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秦海川:从加拿大毒贩被死刑到小勐拉毒品线人

作者:
据说,每个举报人可根据毒品的数量得到5到30万的奖励。边防人员可以荣立二等功,如果是真实的奖励规则,也恰恰地怂恿了那些心地邪恶的警察和线人游走在这灰色收入中趣乐无穷。特别是,海洛因在缅北的公斤价格不过3万元,而举报一公斤能得到5万元的话,其结果可想而知。

加拿大人因为走私毒品过多(是否真的走私毒品另论)被判处死刑的谢伦伯格还没有走完最后程序就国际舆论大哗,这与中共利益集团中的去年12月1日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被处理直接勾连起来。

毒品交易对于我们人类都是有害无益的事件,也是具有良知的世界人十分愤慨的事情,更是任何统治者的法律所不能容忍的事。也是说,对于真正的毒贩进行必要的打击,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在中共国境内,由于普遍的出现了没有良知的群体再做着危害他人、或危害社会的坏事儿一样不会被绳之以法,这是事实。这种变态的黑暗不能全归罪于中共党魁,还有被中共当局控制着的各式各样的人在阴暗的角落里肆无忌惮地作怪着。特别是那些披着合法的外衣的所谓的警察以及配合十分默契的“线人”其其罪恶就更罄竹难书了。

在中共云南西双版纳边境,靠近缅北地区的缅北小勐拉,藏匿着毒品制造和毒品交易的一群恶人,其中最坏的是,能利用与中共地方警察也需要升官发财有牵连的那种“线人”更是极大恶劣,他们不仅不是遏制毒品犯罪的有功之臣,相反,正是他们的积极运作,导使毒品交易十分地猖獗。

在这个领域里,黑恶势力十分强大。

所见所闻,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勐海县看守所关押的涉嫌毒品犯罪以及被送到监狱服刑和被枪决的死刑犯中,蒙受冤屈的已经不少,这样嫌犯中人,有一部分人是被“线人”诱导、欺骗、利用的,然后在“运输”当中,也是被“线人”举报的。这种利益是:嫌犯伏法,线人和抓捕有功者得利。

据说,每个举报人可根据毒品的数量得到5到30万的奖励。边防人员可以荣立二等功,如果是真实的奖励规则,也恰恰地怂恿了那些心地邪恶的警察和线人游走在这灰色收入中趣乐无穷。特别是,海洛因在缅北的公斤价格不过3万元,而举报一公斤能得到5万元的话,其结果可想而知。

这种双面人的行为直接残害了不少的无辜者和欲在毒品行业里淘金的蠢人。

况且,他们还有着放一单抓捕一单的狡诈。只要与某些边防的和公安的人员配合默契,线人、边防某些人员、公安某些人员都有好处的话,哭的是无辜者,后悔的是铤而走险的傻蛋。

有一个给老板开小车的司机,在跨越中缅边境后,不仅被举报运输毒品而被判处死刑,他多次说明自己不知道是谁藏匿毒品,自己也不吸毒,毒品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见过,但是,办案人员,没有一处相信他是无辜的。更甚的是法院、检察院也不相信他是无辜的。至于他是不是无辜,无法证明时,就是运输犯罪了。

事实真假,由于弄不清楚,也就把他判死,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也只能在中共国西双版纳州法院行得通,甚至是在中共国行得通——草菅人命一点也不虚。还有一个青年名叫岳川江的四川人被骗到缅北而后被黑恶势力羁押了半个月之久,殴打辱骂家常便饭,并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强给与一只行李箱,他在不敢出声的前提下,或为了早日逃出魔窟,在并没有答应携带的前提下,也将以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

在缅北,车辆被犯罪分子盯上后,不论什么人,都很容易成为毒贩,任何人都不难中镖。还有的贪图暴利,铤而走险者,被利用然后再被举报的,很难逃脱法眼。

所看到的毒贩,与他们的交流中,不少的是被冤屈的,但必须坐牢。这种病态的处理模式虽不符合公民的基本利益,反而还大大地助长了真正的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可以这么说,所谓的“线人”基本都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吸毒者,依赖毒品生存者,而且他们的经济来源无非就是毒品交易和举报交易与运输行为人。哪怕是没有线索,他们也会制造线索,没有案例,可以制造案例。这种极坏的行为,却受到了一些警察的纵容和保护。

原本,打击毒品犯罪,是我们双手欢迎的正义之举,问题的关键是,能否让真正的毒贩被绳之以法吗?

警察中的缉毒人员为了政绩,多年来,也在极力制造线索和事件,采用钓鱼执法的也在合法之内——如警察郭金银。这种结果只能使更多的毒品犯罪行为受到保护,无辜者和欲在毒品交易中获益的铤而走险人成为罪犯。

如果清理线人十分成功,中缅边境的毒品交易会被大量切除。特别是,在这侦查器材如此先进的今天,中共当局在铲除毒品制造方面,并不十分艰难,为什么毒品交易不被彻底清除呢?这是因为牵扯到利益集团中人的实际利益。而这种利益,是建筑在许多无辜者、愚昧者的愚昧上的。

2019年6月30日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