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国获奖纪录片导演:对“中共强摘器官”罪恶 从不信到坚信

李军:一旦确认之后,我觉得这个心理是,真的是折腾、震撼、觉得不行,我一定要把这事情说出来。其实当时那个有些观众看到我那影片就说,你做这事情,你觉不觉得危险?万一中国来怎么怎么,我说那时候考虑不到这个事儿,我说这个事情,你从人们最基本的道义良知来讲,你又知道了那怎么行呢?你一定要把他揭露出来,一定要去反对这个事情,站出来反对他,这个事情到今天还在继续,关键是到今天还在继续,而且他的影响面已经远远不只法轮功学员了

中国获奖纪录片导演李军(本人供图)

继6月17日播出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对“中共活摘器官”判罪的报导后,英国广播公司世界新闻频道(BBC World News)6月26日再次播出调查“活摘器官”的节目。关于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来自中国的获奖纪录片导演李军先生从原先的不相信到相信,走过了怎样的一个过程?请听本台馨恬的专访报道。

李军,原大陆知名纪录片导演和电视制片人,曾多次获得中国电视金鹰奖。现居美国,获奖纪录片《活摘十年调查》导演。

馨恬:听众朋友好,欢迎您继续收听时事焦点,我是馨恬。

我们来关注的话题是关于6月17号,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对于“中共活摘器官”这样的一个指控,进行最后的裁定。法庭肯定法轮功作为“中共强制器官摘取”的一个主要的来源,做了一个结论,同时,法庭还判下了中共是犯下了“反人类罪行”,以及说中共这样一个政权是一个犯罪的政权。那么刚才采访的是于溟先生,他说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相关报导中,是采用了他在中国秘密拍摄的一些相关的镜头。其实对于“中共活摘器官”,当十三年前有这样的指控出现的时候,很多人是不相信的,也包括一位在中国曾经获奖的导演–李军先生,他从不相信到相信,还拍摄了一部相关的纪录片叫活摘十年调查。那么李军先生到底是走过了什么样的一段心历路程呢?

李军:我一开始刚刚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呢,其实是心生疑惑的,我相信绝大部分的人心态跟我一样,“活摘器官”而且是在和平时期,怎么会发生?但是后来就是说,来到海外之后看很多的资料,当时追查国际出了二十万字的报告,就是关于“活摘器官”的一个调查报告,然后西方的很多主流的医生,像以色列的那个著名的心脏科医生,他们也提供了很多方方面面的一些证据,然后台湾的一些患者也讲了他去中国大陆换器官的一些情况……等等,方方面面。同时一些当年胁迫器官移植的一些人士,也跟我们介绍了一些情况,那么这些东西综合起来之后,我就发现,哇!真的是惊醒,原来它是客观存在的。

馨恬:那具体怎么说呢?

李军:首先从历史,我们先从历史角度来讲,当时我采访了一个中国学习“器官移植”的这么一个学科的医生,他现在是在英国。他说得很清楚,他说其实“活摘器官”这个事,从历史上来讲并不是99年开始的,在中国早期的时候,一开始做“器官移植”的时候其实就存在着这个“活摘器官”的事情。他们学这个专业的人都知道,但当时主要对象呢是死刑犯,就是说应该是打心脏、那不打肺,把这个人打得呢就是说基本上失去了抵抗能力,但是还没死,军医呢他们就会跟在那个执刑现场,然后赶快过去把人弄过来、把这个器官摘掉,其实那个时候人还没有死,这个事情其实也有一个新疆的医生他自己说了,他当年就自己做这个手术,但是他做了一次他就不敢做了,他后来就来到了国外让他说了他这个经历。当时他那些器官呢他最主要它是用于一些领导干部,就高级干部啊当他们缺器官的时候、身体衰竭的时候呢,所以他那个面其实很小,就是他的影响面很小、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呢他在这个行业中的人他们知道,就那时候,而且共产党嘛,他搞这种阶级斗争论的时候,那些死刑犯根本就不把他当人看,所以也没有什么人权啊,或者他是不是经过你同意啊,他们就是这样来获取死刑犯的器官。

但死刑犯他毕竟是少数,所以在99年之前,其实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他的人数非常有限,因为这个死刑犯你也存在着他的器官行不行?死刑犯里面说这个器官特别好的,他也是很有限的,所以我看那个国内的一些统计数据,也就是1999年之前,大概七、八年时间加起来也就做过一、两百例。但是呢,中国器官移植的行业呢?1999年、2000年他是一个分水岭,这个呢是中国国内的一些报导,光三年多看的报导他就是说(2000年左右中国器官移植行业呈现了一个爆炸性的增长),那个增长,什么概念呢?就是他原来比如说有几家医院在做,他一下变得一两百家医院做。那一开始他肝移植,大概是几十例,短短的几年之后他的移植一下到了一万四千多例,这个数据都不是西方媒体的报导,都是国内的自己的媒体的报导,甚至是医学方面的一些对外公布的一些数据。也就是说中国他是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器官移植大国,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西方国家、正常的国家,他那个器官移植行业他每年的增长大概是百分之零点三到零点五,然后中国的器官移植呢是十倍、二十倍、甚至一百倍的增长,这种增长速度,所以这个就是拿这个医生话讲说,这样做是肯定是出大问题了。

馨恬:那么如果说出大问题的话,怎么会一下子多了那么多的器官来源,而且这些器官是从哪里来的呢?

