿出生;2017年降为1723万,比2016年减少了63万;2018年降为1523万,比2016年少生了263万。

2018年创下1961年以来最低出生率,而1961年中国正处于大饥荒的最后一年,当时有数千万人饿死,导致出生率急剧下降。

出生率下降给劳动力和人口老化问题带来极大压力,让中国的“人口红利”不复存在,给中国经济前景蒙上阴影。

除了上述问题,出生率下降的直接威胁就是中共军队的兵源问题,对军队的战斗力产生直接的影响。

中共军报2017年的一篇文章指,夏季征兵体检结束,报导援引某地级市体检数据为例,统计当年征兵体检问题,其中有城市的体检不合格律高达56.9%,令人咋舌。

中共军队兵源不足的问题已经持续10余年,2011年10月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兵役法的决定。修改后的兵役法将原有的应征最低年龄由十八岁改为十七岁。被视为中共在国防方面的重大调整,同时也凸显“计划生育国策”的失败。

责任编辑: 王笃若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