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十年后,她终于活着走出了长春女子监狱...

——十年冤狱志不移——吉林老妇忆述生死边缘

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老虎等、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明慧网)

来自吉林省舒兰市莲花乡的一位老妇,今年1月28日,走出中共监狱。这位已近花甲之年的老人,终于有机会讲述自己在监狱里所遭受的折磨,从而揭开了中共残酷迫害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他以“真、善、忍”为原则,指导学员修身养性,提高精神境界,从而做一个更好的人。然而,在1999年7月,中共倾举国之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意欲消灭这个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

此后20年里,迫害延及全国各地。千千万万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判冤狱,受尽非人折磨。灌食、电击、“熬鹰”、“老虎凳”、“死人床”⋯⋯一个又一个酷刑被曝光出来,令世人震惊、愤怒。

高玉香,58岁,因坚持信仰,她被中共迫害入狱长达10年,一度被折磨到几近精神失常,生命垂危。

为法轮功鸣冤遭两年非法劳教

高玉香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月,当中共喉舌媒体以铺天盖地之势造谣抹黑法轮功时,她为法轮功鸣冤而走上天安门广场。

“刚到北京天安门,(我)就被便衣拦住,被拘留了十五天。”高玉兰告诉明慧网。出来后,她又被莲花乡派出所关押,直到家属交钱才被释放。

然而,高玉香维护信仰之路并未就此结束。1999年10月,她再次去了天安门。这一次,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她遭受电棍酷刑,一直被电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受尽折磨。

被关押期间,乡政府乘机支走了高玉香家粮库卖粮的应得收入。2001年,当她出狱后向乡政府要钱时,派出所所长威胁她说,再敢来要钱,就找个借口把她再次送进监狱。

中共无尽骚扰致家破人亡

无可奈何,高玉香只好背井离乡,外出打工。但政府的无端骚扰依然没完没了,她无法获得稳定的工作,也难以承担孩子的学费。“我女儿才16岁,就被迫辍学了。”她说。

2009年10月29日,高玉香正在照顾生病的母亲,几个便衣警察闯入家中。

据高玉香回忆,母亲看见自己最孝顺的女儿被抓,拽着她不松手,苦苦地求着警察:“不要抓我女儿,她是好人,是最好的人。”

然而,站着都吃力的老母亲怎么能抢得过恶警。警察不顾她的安危,强行把高玉香拖走。屋里被另一群警察翻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这一切使母亲又惊又吓,不长时间就含冤离世。

高玉香先被绑架到公安局,后被转到派出所。她被绑坐在铁椅子上,由两名警察审问。“他们问这问那,问什么我也不吱声。”高玉香说。她的沉默使得警察气急败坏。

他们开始狠狠地打她,一直把她打昏过去,再用凉水把她浇醒。“一直到晚上,我还是什么也没说。”高玉香说。

后来,她被关进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但是被强行灌食。“他们从鼻子插管子,灌得我鼻子出血,眼睛流泪,从此留下后遗症,直到现在我眼睛还是经常流泪不止。”她说。

关押近2年后,舒兰市法院在没通知高玉香家人的情况下,与舒兰市检察院、“610”合谋,草草开庭,将她重判10年。

长春女子监狱的罪恶

2011年7月,高玉香被送往长春女子监狱关押。为迫使她放弃信仰“真、善、忍”,监狱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

“开始(我被)罚坐小塑料凳,必须挺胸抬头,身体坐直,手放在膝盖上,姿势稍有变形就会被打或被骂。就连眼神都不可以往别处看。”高玉香告诉明慧网。

二十来个囚犯围住高玉香,轮流对她做转化工作。然而,她没被这种阵势吓住,反而给这些“帮教”们讲法轮功真相,讲自己原来百病缠身,修炼后都好了,讲中共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

狱警看这种形式的“转化”失败了,就把高玉香交给最邪恶的包夹犯人庞淑艳,让她24小时监管高玉香。

得到了狱警“授权”的庞淑艳罚高玉香坐塑料小凳,从早晨4点一直坐到晚上10点。到第六天的时候,“帮教”们竟然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贴在小凳上,几个人按着高玉香往上坐。出于对大法师父的尊敬,高玉香坚决不坐。

