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姜民:新疆这已经不是人待的地方了!冒死拍照 看了会吐

——新疆博乐真实现状

当地政府要求所有的刀都要用钢丝绳绑起来,而且每把刀的刀身还要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证号,还有一个二维码哦。我家的刀也有我本人的二维码与身份证号。本来当地政府想把每户居民的刀都用钢丝绳像上图中的刀一样穿起来,后来好像有大量的人反对,也就没有执行下去,但每户人家必须把刀身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证号。当地人民怨声四起,可是迫于无奈,只能忍受着。

中共对新疆维吾尔发动民族清洗。图为被关押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里的维吾尔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新疆博乐市,全称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人口约为48万——数据来源百度百科),以下简称“博乐”。

博乐位于中国西北角,与哈萨克斯坦接壤,对于中国这么大面积来说,博乐实在太小,不要说对于中国大陆人(新疆人将新疆之外的省份称为大陆),就是对于新疆本地人来说对博乐也没什么太大印象,因为这里没有什么矿产,没有重工业,人民的主要收入靠种植经济作物。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为什么我要写它呢?因为这里有很多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却难以想通的事情,或者你说博乐市是一个“大监狱”也未常不可,而我本人则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我是一个大陆人,在新疆上了四年大学,因种种原因后来便来到了博乐。如果您本人现在正在看这篇文章,我想您一定清楚,不要说在新疆,就是在中国大陆这个环境其实已经不是正常人的社会所能理解的了。而在博乐这个地方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冒着胆拍了一些图片以作为证明,让大家见识一下在中共的统治下,博乐人民是如何生活的。我之所以说是冒着胆拍的,是因为我拍这些图片如果上传到网上或曝光出来当地公安是不允许的,一旦发现拘留肯定少不了。严重点那就不知道会怎么样。

上图为城区马路两边路灯与公交车上的标语,国内人民应该很熟悉,黄字+大红底。马路两边路灯上在大陆来说,几乎清一色都是广告,当然,公交车上更不用说,各种广告。但这里不是,这里都是洗脑的标语,所有路灯和公交车都一样。我不知道在大陆生活惯的人如果突然间出门逛街或一天到晚上下班都是看这些,你们内心会怎么想,反正我是看到都想吐。如果是生活在自由社会的欧美国家,估计会发疯。这只是表面,更严重的是你在公交车上如果玩手机是不能放出声音,否则司机听到就会骂人。而且每一个公交站台政府都会安排有一个所谓的安全员,工资当地政府给,1800-2500不等,以前清一色穿的政府统计一发的黑色警服,今年不知怎么的不许穿了,改为只能穿便装。看下图:

上图中左臂戴红色袖章,拿着一个手拿式扫描仪,在2017、2018年的时候,只要是上公交车的人,每个人都要扫一下,如果哪个美女有包包的话,人家是要打开你的包包看的,美其名曰:看有没有人带汽油、枪支、炸药、刀具或打火机等等等上公交车,看清楚,什么小刀啊,打火机呀是不能带上车的。至于右边的特警车,到处都是,一在24小时不熄火,原地等命,时刻监视人民。是不是有一种要晕死的感觉,试想一下,你在那等公交车,你愿意让人翻你的包或全身上下扫一下吗?这在大陆怎么可能,不要不相信,博乐这里就是这样,什么人权,什么隐私,什么自由,在这里都没有。再看下图一些其它的:

上面四张图中,我只是拍了整个博乐市区的一小部分,因为安全原因,没有多拍,反正整个博乐市,只要是商业区,如什么卖衣服的呀,吃饭的,什么商业街等等等,全部都是拿上面这些铁围栏围起来。围起来之后,在某一个地方整一个进、出口,如果你人想进去吃饭或买衣服,得拿上你的身份证在一个设备上先扫一下,然后有专门的人拿手拿式扫描仪看你身上有没有小刀啊或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反正得搜你一遍。对于像大陆的什么小吃街或摆地摊卖东西的,在这里是不可能有,要敢摆就会被抓且东西全部被收,就是我们平时常见的发传单都不允许。

