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受压对川普大选态度两极 内部曝高层分裂旁徨消极 美促兑现承诺 鼓励申请华为豁免但…

美中虽然重启贸易谈判,但仍无实质进展。分析人士说,如果中共是在采取“拖”的战略,希望等到美国2020的大选,等待对中共更加友好的新总统上台,是错估了美国政治。彭博社对北京十几位官员和官方智囊的采访结果显示,悲观彷徨情绪仍占据主导,原因有二,一个是中共强硬派向习近平施压,一个是中共内部对美国总统川普的判断不一致。有些人认为川普为了选举,仍是可谈判的对象,另一些人则担忧川普的不可预测;同时中共内部对协议的看法,可能矛盾也逐渐浮现。

周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敦促中共兑现承诺,在谈判恢复期间迅速展开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的行动,并暗示此事与美方是否继续放松华为禁令直接挂钩。他说,放松对华为的限制措施是有期限的。

知情人士说,最近几日,美国财长姆努钦鼓励美国的华为供应商主动向商务部申请许可,以恢复对华为的销售。

纳瓦罗上周说,他认为商务部不会批准很多的华为许可证,美企和华为的生意很难有太多发展。

美中可能达不成任何协议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星期二与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和商务部长钟山举行了电话会谈,继续就解决美中贸易争端进行谈判。美国官员说,双方将酌情继续这些会谈。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星期二在美国消费者新闻及商业频道举办的活动中表示,谈判仍旧困难重重。他还担心,美中将永远无法达成协议。

图为6月29日的川习会。(视频截图)

美媒指,虽然美中重启贸易谈判,但北京内部仍然充满悲观情绪。

彭博社:中共内部感到旁徨消极

彭博社10日报导说,美中要达成协议的一个困难在于,美国要求在中共真正实施国企和知识产权改革前保留惩罚性关税,而对习近平而言,接受不取消关税的协议不具有“政治可行性”,因中共党内强硬派正向他施压,避免签署所谓“不平等条约”。

《彭博社》报导指出,自川习会后中国内部官员及学者反而感到的是“消极彷徨”,因为不知道下一步会如何;有些人认为川普是个实用主义者,一定会为了选举而接受中国的要求以达成协议,如前商务部长魏建国就表示,虽然川普不可预测,但给人的感觉是,他是个更容易谈判的对象。

另一派却担忧川普的不可预测及手段,如中共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就与魏建国持相反看法,称任何民主党人都不会像川普那样对待中共如此粗暴,而报导也提到,由于民主党基本上也支持对中共强硬态度,因此只要美国经济无碍,川普很有可能干脆把协议拖到选举以后。

报导引述中共国务院参事、全球化智库创始人王辉耀的说法称,中共内部传阅协议草案时,贸易谈判代表遭遇来自其它部门,特别是军队和安全部门的反对,强硬派已经将主张达成协议变成了“政治不正确”。

美中贸易战开打以来的各种迹象显示,中共内部正在围绕贸易战展开生死权斗。有分析认为,反习阵营正在努力阻止习近平达成协议,试图将习拖入死路。不过,另一方面,北京也被怀疑可能使用“内部有人反对”作为谈判策略,欺骗谈判对手让步。

更多华裔评论人士,包括美国政府部分强硬派高官认为,中共在根本上并没有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诚意,其谈判策略只是拖延和欺骗。

目前,虽然中共以返回5月谈判破裂前的协议为承诺,换取了谈判重启,但是川普政府的强硬立场没有任何改变,谈判依然处于僵持状态,贸易战依然随时可能继续升级。

华盛顿的广泛共识:中共需要做出改变

有人认为,两国达不成协议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共并不想达成协议,希望拖到2020年的美国大选,等着川普政府下台,好与美国新一届政府打交道。

