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信仰 > 正文

秋雨教会基督徒一家六口逃亡台湾 寻求政治庇护

成都秋雨教会基督徒廖强一家六口赴台湾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要逃亡,不回中国大陆。(记者夏小华摄)

自称是四川成都秋雨圣约归正教会成员而受到迫害的廖姓基督徒一家六口,入境台湾后寻求政治庇护,并呼吁中华民国政府让他们延长在台停留时间,帮助他们顺利前往第三地。

成都秋雨圣约归正教会基督徒廖强一家六口,带着简单的行囊,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和“医美健检”15天停留台湾的签证,以自由行方式,1号先到泰国,4号转抵台湾后。他们决定逃亡,不回中国大陆。

廖强8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指出,秋雨教会去年底被取缔,教徒被大规模逮捕,一般作为基督徒,早有受苦的准备,之所以在7个月后,决定举家逃离中国大陆,是担心收养的3岁残疾儿“小文(小名)”随时被抓走,因为教会中已经有其他家庭和收养儿被硬生生拆散。

廖强说:“我们根本不敢再冒失去他的风险!这是我们选择跑出来的原因,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们不会出来。因为就算把我抓去,最多也是关我15天,总要放我,我最多受一些苦。即使把我儿子抢走,我大儿子11岁,他找得了路,他自己打电话就不怕,这个(指小文)就不行,他才3岁,太小了。”

廖强和女儿、女婿表示,他们都曾遭非法传唤,廖强说,选择逃亡是担心三岁的收养儿小文被抓,他们不能失去他。(记者夏小华摄)

廖强太太出示政府核发的收养登记证并说,他们取得合法收养权将近两年。小文一出生右手臂长了一个很大的恶性肿瘤,被遗弃在派出所门口,后来被送往北京的医院化疗20几次,再被送往孤儿院,历经了多次巨变,非常敏感、容易恐惧。小文在1岁零三个月后,进到他们的家,两个月后终于喊了第一声“妈妈”,好不容易适应了他们,有了一个家的感觉,一家人也都很爱他,绝对无法接受失去小文。

廖强夫妻出示合法收养小文的文件。(记者夏小华摄)

廖强强调,他们应该是秋雨圣约教会去年遭迫害后,第一个逃出的家庭。他们知道台湾没有难民法,不想为难中华民国政府,希望透过美国基督教组织协助,辗转到美国等第三地,寻求政治庇护,企盼中华民国政府能给他们多一点停留的时间,等相关手续办好他们就会离开台湾。

秋雨教会被关押中的王怡牧师(左)过去为小文施洗。(廖强提供)

廖强和妻子、女儿、女婿、小儿子和小文,在台湾住了几天廉价旅馆,在教会协助下,将先转到一个地方安身等待赴美。

廖强和大女儿任瑞婷提到,秋雨教会官方掌握约300个名单,这些教徒几乎都有被抓、被骚扰、被监控、被软禁的情况。去年(2018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前一天、12月9日,有100多名教徒、同工被非法传唤到派出所做笔录,其中约有30人遭刑拘,部份已取保候审,教会负责人王怡牧师和两名长老仍被关押,另有人还在失踪、失联状态。

廖强表示家门口常遭24小时监控。(廖强提供)

廖强说,自从12月9日半夜被国保警察敲门到天亮后,家门前经常有派出所派来的社区人员对他们进行24小时监视,多的时候甚至有十几、二十几人盯着他们一家。

廖强提到,他和女儿、女婿都曾多次被非法传唤、骚扰,还有其他家庭有相似遭遇,连小孩子都被要求做笔录,严禁聚会。有一次他被以证人传唤:“带到审讯室,国保把我用手铐铐了21小时,他们问教会为什么要为六四祷告?我就和他们争论起来。我问警察,我作为证人,为什么像犯人铐我?他们说怕我自残,我说怎么可能?”

