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打压仍在增强 李文足们坚韧走过709四周年

2019年7月7日台北举行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自由亚洲)

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暨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颁奖典礼7月7日在台北律师公会举行。获奖的中国律师唐荆陵呼吁世界各国关注中国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709家属则透过视讯,感谢外界关注中国律师处境。

只为求民主自由中国

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奖得主唐荆陵律师7日透过视讯表示,无论是被关进监狱、失去律师执照、甚至生活来源、流亡海外,人权律师仍在法庭大声疾呼,并在中国历史中留下持久的回响。

致力民主运动的唐律师虽然在今年已刑满释放,但仍遭国保24小时监视,剥夺行动自由。

唐荆陵还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他指出,香港人民正为自治、自由与民主权利进行生死搏斗,“他们所极力追求的也是我们的理想,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他呼吁世界各国人民,别再对中国不断恶化的人权灾难视而不见,积极行动起来。

均碰触高度敏感案

为声援遭中共镇压的中国人权律师,14家人权机构在2017年709案两周年之际,在美国华府举办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而首次的中国人权律师奖则在2018年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上颁发,由高智晟、王全璋两位律师获得。

高智晟和王全璋都是长期为中国弱势群体辩护的律师,包括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为他们做无罪辩护。高智晟律师在2004年开始为法轮功上书,2005年三次上书中共高层,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并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遭当局活摘器官指控的调查。高智晟律师一家人因此遭到当局的残酷打压,他也多次被囚禁与酷刑。2017年8月他再度被失踪,至今已近两年音讯全无。

王全璋律师则是709案的受害律师,是709案中拘押时间最长、家属和律师未能会面时间最长,及最后一位被审判的人。他的家人等了近4年才在今年6月28日会见到他。却发现以往那位爱家人、憨厚、较真的王全璋,变成目光空洞,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

保持乐观的战斗

在7日中国人权律师节的典礼上,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另一位709家属,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透过视讯发言。

李文足称,这次能与王全璋会面,是现场的朋友、全世界热爱自由的朋友共同努力争取到的。尽管这次会面,丈夫的状态对她打击很大,但她还是会积极乐观的面对生活。

对于很多人问她为何要不懈地抗争,李文足说,丈夫被抓难道不管吗?她说,这是人的本能反应,从未考虑过做这些抗争要有特别原因,就是做该做的事。

坐在李文足身边的王峭岭则说,为丈夫维权的过程,她们都遭遇过暴力殴打和辱骂,但都尽量保持乐观,“在眼泪中欢笑,也在欢笑中流泪”。她不认为自己勇敢,但事实证明,抗争能让家人的处境更好。

王峭岭表示,她们从只顾自家生活的家庭主妇,如今在各方面有了崭新的认识。尤其6月28日当晚,在脸书上看到这么多人和媒体关注王全璋的会见、还有人自发把李文足会见丈夫经过的文章翻译成英文,让她觉得是“痛苦又特别温暖的一天”,并对着镜头说“我爱你们”。

人权官员表关切

李文足和王峭岭在7月5日还与美国、德国、欧盟、加拿大、瑞士等国人权官员见面。她们在会见通报中说,她们向人权官员介绍6月28日探视王全璋的情况,并表达了对王全璋身心健康状况的极度担忧,认为他迫切需要独立医疗机构的良好治疗。她们恳请各使馆向中国政府提出允许王全璋保外就医的要求。

她们还向人权官员讲述了江天勇律师最近双腿严重浮肿、不能自由就医、被严重限制行动的情况。通报称,各国人权官员表达了对王全璋、江天勇的深切关心和高度关注。

江天勇曾参与高智晟案,也帮助法轮功学员维权,并积极推动709家属维权。在2017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今年2月28日刑满出狱

江天勇在7日典礼上连线发言时,只有声音没有画面。他透露,自己虽然出狱了,但家门外有人24小时看守、近距离跟踪,如果想去北京看医生必须层层批准,仍处于不自由状态。官方甚至告诉他,要3年后才能到美国与妻女团聚,这是没有道理和人性的。

打压力道越来越大

始于2015年的709案,将满4周年。这场扫荡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打压行动,有超过321名受害者,部份遭酷刑逼迫“认罪”,健康及精神状况均遭严重伤害。他们的家人也饱受当局骚扰、监控,被迫迁,甚至剥夺孩子上学的权利。

被抓的律师即使获释,仍没有行动自由。如王宇律师年初参与北京美国大使馆的活动,在门外被公安强行带走。709受害律师的代理律师也受到牵连迫害,如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至今已被拘押逾500天,5月9日秘密审讯后等候判决;王宇的辩护律师李昱函仍处于审前羁押,其庭审遭多次延后。

另外,中共当局还透过不合理的行政规定打压敢言的律师。中国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每年都要通过年检才能更新执照,曾代理政治敏感案的律师及律所容易被吊销或注销牌照。

709案受害律师谢阳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和王全璋的代理律师程海,都已被剥夺执业权。709案中首当其冲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程海律师的悟天律师事务所,和代理过徐纯合案、法轮功信仰案等多宗敏感案件的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都被注销解散。

维权律师隋牧青曾向媒体指出,这种剥夺执业权的做法,打击维权律师的力度比709案还厉害,因为是斩草除根式的。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消息,从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超过26名维权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因行使集会、结社、言论自由及履行律师职责而被吊销、注销或暂停执业证。

了解中共的教材

在第三届中国人权律师节上,与会者谴责中共对人权律师的迫害与对中国人权的漠视。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在典礼上指出,在中国受最严重打压的维权律师,很多是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如:高智晟、王全璋等人。她自己在海外已受中共的打压,可见中国维权律师承受庞大压力,这时海外律师的声援刻不容缓。

朱律师认为,台湾应透过民间、立法、行政等3方面的作为,先行防堵中共势力的蔓延。例如,以后的709律师节,港台律师可发起黑衣游行;台湾立法部门应每年通过“申援中国人权法治、维权律师的决议”,同时立法禁止中国迫害人权的恶棍入境;政府还应负起教育民众的责任,中国人权律师案例就是很好的教材,让台湾民众了解中共的邪恶。

另一名出席典礼的美国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表示,现在的中国公民社会想抗争已越趋困难,但还是有许多人坚持,所以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关注相当重要。香港反送中事件中,香港人已尽最大努力对抗中共势力,如果国际社会选择视而不见,那么中共专制政府的崛起,将会进一步伤害全球的民主秩序,成为全球最大的威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