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警方隐匿凶手打人证据 青岛农民有冤无处申

青岛农民姜先生的太太被恶邻打成多处骨折、轻伤一级,但当地派出所竟然称证据不足。姜先生为讨回公道,四此上访。(知情人提供)

“要不是亲身经历,我们不相信‘法治社会’会发生这样的事。”青岛农民姜先生在上访信中说。姜先生的太太被邻居打得多处骨折,属轻伤一级,但当地警方不查清凶器,不调取监控,拖延法医鉴定时间等偏袒行凶打人一方。为讨回公道,姜先生已找了警方数十次。

姜家和朱家是东西毗邻的邻居,姜家在东户,朱家在西户。姜家的南面院墙临着一条路,因朱家出门必经此路,早前(十多年前)姜家已经让出一米多来,各自相安无事。

姜先生告诉记者,“院墙是多年的老院墙,跟他们没牵连。他家有车,开车嫌路窄,所以拆我家的院墙。实际他的车能跑开,多年了他都能跑开车。”他表示,自家没有占对方的地,现在对方通过打人把地划过去。

据介绍,朱家儿子开了一家服装加工公司,比较有钱,这几年开始欺负姜家。朱家想让姜家的院墙再往后让,也没上门商议,就把姜家的院墙拆了。2018年8月26日早晨6、7点钟,姜太太到院地里干活,看到东西院墙被拆了,就问谁拆的?结果被对方掐住脖子梗,遭朱家4人围殴,朱家儿子手持木棍打人,还吆喝要打死人。

警方不带出警记录仪取走现场监控

姜先生当时在地里干活(离现场300米以外),等他跑回来,对方又动手打他,把他的脸抓破了。姜先生打110报警,北站派出所的3个警察到场后,却没有带出警记录仪,用手机拍了照,并到朱家取走了监控录像。

姜太太随后被120送到即墨中医院抢救,住了20多天院。

采访中,两位老人都不善言辞,无法说清对方是怎么下手打人的。但据法医鉴定的结果显示,姜太太(被鉴定人)“右锁骨骨折,断端错位,左桡骨骨折,断端向背侧移位,掌侧成角,左尺骨茎突游离”。经“锁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术中骨折成粉碎型,断端有两块较大游离骨块;经“左桡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术中见桡骨茎突劈裂,掌侧有大小约0.8*0.5com蝶形骨折;CT检查显示:右侧3、4肋骨骨折。

姜太太被打得多处骨折,鉴定结果属轻伤一级。(知情人提供)

最终鉴定结果显示,姜太太属轻伤一级。按大陆《刑法》规定,如鉴定为轻伤或者重伤,行为人则构成犯罪。故意伤害罪轻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事发2个多月警方才抓行凶者

但直到去年11月5日,警方才把打人者(朱家父子)拘留1个月,很快就取保候审了。“具体怎么操作的不知道,我也不懂法。”姜先生说。

姜先生表示,自去年事发后,他到北站派出所跑了5、60次,2019年也跑了几十次,催促警察办案。“(他们)光说办不给办,派出所胡来,不作为!”

而姜太太遭此暴力殴打,又没有地方说理,病情加重。姜先生表示,目前妻子的情况很严重,“原来体重130多斤,现在不到90斤。几乎连走路能力都没有了。”

姜先生只好四处上访,先后去了济南的山东省公安厅、省政府、检察院等信访部门。姜先生的指控包括,110出警不带执法记录仪,不保护现场,不出具报警记录和受案通知书。现场没有查清打人凶器,也没有采取措施,案件没有送检察院。且警方没有在法定时间内,给予出具伤情鉴定报告书。

“派出所拖延了很长时间,还到家里来劝我说不用做(法医)鉴定。”他说。

鉴定书还显示,“2018年9月12日,被鉴定人步行入诊室,神清语利,查体合作”。对此,姜先生表示,即墨市中医院的护士说是重伤。当天,妻子是被女儿和儿媳架着进去的。

案件10个月未提交检察院

2019年6月19日,姜先生到即墨检察院查询,没有查到派出所及即墨公安移交的材料。至今,此案被当地派出所一直拖延了10个月,未向检察院提交案件。姜先生把家属的医疗费用单子提供给派出所,也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日前,记者拨通即墨北站派出所的值班电话,想询问此案是否做过和解?为何称证据不足?朱家监控能看到打人现场吗?为什么不提起公诉?对方表示对该案的具体情况不清楚,并以无法证实记者身份为由拒绝提供相关负责人电话。对方宣称,“我不管你是哪(里)的、多大的媒体,你如果想了解就来派出所了解……,我这是按正规程序办,这是公安系统!”

律师:轻伤必须到法院和解需受害人同意

原北京刑事辩护律师卢伟华在分析此案时表示,轻伤一级是必须走刑事的,必须到法院走程序。公安说证据不足,但是轻伤一级的医疗鉴定在这里,这是最关键的证据。对方取保没问题,但是案子是要到法院的,就是判轻判重的问题。

所谓“打输住院,打赢坐牢”,卢伟华表示,和解是受害方要同意。如果在没有立案的情况下,受害方本人同意的话,可以和解。如果受害方不同意不行,警方必须把这个案子报给检察院,他们就想拖黄了,但是有轻伤的证据拖不黄的。

对于老百姓有冤无处申的遭遇,卢伟华表示,这种情况在国内很普遍,当官的想把一个案子囫囵掉是很容易的。警方不是保存、收集证据,它就是个证据加工厂,它可以随心所欲地加工证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