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中美对抗引发美国内战 关系到美国国运 大把亲共名人反扑 华尔街为中共输血 鹰派力斩

旅美多年的学者何清涟近日撰文分析,美国大选,选择川普还是民主党,关系到美国国运,是走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一群美国的中国问题学者和前官员,呼吁川普政府善待中共的公开信。这其中执笔人之一的前奥巴马国务院官员董云裳,甚至告诉中共,可退出贸易谈判,等下一任政府。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认为,这是叛国。一位美国白宫官员强烈回应说,这封信的总体思维就是错的。美国一直寻求把中国视为朋友,反倒是中共一直将美国视为敌人。此外,美国鹰派正努力切断华尔街为中共输血的通道。

何清涟:选择川普还是民主党,关系到美国国运

学者何清涟

旅美的学者何清涟,近日在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撰文《2020大选将决定美国未来国运》。文章说,美国2020大选在即,由于民主党候选人首轮辩论一、二场都欠缺亮点,美国主流媒体不免着急,接连出台民调,试图证明川普除了经济政策之外,非常不受欢迎。世界记忆犹新的是2016年大选中,美国90%以上的民调都错得离谱,所以,只有媒体对民调津津乐道,大多数人现在都对民调姑妄听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次由于民主党竞选人的主张多趋极左,两党竞选主张的分歧与冲突较2016年更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场大选关系美国未来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之争,直接决定美国国运。

何清涟分析说,从美国的主流媒体与自相矛盾的民调中,人们只能看到它们努力展示的前景:美国人不喜欢川普,喜欢民主党。但民主党的首轮竞选辩论第一、二场均已落幕,让民主党建制派更着急的是:尽管20多位民主党竞选人在辩论台上展开了唇枪舌剑,战况极为激烈。但在他们热衷的几个话题,例如全民医保、边境移民、控枪这些最热点的问题,鲜能听到有力的举措。

何清涟表示,自己生活在美国,已经很清晰地感受到极左派,正在用他们极不宽容的政治正确禁忌强行推行其主张:如人人都发生活费、政府包办医疗——不劳动可得钱,不交费可得无限保障。性别种类无限制扩张,奥巴马在任期的最后一年签署了一项严重违背伦理与常识的跨性别厕所令,规定在全国的公立学校,人们可以按心理性别认同选择洗手间与更衣室。

极左派还主张,改变性别的费用与所有妇女的堕胎费用全由联邦政府负担。毒品无罪化,许多蓝州现在大麻合法化,开设了各种大麻店为吸麻者提供服务——以上各种主张,都是主张纵欲而无须个人负责,让其他纳税人为其买单。

何清涟还说,左派还主张,只有社会主义等极权国家产生禁忌话语,即迫使人们自我审查或缄默,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凡有人公开表达意见不赞同他们的主张,就实施集体围攻——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卡瓦诺大法官任命表决时,民主党组织人员在参议院进行骚扰性激烈抗议(被共和党参议员斥之为“暴民”)。最近的事例就是一位8岁小女孩因摹仿民主党新科议员AOC,其家人受到左派的死亡恐吓而被迫关闭视频。

何清涟接着说,2020大选,对国际社会来说,希望民主党当选,无非是让民主党继续奥巴马的国际政策,继续出钱出力当个名义上的世界领导者。但对美国国内来说,则关系到美国国运。

鉴于民主党已经严重社会主义化,民主党竞选者的主张也越来越极左化,选民主党就意味着美国将社会主义化,奥巴马时期留下的政治遗产将更极化。就连民主党的铁杆也开始担心,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斯蒂文在《民主党人的悲惨开端》一文中评述,民主党竞选人的主张表明,这个党漠视选民利益,但有兴趣帮助除了美国选民之外的所有人。因此对美国人来说,选川普还是失去国家方向感的民主党人做总统,一是选择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二是选择合乎常识还是反常识的生活方式。

川普与所有民主党竞选人一样,并非完人,但选总统不是选道德完人,而是选能够保障选民利益之人。选川普,就是继续走过去两年多来的道路:减少失业,阻止非法移民,加强美国国力(军队),回归常识,尊重法律与秩序。选民主党,就是让美国迅速社会主义化,并颠覆美国人传统的家庭婚姻观、国家认同与宗教观。