廖女:官方设法治中心对基督徒强制洗脑

不只新疆有再教育中心,廖强23岁的大女儿任瑞婷提到,在成都也设有针对成人再教育的所谓“法治中心”。

廖强表示家门口常遭24小时监控。(记者夏小华翻摄)

任瑞婷说:“听到一些一手消息、法治中心回来的人说,里面房间就跟宿舍一样,一间一间,每一间可能二到三张床,像宾馆的宿舍。各种硬的东西都用软包包起来,怕你在里面发疯要自杀,每天有固定放风、放饭时间。去年12月事发第一个星期,就有很多神学院学生、大学生被抓到那里做笔录后被遣返回家,还有人被没收身分证。”

任瑞婷还说,有学生在法治中心想做“饭前祷告”被禁止,后来他们一起禁食抗议、禁食祷告,才争取到一点空间。

廖强表示国保警察要求透过微信,回报卫星定位和所在位置以利监控。(记者夏小华翻摄)

她提到,中国的公立学校,强制要求学生接受无神论和爱国(党)教育,她记得高中时她写的作文提到上帝,作文直接被打零分。所以很多基督徒会将孩子送教会学校,或选择在家自学,但现在政府取缔很厉害,威胁各家庭的孩子必须送去读公立学校。

任瑞婷说,还有基督徒夫妻轮流被行政拘留15天,最后干脆做好每星期被抓的准备,出门前会剪好指甲,收拾好行李,一旦被抓,便于家人送去换洗衣物,甚至有女教徒被殴打、揪头发、甩耳光等遭肢体暴力,或有教徒家被强拆电表、喷红漆,逼迫搬家。

任瑞婷回忆,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很多人被抓去做笔录,反覆遭诱供的都是同样题目,例如教会经济来源?买书籍通过什么方法?要不要对教会奉献?教会管理人是谁?还逼她签字断绝跟教会的关系。

廖强表示,有教友家被强拆水表逼迫搬家。(廖强提供)

任瑞婷提到,国保警察强行要求她签字,对她进行所谓“帮教”工作:“他说我觉得你就是有问题的人,你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教育,我觉得这是潜移默化的洗脑。他说,首先要接受他们的监视,他们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必须要接,汇报我在那里,然后他要加我的微信,我要给他发我的定位,而且不仅发定位,他还可能给我视频确定是我在拿着,我现在的手机还加了他们三个工作人员,发给他们我先生每天上班、下班的照片,早晚发我的定位给他们。”

任瑞婷说,警方大规模传唤教徒、就是为了要定王怡等牧师的罪。警察撂狠话说,王怡有罪,他们信的是“邪教”,被骗了,以此来洗脑,并试图打散教会的凝聚力。事实上,他们就是一般的聚会,每年五一二汶川地震纪念日到六月四日纪念日,秋雨教会都会为国家祈祷,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

中华民国政府:未接获陈情须先了解个案

针对廖强一家人表明逃亡台湾,欲寻求政治庇护。中华民国政府表示,尚未接获相关陈情。

移民署发言人钟景琨8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我们必须要等到他提出来,具体个案了解看看,再做处理。”

廖强指出,有教友家遭喷漆。(廖强提供)

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8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我们没有得到这方面的资讯。如果他们有这些想法,应该向移民署表达,我们就会依照过去个案处理程序加以了解。”

邱垂正说,会依照国际惯例,对人权的期待、过去处理个案的经验,也会参考当事人的诉求、和移民法的精神,审慎处理。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秘书长邱龄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确实在上周五有和廖先生见过一面,对他陈述的一些状况,正进行事实的了解,看看能给予什么样的人道协助。

廖强指,去年五一二汶川地震纪念,教友到灾区宣教遭六、七名国保跟拍。(廖强提供)

邱龄瑶说:“我们过去确实知道秋雨教会在过去一段时间被迫害打压得非常严重,包括王怡牧师、一些长老们都纷纷被国保抓去、监控,包括王怡的太太、牧师娘、小孩也被监控,确实对外的联系非常困难。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这个家庭是目前秋雨教会能够从中国逃出来的第一个家庭。”

最近接连有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陆生、香港人等,赴台寻求政治庇护或延长在台停留期限,现在又有被打压的中国大陆基督徒求助,邱龄瑶呼吁立法院应尽快审议已一读通过的《难民法》,对涌入的难民,不能只靠民间NGO组织,政府应有专责稽核真假难民的机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