李军:这上面还有一个材料就是说,当时是一个以色列的一个最权威的一个医学专家,他是做心脏移植手术,他当时他就讲了他的一个案例,他的一个病人去中国要做这个器官移植手术,因为他的在以色列等了很长一段时间,等不及了,他是做心脏移植。当时呢,这个病人跟他说,中国跟他约那边好了时间,两周后去中国做心脏移植手术,那他是权威的医生他觉得很可笑的,他说你被人骗了,不可能!谁能预测到两周之后你能有这个心脏呢?而且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外国人,你又不是说以色列总理或者是美国总统或什么人,我给你特权,说你这是不可能的。结果呢当时他那个病患就到中国去,然后就换了这个心脏然后又回来了,回来之后他又来看他说我这个已经做好了,那他是非常非常吃惊的,他第一反应就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出大问题了,而且这里面器官的来源绝对是不是正常的。所以这种情况下,当时他在以色列就到处倡议禁止以色列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因为他知道这个绝对是那边在杀人,否则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从爆炸性增长它的器官来源,因为死囚犯不可能一下子这么这么多,而在中国他那个器官移植这个通过红十字会捐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媒体的报导,他大概是2013年鼓励开始鼓励大家做器官捐献,再来建了个器官捐献系统,那么也就是说,在2013年以前中国连器官的捐献系统都没有,中国的死刑犯不但不再增加,还在逐步减少,因为07年以后,死刑是要最高法院审核了,所以很多时候能不判死刑就不判死刑,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却呈现一种爆炸性的往上走,这就说明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说他一定有一个很庞大的器官来源,否则你这个器官又不是说在溶液里培养出来的,那我当时看到这一块时我就知道,哇,中国那个器官,这个爆炸性增长,他是有很大很大问题。

馨恬:那么除了刚才所说的这些疑点,那么还有什么样的疑点呢?

李军:而且他等待时间极短,那么当这个追查国际他这个调查报告,我看到他是那个中国国内的医院网站上的截图,网址啊什么都有,照片上呢都写着说器官等待时间一周,有的等待时间两周,同时追查国际就打电话过去,以这种家属的身分,说:我家里面谁要做器官移植,你这要等多久啊?那普遍呢有的是说一周、两周,快的是三、五天,那么大家知道,在美国,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器官捐献的国家,美国有1.2亿的自愿捐献人群,但是你平均等一个器官是两到三年。那在中国,没有器官捐献系统,然后就是说靠一年大概有那么一两天的死刑,你可以一两周的时间等到一个器官来做器官移植,而且这个还是一个爆炸性增长的态势,就是一万例、两万例甚至更多种万例,数量很大、等待时间极短,那么通过这两个,因为这个东西全是国内的这些医学报告啊、媒体报告啊,那通过这两点呢,他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中国他确确实实存在着一个“活体器官库”,一大批人他在那儿被关起来了,或者是被控制住了,然后他的器官是随时可以被去采用的,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有可能被大量的使用器官,而且等待时间极短。如果没有这个“活体器官库”的存在,那你那个什么你做不到。台湾的一个病人,他后来接受了采访,他说他到中国大陆去的时候,他的医生给了他一个名单,但名单上面没有名字,就是跟他可以相配人的一个单,他说你愿意哪个你就勾哪个,他并不知道那什么意思,等到后来回来以后,他了解了“活摘器官”真相以后,他后来才知道,他勾哪个就杀哪个,那他是非常痛苦的,原来是这样,天哪,这个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那么也就是说通过这个事情,你可以推论出就是说他这个活体器官库的存在。

馨恬:那么如果说“活体器官库”存在,确实存在的话,那是来源于什么样的人呢?怎么能够确定是来自主要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呢?我们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馨恬:听众朋友好,欢迎您继续收听我们的节目,我是馨恬。

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得出结论,中共在进行“强制器官摘取”,而且主要的来源呢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而中国的获奖导演,也是纪录片《活摘十年调查》导演的李军先生呢,他说他从开始不相信,到后来得出结论–中国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那么到底怎么能够确定这些器官的来源呢?