你们知道出去外面饭馆吃个饭有多累吗?我举一个例子,上面四张图中的第一张图里面有一家店叫“清泽茶吧”,假如你要和某人去喝一杯奶茶,你看着店在跟前,可是你知道这个围栏进口在哪吗,在前面100米的地方,也就是说你得走一百米先到进口各种检查完了之后,再走一百米回到那个奶茶店,买上一杯奶茶后,再走一百米出去。你们可能听着感觉很搞笑,可是您不要笑,博乐现在就到处都是这样,后果就是几乎没有人会去那个奶茶店,最后这个店就是关门,人员失业。我说的这样只是冰山一角,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整个博乐经济这三四年一直在倒退,人员大量流失。下面再给大家看些实证图:

新疆-博乐友好时尚购物中心,看到围栏上的正方体石头了吧,我私底下与一些人打听了下,一个石头成本价500的样子,政府购买直接3000-5000一个,向国家申请。石头与围栏全部是当地政府出资。当地人有这么一种说法:说博乐市政府已经将博乐未来40年的财政收入花光了(这财政赤字够惊人吧),而且还不够。当然,其实国家每年都会给新疆下拔巨款用于维稳,博乐当然也少不了。有很多是干相关工程的老板得到政府的承诺后先垫资,可是工程干完后政府根本就没钱给,最后是老板迫不得已自己认栽,跑回大陆了,有些则是一直等。

购物中心大屏幕天天都是标语

上图是市区几十个休闲广场之一,全部围起来,如果你想进去,可能这个进去的门在离你一公里远的地方,你明明看到坐的地方或散步的地方就在跟前,可是不政府就是要围起来,你说这些人的心理是不是病态?所以平时喜欢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可是受够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生活还得继续。总不能天天在家里。

上面是某单位的刀,当地政府要求所有的刀都要用钢丝绳绑起来,而且每把刀的刀身还要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证号,还有一个二维码哦。我家的刀也有我本人的二维码与身份证号。本来当地政府想把每户居民的刀都用钢丝绳像上图中的刀一样穿起来,后来好像有大量的人反对,也就没有执行下去,但每户人家必须把刀身印上其使用者本人身份证号。当地人民怨声四起,可是迫于无奈,只能忍受着。

结语

其实博乐市、州政府(新疆每个地方分为州,州下面分为市与县,有州政府与市政府之分,州政府管辖范围与权力要大于市政府,这与大陆是不同的)在新疆总书记陈全国的允许下,做的迫害当地人民的事何止以上种种,其实太多太多,我上面的图片主要出于安全考虑没有拍太多,因为满大街都是监控。不过拍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图片只是为了表达出一种意思,我想能尽量反映出当地实况便可。再有一些是我本人听说的,没有得到证实,也没有图片为证,所以本人也不敢妄言。

还有一项能确定的是2017-2018年间,政府部门让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及教师等每过一段时间到团场(农村)去与少数民族或汉族人“结亲”,这个“结亲”其实只是当地政府部门用于掩人耳目的说法而已,就好像新疆的“集中营”被新疆中共政府说成是“培训基地”一样。“结亲”背后真实的目地听不少人说是当地政府为了搞清楚团场(农村)少数民族人的具体生活情况或人口数,也就是进行一项调查,但具体是指什么,本人尚不清楚。但这个结亲把下面的底层人员可是整苦了,有时候别说过节了,只要轮到你了,大年三十都要住人家家里,去的时候你还得自己掏钱买一些所谓的慰问品,比如油、面粉、大米、牛奶、饮料等等等,反正去一次不能少于二百块钱东西,之所以你要买这些是因为政府强制你必须住在他人家里三到五天,可以你总是去也不能老白吃白喝啊!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吧,各位看官自己可以好好想想这里面的难处,有些女孩子年纪小也得去,有些公务员或教师自己家的家庭条件本就不怎么好还得花钱去做这些没用的事。有些呢人家家里压根不欢迎你,也就是不想让你去,你想啊,过年过节的跑人家家里去,与你又不熟,跑人家家里去多么尴尬。而且这么多人跑到团场去,那市里面的工作谁干?说白了,就没几个人干。我有一次跑到市人力资源大厅办点事,前前后后去了三次,都说到下面“结亲”去了,真是无语呀,说到底是害苦了博乐人民呀!!

