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港民阵批林郑玩文字游戏 民主派喊下台

民阵的副召集人梁颍敏重申民阵的其他要求:建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与青年沟通不能只与学生会接触,而要包括青年抗争者,尤其是立法会外连续抗争的那些年轻人。梁颍敏最后说:“假如上述有关诉求仍然得到不到满足,民间人权阵线将继续举行抗议集会,有关行动细节将在以后公布。”

香港新界大浦一处墙上贴满反对逃犯条例修法的纸条。(2019年7月9日)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7月9日星期二再度表示,《逃犯条例》修法已“寿终正寝”。反送中抗议者普遍认为,林郑依然坚持固有立场,抗议活动将因此持续进行。

星期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小范围会见媒体,专题谈到“逃犯条例”修法问题。她说,“今天我再次明确表示,《逃犯条例》修订工作,以及条例草案已经寿终正寝。”这是林郑月娥迄今为止有关逃犯条例的状态的最新说法。

《逃犯条例》修法争端四月以来引发了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鉴于中国大陆的法律制度与香港有很大不同,抗议者对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非常惊恐,纷纷要求港府撤回修法。不过,林郑月娥后来只是“暂缓修例”,或者说,本届会期结束时,法案“自动失效”。

2019年7月9日,香港泛民议员郭家麒记者会上驳斥特首讲话(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香港媒体星期二快速报道了林郑月娥使用“寿终正寝”或“死亡”这一最新字眼,公民党籍议员郭家麒星期二中午在立法会外面的记者会上说:“林郑只是改了有关用词,使用‘寿终正寝’的说法,不过,仍然拒绝收回这项修法,继续坚持原有的态度。后果将是民众不予接受。如果我们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大家看不到希望。”

上个月香港两次百万人游行的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也在中午就林郑月娥的最新讲话表态。该组织的副召集人梁颍敏说:“同样的话反复说,并不见得好,于事无补。我们今早聆听了林郑月娥的讲话。有关逃犯条例修法,她仍然拒绝撤回。向立法会提交这项议案,是一个具有法律意义,且非常正式的立法程序。然而,她只说法案寿终正寝,而我们在香港法律条文以及议会程序规则中,找不到‘寿终正寝’这个的字眼。为什么当局让我们维持法制,而她自己却不运用法治?”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周日对美国之音说:林郑的说法完全是可笑谎言。他说:“我们都知道,逃犯条例还在立法会的议程当中,并没有从中抽出来,也没有寿终正寝。”黄之锋说,他研究了立法会的议程议题,发现该条例还在等待处理和讨论之中,这是林郑月娥的虚假陈述。黄之锋还说,下个周日,人们还会上街示威,直到这个条例真正“寿终正寝。”

林郑月娥在讲话中,似乎更多承认政府的这项立法工作的失败,并说,原因是她工作做得不好、对社会脉搏掌握不足、对民意未能完全掌握。她说,现在已经彻底停止修例工作。

香港立法会外反送中绝食抗议者发言人陈凯兴(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陈凯兴是立法会外持续进行的绝食抗议行动的发言人,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星期二林郑月娥所说的话只是‘换汤不换药’,因为她说的不是法律名词,法律名词应是撤回(withdraw)。立法会里没有寿终正寝的说法。我们相信法律文字,不相信她的语言艺术”。

林郑月娥还说,看到社会出现两种不同场面:一种是数以十万市民和平、理性、有序示威游行,表达意见和诉求;还有“很少部分示威人士”用暴力冲击、破坏、发生警民冲突,造成警员、记者及示威者受伤,破坏香港法治精神。

对此,议员郭家麒说,“这是林郑月娥试图分化抗议者队伍的策略。她把那些所谓和平示威和暴力冲击的香港人分化,但我想跟她说,我们是不能分开的,和平集会和采取抗争的市民,他们的要求一模一样”。

民阵的副召集人梁颍敏重申民阵的其他要求:建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与青年沟通不能只与学生会接触,而要包括青年抗争者,尤其是立法会外连续抗争的那些年轻人。梁颍敏最后说:“假如上述有关诉求仍然得到不到满足,民间人权阵线将继续举行抗议集会,有关行动细节将在以后公布。”

另外,星期二是709律师事件四周年,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社民连等团体,发起“维权无罪,立即释放被拘禁的人权律师”活动,前往中联办外举行抗议集会。

新闻稿特别谈到709案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关系,称“香港政府不顾中国法制缺失,企图修订《逃犯条例》,允许任何港人可以被从香港移交中国 大陆受审,身陷任意拘押、不公正审讯以及不人道待遇的危险”,并说“这种倒行逆施,也面临港人的坚决抵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