李军:追查国际他有做了大量的电话采访,包括采访医生,他以患者的身分说:啊,听说这个法轮功的器官比较好,你们有这个吗?那个医生就回答是非常肯定的:我们都是这样的,或者我们有这样的,或者有的说:我们有做过几例这样子的……等等等等,同时也有一些这方面的目击者,一个目击者他有证词。然后追查国际他又调查了中国的应该说跟器官移植相关连的各个阶层,从医院、到法院、到610、到省一级的政法委、到中央级的政法委、甚至到这个原中央副主席,然后它那个负责人。那么他们在采访每一层的时候,当然很多人问我说你这些电话是哪儿来的?追查国际当然我了解他有他一个调查系统,他在国内有他的调查员,去做一些调查,那地方官员由于各种各样心理吧,有的也没那么回答,但有的也说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比较典型的像总参那个负责人,当时他以这个中纪委的名义去调查他,就是问他说:那时这个“活摘法轮功器官”的命令到底是中央军队下的还是江泽民下的,他直接就说是江泽民下的指示,可以来“活摘器官”。然后呢这个李长春当时接电话的时候也说了,这个事情归周永康管的,您去找周永康。就他不是一个社会阶层,他是每一个社会阶层都做了调查,调查之后每一个社会阶层都告诉他,说这个事情一个是客观存在,第二个就是咱们的负责人……等等等等这样的一些案例。也就是说呢他有这样的器官来源,而且器官来源有相当一部分可能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当然也有其它的良心犯。而就是说他这一连串的东西,到最后使你觉得…哇他如果没有这个器官库,他哪里来爆炸性增长;他如果有这个器官库,这个器官库在社会上的每一个阶层,都回答了说这个东西是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其它良心犯,那这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面,有很多人都会反馈说他们都被验了血,不是一般普通的验血,他说抽出多少升的验血。这一系列情况,然后再一些其它的旁证,就是说让你从逻辑上去分析之后,喔这个事情他确确实实存在,而且个别的案例就更多。那么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就是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国内的五家媒体报导黄洁夫做一个手术,把他做为一个成就来报导,说黄洁夫当时在新疆快做一个手术,就是肝自体移植的一个手术,但这个自体移植有可能会失败,所以当时呢,为了保障这个手术不能失败呢,这是媒体报导喔,不是我说的,包括新浪啊,都是这么写的,他这个媒体的原话是这么说:黄洁夫打电话给广州的一家医院和重庆的一家医院,叫他们给对方“备用肝”,那么这两家医院呢,火速、24小时之内把一个备用肝送到了新疆,然后这种情况下,后来他去做那个手术,手术的时候呢这个自体移植成功了,没有用这个备用肝,两个备用肝不用了,这个是国内的五家媒体,到医学专刊啊各方面都报导这个没用,这个简直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事件哪。那这种事情,当你从医学角度来分析之后你发现,非常恐怖,那这样的个案是非常多的,你要仔细去一个一个去看个案的话就知道。

馨恬:李军导演说呢,其中另外一个个案是他采访的一位西方医生喔,他想要去中国参观这个器官移植,结果对方医生呢就问他说:你可以挑选哪个日期,甚至是哪个时间去参观。

李军:当你真正去听、了解这些故事的时候,你就知道,在中国大量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极短,把“活体器官库”的存在,而且层层政府部门,就是说他们可能会有法轮功学员器官、或其它良心犯的器官,所以我们要讲我们要做一个影片,我不是说你说有“活摘器官”存在我就认为存在,我不是这么考虑问题,我得去层层去分析这个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最后我分析下来之后,你不得不承认这个“活体器官库”和大量的“活摘器官”的这个现象,在中国大陆确实是存在的。后来追查国际调查了国内几乎每家医院,做器官移植他们都打电话去调查,那你们一年大概能做多少量啊?他们了解说中国一年,他们自称一年能做到一千例、两千例以上的总共有,有一千人、有两千人、三千人、四千人,他们就是这样的,他们自己承认他们怎么做怎么做,大概有九十例是这样,九十例假病名做两千例,什么概念?他根本没有意识叫你们知道,这医院是不是做夸大作业不知道,但是你就是再打着、再打听,你就觉得一年的移植量都是相当吓人的,所以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被“活摘”了器官?到底这个“活体器官库”到底多大?但是“活摘器官”这件事本身,他一定是存在的,“活体器官库”,一定也是存在的,那这种东西已经是无庸置疑,但这两点无庸置疑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不用去认证他到底杀了多少人,而且这个根本绝对不是第一个,那我觉得这件事,从人们意识上从来没有的一个,这个星球上都没有发生过这些…就是一个政权,用自己的权力,来“活摘”自己的国家公民。

馨恬:李军导演说呢,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后来决定去拍摄那部纪录片叫《活摘十年调查》。

李军:一旦确认之后,我觉得这个心理是,真的是折腾、震撼、觉得不行,我一定要把这事情说出来。其实当时那个有些观众看到我那影片就说,你做这事情,你觉不觉得危险?万一中国来怎么怎么,我说那时候考虑不到这个事儿,我说这个事情,你从人们最基本的道义良知来讲,你又知道了那怎么行呢?你一定要把他揭露出来,一定要去反对这个事情,站出来反对他,这个事情到今天还在继续,关键是到今天还在继续,而且他的影响面已经远远不只法轮功学员了,当然可能知道是喔新疆很多人被抓起来了,一百万被抓起来,很多人在被抽血、验血,你看教育营、思想教育营要给他抽血、验血干什么?这到底在干什么?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对啊,所以地球上所有的人,包括中国人、包括华人、包括在美华人,我觉得了解这个事情都应该站出来反对中共活摘器官,而且尽一切能力去阻止这事情,因为这个事情,已经超越了人类所有的底线。

馨恬:好的,感谢您收听这一期的节目,我是馨恬。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馨恬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