当然,这里还有很多大陆人用所不知道的事。对于大陆人,大家估计闻所未闻呀!博州党委书记丘树华,当地人称“丘奶奶”,为了响应陈全国的号招,无所不用其极,直接喊话:宁可不发展经济也要稳定。其2016年到博乐任职(具体时间待查),到今天,博乐人口大量流失,大量老板、投资商宁可亏本(项目进行了一半)也跑回大陆去,再不来博乐,经济事实上这几年已经严重倒退,可就是不管人民死活。市中心每一个十字路口几乎都盖了一个岗亭,一个岗亭加上里面配套设施成本最多20万,可是博乐政府向国家报价80-100万(数据来源为给政府干活的包工头),因为前期有钱,所以像那些围栏、石头、安检门、各种各样的防爆设备、岗亭等等等可以很快实施。到后期因为没钱了,就压迫当地投资商或外地来的老板先行垫资,垫出去当然是打水漂,当然就出现大量的人维权让政府付钱,可是这些人也成了被维稳的对象。

总之本人所说到的这些现象,那还是只是冰山一角。更深层,因为本人并非体制内人员,有些目前尚未证实,不敢妄谈。但朋友还是有一些,而且眼前所见也实非虚。

关于新疆“培训基地”一说,据很多路人说并非是培训,而是集中营。本人有一好友的朋友刚好是教师,其也刚好被委派为“培训基地”的一名教导员,但听她说里面并非外面人想的那样是一个“培训基地”。后面她想辞职,但根本不可能。再后来她说有人跟踪她,她目前状态不好,有点得抑郁症的感觉。到底如何,我想只要她本人或体制内人员知道吧。

大家可能看完上面的会感觉很可笑,也许觉得这些离你很远。其实我问过有些人,陈全国之所以允许博州党委书记丘树华这么干,那就是将博乐作为一个试点,如果博乐试点成功,那么会将此做法扩展到整个新疆乃至全国。各位朋友们不要以为中共真的在为民谋幸福,博乐这几年经济一直在倒退,人均收入却低的可怜(月人均收入2000),可是消费水准可以排全国前五,在这里吃一个素炒小白菜或空心菜,最少18元(人民币)。

以上这些吧,确实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有好多本人也并未遇见。看官们也许看不出来有什么,只因各位不是身处此地罢了。其实博乐可以说早已是个“死城”,整个城市基本就剩下老人和读书的学生,但凡能离开的都早已离开到大陆去了,没离开的年轻人也在想办法离开,因为不离开会饿死呀,基本除了在超市当收银员或送外卖或当一个服务生,没有其它好的工作可找,大量公司早已撤离,当地消费水平又高,拉动当地消费的基本就是老人、公务员、教师及医生,说白了靠拿国家工资的人撑起了当地的经济,各位看官们想想是不是感觉可笑、可叹又可悲?都是被当地政府给害的,我只要出去问路人,没有一个不骂当地政府的,各种骂,骂共产党,可是又能如何,生活还得继续!有人可能会说:那你可以把户口迁走啊,又没人绑着你。其实你想错了,共党还真就绑着你,当地公安规定凡是博乐本地的户口,只准外地人迁入,不准迁出。对于高三学生如果想通过去大陆上大学从而把户口迁走,不用想,学校在你入读高一的时候就要你签一个协议:考取大陆大学后不会将户口迁出博乐。是不是感觉政府很无耻?我个人感觉用“无耻”都是抬举了共党。

说了上面这些,也就是想告诉各位不要对共产党抱有任何幻想,不是说我的目的是引导大家反党,而是大量事实就摆在面前。我本人小时候对党说实话印象还是挺不错的,但当我成人,能独立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发现共党的一切其实都是谎言。按我个人理解,如果共党真想为人民服务,为什么Google在中国用不了?为什么不放开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新闻媒体自由等等等,其绝对有目的在掩盖很多真相。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部宪法,可是共党从来有真正执行过,当然,除了它自己要保护自己利益的时候。在博乐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警察可以在路上随意翻看他人手机,只要发现共党认为不利于他们的东西就要把你带走谈话。共党除了欺骗、隐瞒和暴力,我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其它好。当那些政府官员问你话的时候,你只需回答:嗯或好的,不要有疑问,也不要问。

望大家都尽早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不要与其同流合污。中共可谓恶事做绝。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但凡是充满暴力和谎言的任何一个政权或组织,都不会存在太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