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中共官媒曝光高官吸毒嫖娼史

在整个江西官场,陈安众因“烟、酒、嫖、赌、毒”五毒俱全而出名。(网络图片)

中共官场贪官、色官随处可见,近年“毒官”也成为关注点,并且很多官员都是贪、色、毒集于一身。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大陆官媒盘点了多个吸毒官员,其中有人在吸毒后报警说遭人追杀,警方赶到时,他兴奋得一丝不挂。其中目前被查的级别最高的吸毒官员是中共江西省政协前副主席陈安众

“吸毒州长”与数十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杨红卫1963年8月出生于红河州弥勒县,云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开始从政。28岁担任弥勒县县长,因为年轻,曾被戏称为“娃娃县长”。在弥勒县长任上,杨红卫还当选全国百大优秀县长,33岁升任红河州州委常委、秘书长、党委副书记。2005年,42岁的杨红卫调任楚雄,不久担任楚雄州州长。

2011年4月27日晚,楚雄州政府的书记办公会现场,正主持会议的杨红卫被突然到来的云南省纪委宣布“双规”。

中共纪委发布通报称,杨红卫收受贿赂人民币1011.09万元、美元13.8万元、港币3万元、澳元1万元、贵重物品折合人民币95.98万元;杨红卫及其妻在昆明、个旧、弥勒等地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房产6套;杨红卫还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

2011年8月2日,杨红卫被双开。6个月后,2013年2月,杨红卫一审被判无期。宣判后,杨红卫表示不服,其家人已委托律师上诉。

据媒体报导,杨红卫精力特别旺盛,可以连续几天白天开会,晚上吃烧烤吃到凌晨四五点钟,一大早又起来上班,许多局长比他年轻都受不了。

杨红卫喜欢酒和女人,以“酒量好”著称。也喜欢抽彝族的水烟筒,烟筒几乎从不离手。他所吸毒品,是一种以鸦片为主、多种中草药加工的混合物,名为“卡苦”。其成品形状类似烟丝,恰好常用水烟筒吸食。“卡苦”主要泛滥于中缅边境的云南德宏、临沧一带,其犯瘾症状和海洛因相似,但较海洛因轻微。“卡苦”价贵,故多在社会富裕阶层流行。据测算,瘾癖大者每日需人民币约200元,月需6000元。

市长吸食毒品被曝警察赶到时一丝不挂

2015年3月,湖南省纪委展开新一轮巡视,分十个小组,其中第八小组进驻岳阳地区。

同年4月7日,岳阳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龚卫国以身体不适为由,向上级递交了请假条和辞职书,称自己“有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

据央视网消息,2015年4月16日,曾做过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在微博发文,披露了龚卫国吸毒被抓的过程:“他自己吸毒产生幻觉报警,警察赶到,一丝不挂。”“我为我曾经工作过的临湘感到痛心,堂堂市长,居然是个瘾君子,毒瘾发作产生幻觉,自己报警说有人追杀,特警赶到,一丝不挂。”

2015年4月23日,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落马。8个月后,此人被“双开”。

官方通报称,龚卫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滥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并非法生育一孩。

亲手“制毒贩毒”的官员

除了吸毒官员,还有传播制造毒品原料技术的官员。

肖积合,男,1966年10月26日生,福建省长汀县人,曾任长汀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2002年因受贿被开除公职后,凭借其化工专业知识,掌握了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学合成麻黄碱技术。

检索相关网站后发现,麻黄碱原来是制造冰毒的原料。

2010年4月,肖积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满释放后,肖积合受暴利驱使重操旧业,从2012年2月份开始,先后在福建省安溪县、江西省宁都县伙同他人化学合成麻黄碱,均被当地警方查处。

除了吸毒、制毒,还有官员竟然贩毒。

2014年8月21日,安徽临泉县人社局原工会主席王飞因贩卖海洛因,被判无期徒刑。

2011年4月初,王仁贺、张子堂起意到云南购买毒品回临泉贩卖,后与王飞、王雪侠等五人筹集巨额资金。4月18日晚,王仁贺、王雪侠、王飞等人从临泉乘车赶赴瑞丽市畹町镇。

同年4月24日,毒品上线联系王雪侠,约定分两天交易毒品56块;当晚,在王仁贺的安排下,王雪侠带人取货,王飞把风,完成交易28块。次日凌晨,警方将王仁贺等人抓获。根据王飞供述,警方在宾馆房间天花板上查获毒品海洛因28块,净重9737克。

目前吸毒的最高级官员时常找一帮女孩子来嫖娼

陈安众曾任湖南衡阳市长、江西萍乡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2010年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3年12月落马。2015年6月,陈安众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

据陆媒报导,陈安众的私生活相当荒唐、淫乱:到澳门去赌博,还吸毒,“在歌舞厅,喝多了酒,吸了毒,找一帮女孩子来嫖娼。”

知情人士透露,与陈安众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女人“多到数不过来”。陈的一位下属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吃大喝大玩,不晓得吃掉公家多少钱”。在整个江西官场,陈安众因“烟、酒、嫖、赌、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2014年9月,早已落马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萍乡市委原书记陈安众被检察院立案侦查并逮捕。据知情人透露,陈安众供出了一连串女干部的名字,他喜欢“找一帮女孩子来嫖娼”。在陈安众影响下,当地官员去吃饭没有带女孩子都会觉得没面子。

陈安众是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的部下。在苏荣任内,虽然陈安众的“五毒俱全”在当地出了名,但还是官运亨通。

无神论党徒精神空虚“黄赌毒”一条龙吸毒官员数量或十分巨大

2015年,湖南衡阳县一口气查办61名涉毒官员,这些官员开毒趴时,还会叫来风尘女子助兴,成为“黄赌毒”一条龙。

吸毒者更有司法人员,2014年,周永康马仔刘汉涉黑案一审公诉中,媒体广为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刘汉的兄弟刘维和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前政委刘学军、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前处长吕斌,还有什邡市检察院前副检察长刘忠伟等多名政法官员,也曾聚在一起吸毒而被查办。

中共以无神论洗脑官场,不少官员因精神空虚而投入毒品之中。目前尚无吸毒官员人数的官方数据,但一名专门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师对媒体表示,问题非常严重。

这位律师说:“吸毒官员的数量可能十分巨大,超出我们的想象。在中国,没有太多人能长期负担毒品开销——一克冰毒在北京需要约800元,在广州大约要400元。在拥有的钱财超过自身需要以及没有信仰的情况下,一些官员寻求通过毒品寻求刺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