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好可怕 六成中国人最后28天花掉这辈子一半的积蓄

2018年电影《我不是药神》大卖特卖,该片引发了诸多的社会共鸣,其中的一句经典台词“这世上最大的病,是穷病”,更是在网络热传直指在中国看病贵的问题。近日,中共官媒凤凰卫视播出了中国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一段访谈录,汪建在节目中说,“中国有60%的人,在生命的最后28天,花掉一辈子60%的积蓄用于医疗”这句话是正确的,引发关注。

武汉刘姓民众住院61天花了104万足以击溃95%的中国家庭网络图片

2018年电影《我不是药神》大卖特卖,该片引发了诸多的社会共鸣,其中的一句经典台词“这世上最大的病,是穷病”,更是在网络热传直指在中国看病贵的问题。近日,中共官媒凤凰卫视播出了中国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一段访谈录,汪建在节目中说,“中国有60%的人,在生命的最后28天,花掉一辈子60%的积蓄用于医疗”这句话是正确的,引发关注。

近日,在凤凰卫视播出的一期访谈节目中,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健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有60%的人将60%的积蓄用于生命的最后28天”。

这句话随后在网络热传,因为很多人就有这样的亲身经历,无奈而又真实。

当今中国社会,医疗、教育、房产,无疑是压在中国人身上“新的三座大山”,其中以医疗费尤甚。

以2016年的数据为例,中国大陆的医疗费用总支出46344亿,平均每人大约花了3351元(个人支付占70%)。而同期的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只有17110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更是只有10129元)。

巨额的医疗费早已成为了压在中国人肩上最沉重的负担之一。

在中国大陆,一人患病,全家卖房筹集医疗资金的情况很常见。而中国家庭自有住房套数平均只有1.044套,农村家庭85.62%属于难以变现的自建住房。

换句话说,卖房是很多人应该重大疾病医疗费的终极手段,但依然不能保证够用。

就在汪建这句话受到关注前,一张医疗费百万的收据在中国互联网上刷屏。一位武汉60多岁的民众因心肌梗塞住院,短短2个多月,医疗费高达170万元,这个账单一经上网,立刻引发网民的围观。

医院方面表示,这位67岁的刘姓民众确诊为急性心肌梗塞、右侧冠状动脉严重堵塞。在为刘姓民众的治疗过程中,医院使用了人工心肺仪器等大量先进设备,和可以改善心脏及其他器官的叶克膜(ECMO)。病患使用人工心肺仪长达9天,每2小时还要进行一次血气功能、凝血功能监测,每天就得2万元左右。

患者家属则表示,家人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为了给父亲看病借了好多钱,压力非常大。医保虽可报销一部分,但是具体多少还不确定。

上述天价账单不但引发中国人对于看病贵的共鸣,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原因使得舆论关注,就是这个高额的治疗费用并不是器官移植等需要昂贵药物不断缓解排斥反应等花费巨大的疾病,而是心肌梗塞引发的并发症。心肌梗塞只是冠心病的一个类型,冠心病属于比较常见的疾病。这类疾病普遍存在,人人都可能患上,才会让网民们感到特别紧张:自己会不会哪天也患上需花费上百万元医疗费用的疾病。这也是人们觉得细思恐极的事情。

170万账单的患者所患疾病的普遍性和高昂的医疗费用之间形成鲜明的反差,让不少人认识到病一场可能就会倾家荡产。而这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不单单是中国大陆的医疗保险还存在很大问题,医院定价高也是普遍的现象。这张账单也给之前宣称“医改取得巨大成效”的卫计委官员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对新唐人表示,中国人之所以在生命的最后,花掉大部分积蓄,原因在于过度医疗。

“临死的时候,往往存在过度医疗,本来不需要花那么多的钱,过度治疗也挽回不了他的生命,因此这个人这一辈子钱就在28天消耗光了。”

他还说,过度医疗,患者花费就多,医院的收入也相应增多,得的利益也就多,因此都成了追逐利益这样一个根本问题。“不仅仅这个人花光了,而且可能造成国家很多的医疗费用白白的浪费了。一定要彻底的遏制,不然的话就造成贫困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一个啊!”

陕西某药厂医药代表邹先生表示,中国大陆的医疗是双轨制,级别不同,医疗报销的程度也不一样,领导干部相当于免费医疗,到了最高级别,保障是百分之百,而且不计成本。

但到了老百姓这一块,虽然说老百姓有医保,但是医保报销,一个是比例,一个是范围,都是十分有限。“前段时间说,抗癌药纳入医保,但是有一部分抗癌药,据说纳入医保之后消失了,不卖了,可能转到另一个渠道去卖了还怎么样,反正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陈秉中表示,中国百姓医疗负担重,原因在于政府对医疗的投入不足。“国家的医疗投入不足,很多比例都让个人承担了,只有高干才100%的免费,一般百姓报销百分之二十、三十,现在可能接近达到五十,所以,严重的投入不足,当然人人就怕得病,怕看病。”

邹先生说,中国医疗体制普遍存在以药养医、收取回扣、过度医疗等问题,这也与政府投入不足有关。在中国大陆,百姓对政府有纳税等很多义务,而政府对百姓没有任何义务。

邹先生:“对于老百姓来说,医疗这个消费,它的定价或者医生劳动的报酬。他可以搞,本身应该提高,应该是由政府来买单,因为政府是收税人,在国外,医生收入很高,但是是由政府来买单。”

他还说,中共当局把任何本身是应该由国家来负担起来的责任,都当作生意来做,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是一个利益集团,它就要想方设法的把权力化成货币,把利益最大化。“专制体制嘛,它就是把老百姓当作获取利益的一个工具。”而中共所谓的医疗改革,不是为了百姓好,而是缓解自己的危机。

“比如说这次4+7政策,有一些药品降价,降价也是因为国家这个医保,上面全被贪污,被挪用,包括很大比例的倾向于领导干部,实在支撑不了民间这种正常的医疗报销。”

他还说,专制体制不改,任何医疗改革都没有用,问题依然存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