上百亲共名人给川普的公开信,为何遭白宫官员强烈回击

近日,上百美国的亲共中国问题学者和前官员,给川普政府写的“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引发热议。

奥巴马国务院官员、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董云裳是这封公开信的5名执笔人之一。董云裳等人在信中批评美国对中共采取的更严厉政策。甚至呼吁川普政府恢复对中共的以绥靖为导向的政策。而这些政策正是前几届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的特征。

其它4名执笔人是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系教授傅泰林(Taylor Fravel)、前美国驻北京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哈佛荣誉教授傅高义(Ezra Vogel)。

图:董云裳(Susan Thornton)

美国媒体“网关权威人士(The Gateway Pundit)”5月16日报导,董云裳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在上海的美国商会所举办的一个活动上告诉中共,可以退出(美中贸易)谈判,直到下一任美国政府上台。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表示,在2018年2月举行的一次助理国务卿职位确认听证会上,董云裳在回答,有关她破坏美国盟友不良记录的重要问题上,进行“混淆或回避”。这些问题包括:台湾问题;没有对抗中共在其境外施加极权主义;淡化中共的人权侵犯;支持与北京在互惠和现实的双边关系中保持顺畅的关系。

旅美的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指出,签署公开信的这些中国专家们“绝大多数都是拥抱熊猫派人物,其中包括美国前驻北京大使芮效俭和董云裳等。

一位川普政府官员告诉《华盛顿时报》的著名政治军事专栏“圈中人(Inside the Ring)”,这封公开信没有触动美国的政策圈,并以不了解和歪曲新的中国政策的现实而被驳回。“美国一直寻求把中国视为朋友,反倒是中共一直将美国视为敌人。”

他说,这封信的总体思维就是错误的,因为“它将美中关系中的所有差错和问题都归咎于美国”。对于那些花费数十年时间研究中国政策和学术领域的专家们来说,他们能拿出这样的公然低估中共意图的信,令人感到意外。

“圈中人”引述中国问题专家的看法指出,这封公开信的签署者没有意识到,虽然中国不是美国和世界的敌人,但中共却是。

“圈中人”指出,公开信中那些亲中共专家们的政策,是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政策的重述,该政策认为,与中共的贸易和接触,将导致马克思列宁主义制度向更加良性的制度演变。

但近年来,美国政界普遍发现这一政策的失败。美国指责中共通过间谍活动、窃取知识产权以及政治干预等工具,损害美国国家利益。与此同时,美国更多的两党政治人物对中共原先的幻想破灭。目前,

美国鹰派正努力切断华尔街为中共输血的通道

美国知名媒体人萧茗在6月10日她的自媒体节目中介绍,美国鹰派的整体思路是用经济战拖垮中共,而断绝华尔街输血给中共,将直接打到中共政权要害。

图:里根总统当年的高级政策顾问Roger Robinson

里根总统当年的高级政策顾问罗宾森表示,他的咨询公司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现在有超过650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交易。纽约股票交易所有86家,纳斯达克有62家,场外交易市场有超过500家。

罗宾森表示,生产监控设备的海康威视,不仅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交易,同时还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新兴市场指数基金里面。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基金有16万亿美元,当一家中国公司被加进去时,16万亿美元的基金就都自动买了这家中国公司的股票。而这些基金是普通美国人的投资,是他们的共同基金,是他们的退休养老金等等。这样一来,这些中国公司就迅速进入了美国普通老百姓的金融资产里面。

罗宾森说,现在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资产已经有一万亿美元了。未来两三年,美国会看到数万亿美元的中国资产涌入美国市场。有朝一日,美国人将会发现,中国金融资产占他们退休帐户投资组合的12%,15%,17%。如果今天觉得中共在美国的游说力量很大,那个时候就会知道,这只是小意思。而且,那时候,如果美国对中共的各种恶行进行处罚或制裁,都可能会使美国自己的资产贬值或者损失。这其实就已经直接伤害到了美国的利益。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