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大国攻略:每个香港人心中都有一个李小龙

七月一号晚上,本来有四人坚决不离开立法会,其他已经离开的抗争者听闻后立刻冲回立法会大楼,在警方午夜发射催泪弹前,把这四人强带出来。

香港七月一号反送中的示威者占领立法会,进行破坏,中共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口径一致谴责暴力,港警陆续逮捕示威者,被捕者年纪小的甚至只有14岁。虽然大部分参与示威的学生都戴了口罩,隐藏身份,但是逮捕行动已在学生之间散播恐惧的气氛。从6月9日第一次反送中大游行开始,已至少有52人因为反送中运动被逮捕,至少4名示威者失去生命。

对于示威者冲击立法会的行动,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林宗弘说,占领立法会的行动在很多国家发生过,香港并不是最严重的。他认为港府小题大作,杀鸡警猴,有意抹黑抗争者。港警广泛搜证并逮捕示威者,秋后算帐的意味浓厚,实质上示威者到底破坏了什么财产,港府并没有符合比例原则的裁处,整个逮捕行动像是扩大整肃抗争者的行为。

有人认为冲击立法会的暴力行为,增强了北京强硬派的力量。林宗弘认为,这种说法是假设北京对香港问题有温和派,但若如此,事态不会发展至此。他说冲击立法会或许是个圈套,刻意扩大制造事端以便指责抗争者。

冲击立法会使得反送中支持者的意见变得分歧,主张和平示威的人认为冲进立法会,辜负了两百万人和平的声音,也让北京有借口对香港更强硬。

香港中文大学的讲师梁启智说,他也不支持冲击立法会,但他呼吁大家在谴责之前,先问一问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以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

有人质疑港警使出空城计,示威者中了圈套。台湾大学荣誉教授明居正说,有香港朋友告诉他,带头冲击立法会中的有些人,也曾出现在声援警察的集会中。因此不知是否真有人设局,导引示威者冲入立法会,让港警有理由镇压。他说若真是设局,而这局若是设给习近平,就是逼习近平出手,情况就很复杂。

对于有香港媒体报导北戴河会议将讨论香港问题,明居正说这可能有几种情况,或许习近平会极力避免北戴河会议,若真谈香港问题,要看习近平是否在场,会议是否由习近平召集,或者习近平召集会议,有人在会上发难检讨香港问题,都有可能。香港问题对习近平来说十分棘手。

他说,只要香港普选的问题没解决,港人就会上街游行,因此修《逃犯条例》等于是把香港人叫出来,这个做法十分不聪明,中共是搬林郑月娥砸自己的脚,若是习近平自己主张修例,就是习近平砸自己的脚。

香港处境深获国际同情。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7月3号在台北出席网路媒体“Matters Lab”的讲座,主题为“一国两制的前线经验:香港反送中告诉台湾什么?”他谈到反送中运动的几个关键词,如 be water,“像水一样”,和“一个也不能少”。这两个关键词关系到群众运动“如何退场”。

他说所有群众运动都有什么时候该结束的难题,总有一个人要出来说行动结束大家可以回家,但这句话很难说,因为运动不会立马有成果,对方通常不会立刻回应要求,假如有人出来说要回家,这个人会被骂。很多时候示威者有一种“广场心态”,八九民运时也有这种讨论,大家都占领这地方,什么时候走?是不是大家投票,但现场很难举行投票是否撤退,而且很难定义谁有权参与讨论。但若不投票,要留就留,要走就走,示威者人数越来越少,留下来的人会越来越危险,示威人数一旦减少,警察就会推进来。

这也是2014年占领运动时很大的问题,因此他说这种情况下,“Be water”很重要,“每个香港人心中都有一个李小龙”,李小龙是香港最有名的一位人物,他大学念哲学,武功很好,有人问他武功后面的哲学是什么,他说“抽空你的思想变得无形态,像水一样,把水放进杯里就是杯”。“像水一样,朋友”,把这句话放进社会运动中,何时退场就变得不重要。示威者把广场看得太重要了,但若放进水壶就是水壶,水才是重要的,广场不重要。

七月五日晚上香港反送中集会,民众拿着手机打出灯光。

这说法在2014年雨伞运动就已提出,但没有起作用,这次起到作用,大家会讨论是否撤退时,就有人说Be water my friends,“假如条件不容许继续占领,我们可以撤,明天再来”。抗争者发现走是可以的,走并不可耻,走是一个选择。当有Be water这概念之后,走就不会被骂,这是对整个运动很重要的改变。示威者不再担心走还是不走,这也是雨伞运动意见分歧的重要原因。

而另一个关键词“一个也不能少”跟Be water有很大关系,这次运动至少有四名反送中支持者丧命,他们轻生的理由都跟反送中运动有关。第一名丧命者,大家称他为“烈士”,但出现第二第三个,大家就紧张说千万不能再有了。此时就出现“一个也不能少”的概念,七月三日早上网路上有人说要轻生,群众就到处去找这个人,“一个也不能少”放在社会运动的场面,就是不被捕,不流血,不牺牲。

因此七月一号晚上出现戏剧性的一幕,有四人坚决不离开立法会,其他已经离开的抗争者听闻后立刻冲回立法会大楼,在警方午夜发射催泪弹之前,把这四人抬出来。

对于be water成为反送中运动的核心思想,“Matters Lab”的创办人张洁平说,什么情况可以不在乎杯子,是你对水有充分自信,你对人有自信的情况下就不在乎广场,因为哪里都是广场。民气不会散,这是重要前提,很多人占领不肯走,是怕下次没人来。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中很团结,大家很有自信,动不动五十万,一百万、两百万人上街,民意是很重要的基础。若跟雨伞运动比较,雨伞运动是争取香港没有的民主,但是反送中是香港人要保住已经拥有但要被抢走的东西,港人当然更在乎,这就是反送中的民意基础。

七月五日晚上香港反送中集会,民众手持标语。

她说支持雨伞运动的民调大概是四成,但支持反送中的民调一直超过六成,一直是主流民流,因此大家对民气很有自信。

她和梁启智都认为这不是“终局之战”,她说香港还没死,而且会一直活下去,香港怎么样跟怪兽、或跟身体里的癌症也好,共存共处反抗搏斗,这是最宝贵之处,香港还没死,并不是终局。

接下来就看习近平如何处理香港问题,梁启智认为北京会把香港愈收愈紧。至于香港问题和重新展开的美中贸易谈判,会不会有什么关连?明居正教授认为。反送中运动对特朗普来说是个意外,特朗普的首要任务是和习近平签贸易协议,他若对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施压,可能就签不成了,因此特朗普极力避免碰触香港问题。

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助理教授黄介正则说,美中重启谈判给了特朗普和习近平喘息空间,双方都不希望僵局持续,双方能再有机会去达成协议。美中打打谈谈,现在是从打又到了谈的阶段,谈到某程度可能谈崩了又会打。美中贸易牵涉很广,不可能一个协议全部涵盖,也不可能由一位总统一次谈定,永保太平。

黄介正乐见美中双方暂缓对抗,两人也都有各自原因需要喘息缓和。他说,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初选阶段需要好的经济数据,而中共适逢七一党庆,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这三个重要日子,习近平都不能示弱,也不适合让美中一直处于僵局,因此平稳度过这段重要的政治日程很重要,即使美中谈判仍很艰难,未来仍有可能破局,但重启谈判对内对外都是现阶段对美中双方有利的形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