庞淑艳见状怒不可遏,她把高玉香拖拽到厕所,暴跳如雷地扇她的脸颊、嘴巴。高玉香仍然不坐,她们就让她罚站,要求她两腿并拢不许动。

从早晨4点到晚上10点,有时到11点,甚至凌晨一点,高玉香就那么被罚站着,“站到20天左右的时候,我的腿静脉曲张,肿得又亮又粗,跟大象腿一样,毛细血管都渗出了血。”她说。然而,她依然不为所动。

虐待加剧了。包夹开始不让高玉香睡觉,全天24小时罚站,一站就是五天五夜。紧接着,庞淑艳想出了更令人不齿的手段,她命令其他包夹扒掉高玉香的裤子,把李洪志先生的照片往她身上贴。高玉香愤怒地对她们喊:“简直是败坏人伦!”并把她们推出去很远。

紧接着,庞淑艳又想出了新的施虐方法。她让高玉香两腿双盘,同时双手举过头顶,保持这个姿势不许变。这一罚,又是整整12个小时。

至此,高玉香已经被罚站将近一个月,同时被剥夺睡眠整整一周。但是,疼痛和折磨没能将她的信念击垮。

迫害到极限体检抽不出血

2011年8月5日,监狱开始重新调整监舍,专门用一些杀人犯、诈骗犯包夹法轮功学员。专门包夹高玉香的人就有六、七个。

迫害程度被再一次升级。包夹开始不让高玉香上厕所,不让洗漱。有一次,高玉香忍到极限,实在无法坚持,尿了裤子。所有包夹都嘲笑她,还到其它监舍张扬:“高玉香这么大个人还尿裤子,真是一点都不知道羞耻。”受到这样的侮辱,高玉香嚎啕大哭,包夹们却哈哈大笑。

她们写了一句诽谤大法的话,让高玉香照抄,否则别想上厕所。高玉香当时已经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她害怕尿裤子被嘲笑,又怕尿脏了地面影响大家吃饭(囚犯坐在地上吃饭),于是恍惚中抄了那句污蔑大法师父的话。高玉香说:“上完厕所我清醒了一些,心中感到深深地痛悔。”

没过多久,庞淑艳对高玉香施加了另一种酷刑——“上束缚”。她们让高玉香趴在床上,两个小腿竖起来,脚尽量靠向臀部,两只手抓住两只脚踝,头高高地向后仰起来。就这样一点都不能动,每天保持12个小时,一动就会被庞淑艳毒打。

“上束缚”一直持续了49天,高玉香被迫害得瘦骨嶙峋。她被送往监狱医务室的时候,已经虚弱到抽不出血了。

从崩溃边缘被拉回大法再次显神奇

从那以后,庞淑艳和其他包夹不再给高玉香“上束缚”。她们让高玉香写一个接见的家属名单。“我头脑中一片空白,记不清女儿的电话号,也记不清女婿姓什么、叫什么,想不起我最喜爱的外孙的名字。”高玉香说。

于是,包夹们就嘲笑高玉香,她自己也跟着笑,不正常地笑着。紧接着她又大哭,无法自控。所有人都认为她精神失常了。

高玉香开始极力控制自己,并努力回忆法轮大法的法理。她努力地想,想到哪句就不断地念,不断地念。渐渐地,她能想起来的法越来越多,脑子也渐渐清醒了。在被逼疯的边缘,法轮大法又一次挽救了她。

在长春女子监狱,高玉香看到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傻了,有的被迫害到精神失常。有一位女学员也被逼迫坐贴有李洪志先生照片的小凳子,她拒绝就范,被毒打到精神失常。即使这样,那些包夹还拿她取乐,狞笑不止。

除此之外,有些学员只得到一点维系生存的食物和水。有的实在太渴了,就在上厕所的时候偷偷喝冲厕所的水。

直到2016年,监狱才停止对高玉香的酷刑虐待,转而让她做奴工劳动。

今年1月28日,高玉香终于出狱回家,向世人讲述了自己十多年间遭受的残酷迫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北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