多位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中共采取这样的战略,无疑是极具风险的。

美国拥抱熊猫派、主张对中共绥靖的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创始人弗雷德·伯格斯滕(Fred Bergsten)星期三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我认为这对中共来说会是个有风险的战略。……首先,川普可能会赢得选举,会有另外四年。而且,在美国,有一种比较广泛的看法,包括民主党人,认为中共确实有问题,需要解决。另外一个总统可能会有不同的风格,使用不同的办法,但是,在美国有一种相当广泛的共识,这是跨党派的,包括商业界,中共真的存在问题,需要解决。”

伯格斯滕说,如果中共推迟或是希望避免采取负责任的手段,只会让问题更加糟糕。

未来贸易战可能还会升级

伯格斯滕的同事,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总裁亚当·波森(Adam Posen)说,等待下一位总统出现,对欧盟和墨西哥来说,可能有道理,但是对中共行不通。

他说:“我担心,对中国来说,可能不会起作用,因为两党对中国的反感都很强烈,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不会有太大的不同。”

不仅如此,波森说,他认为会谈不会有结果的。在未来的某一天,因为技术和投资,贸易战还会升级。

努钦鼓励美企寻求豁免华为  纳瓦拉:不会超过10亿美元

图为美财长姆努钦赴北京谈判期间照片

知情人士说,最近几日,美国财长姆努钦鼓励美国的华为供应商主动向商务部申请许可,以恢复对华为的销售。中共关键企业华为目前仍然在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上,姆努钦此举是鼓励美企恢复对华为的许可内销售。

华尔街日报》报道引用消息人士的话称,姆努钦最近试图让主要科技公司申请对华为的出售许可证,这可能会加快商务部对华为出口限制给予豁免的速度。

在从去年至今的美中谈判中,姆努钦一直是美国谈判团队的要员之一,他倾向于对美中贸易谈判表现出乐观的态度,观点偏鸽派。

在美中G20会议国会,美国总统川普多次表示愿意看到美企对华为销售商品,但并没提及更多细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周二(7月9日)表示,商务部将向美国公司发放许可证,向华为出售“不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产品”。

希望之声报道,不过,由于不清楚商务部究竟会批准哪些许可,一些芯片业界的人士们对申请许可证的成功性感到困惑。

“没有什么是不违背国家安全威胁的界定”,一位行业高管表示,“条例太过模糊(clear as mud)”。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上周告诉CNBC,他认为商务部不会批准很多的华为许可证,并表示,美国公司可能会获得的华为许可证的价值可能低于10亿美金,这意味着美企和华为的生意很难有太多发展。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周二也提到,许可证的申请不会很容易,因为与华为做生意的许可申请将继续使用“拒绝推定”的审查方式,他并不打算把华为从“实体清单”中删除。

库德洛称放松华为有期限,促北京兑现承诺

图为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在白宫外的草坪上向媒体发表谈话。

周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在参与一场公开活动时表示,美中双方本周将会重启贸易谈判。他同时敦促中共兑现其承诺,在谈判恢复期间迅速展开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的行动,并暗示此事与美方是否继续放松华为禁令直接挂钩。他说,放松对华为的限制措施是有期限的。

在谈到美方放松对华为限制的问题时,库德洛表示,尽管美国政府不会购买华为产品,但允许私人部门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向华为出售零部件。他同时强调说:“我们希望在会谈进行期间,习主席能够立即、迅速地在农产品(采购)问题上采取行动,作为我们放松(对华为)限制的回报。这非常、非常重要。”

库德洛接着又强调,美国政府放松对华为公司的禁令有利于中国的科技产业,但这种放宽是“有期限的”。

新唐人报道,分析认为,库德洛的这番话是在暗示,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是美国愿意放松对华为限制的关键,如果中共未能遵守承诺,那么放宽华为限制的时间就“到期了”,美方将重新对华为采取禁制行动。

此前,路透社曾在一篇报导中引述未具名的消息人士称,中美元首在 G20峰会期间会晤时,“中共没有承诺立即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

蹊跷的是,G20峰会结束后,在中共官媒当时发布的新闻稿件中没有提及立即购买美国大量农产品的承诺内容,但对于美方在峰会后公开宣布中共将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的说法,中共官方也没有作出公开的否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王笃若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