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北京有一个神秘的“鬼市” 这里有“江湖”!

2019年7月2日晚10时刚过,北京朝阳区大柳树鬼市开始人潮涌动。停车场的200多个停车位被挤得满满当当,人们摩肩接踵“趟”鬼市,在老物件里寻觅旧时光。这里的货物真假难辨,水深水浅需要自己来趟,因此老北京称上鬼市为“趟”鬼市。

现在大柳树鬼市摊位火爆,几百个来自各地的“倒爷”们要从中午就开始抢车位,在停车场一个车位就是一个摊位。在开始摆摊之前“倒爷”们也不会闲着,从外地赶来的摊主,有的舟车劳顿会先睡上一觉,准备好晚上一夜的战斗。有的开始去三三两两收货,寻找捡漏机会。抢占好摊位后,摊主先坐着睡个觉,养足精神来迎接一夜的鬼市。

开市前,摊主和朋友们打开后备厢,喝着啤酒听着音乐,开始车尾派对。

随着网络传播,大柳树鬼市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很多人来这里做直播。鬼市是民间的叫法,之所以叫鬼市,一是因为它凌晨开市,太阳出来时就消失,像鬼一样来去无影。二是因这里货物真假难辨,许多东西来历不明。鬼市由来已久,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慈禧太后大寿想要一件上好的狐皮,当差太监一时犯了难,不得不上香求佛指点。他被指引来到了一个夜色中的神秘市场,果然在此得到了一件上好的狐皮。他感觉到手中狐皮尚有余温,卖家却消失不见了,原来那狐仙为救他一命把自己的狐皮褪了下来。

有人开着手机直播来探寻凌晨的鬼市。

鬼市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前来淘宝,一年轻女子一手夹香烟,一手在摊位上挑选商品。

拿着手电筒的买家争先恐后寻觅着地摊上的“宝物”,有的摊位拥挤程度不亚于春运的车厢,能到摊位前看上一会儿全凭体力和眼力。趟鬼市手电筒是少不了的,很多时候手电筒是内行身份的证明。光亮不亮直接影响看得准不准,很多行家会戴上头灯,腾出双手把玩摩挲商品以辨真假。

摊主拿着小皮球在摊位吆喝着,展示着最接地气的地摊文化。

爱好复古风的女孩们淘到了自己心仪的老物件,乘兴而归。

这个夜色中的神秘市场有很多规矩,老北京人说去鬼市,不能说去,也不能说上,更不能说逛,得说“趟”鬼市。这“趟”字很有学问,水深水浅,水急水缓需要自己趟着试,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

在停车场的东门口聚集着几个卖宠物的摊位。一只斗牛犬伸着脖子张望,等待被人选中。

大柳树鬼市卖的文玩居多,现在玩具产品也变得越来越多,吸引着年轻一代的消费群体。

天刚刚放亮,大伙儿开始收摊,停车场出口排起了长队。一位摊主就地盖上大衣开始休息。

部分摊主开始打烊收摊,宇竞和他的朋友们收完摊玩起了滑板,然后计划着拿今晚他们卖CD的钱去喝顿酒。

天蒙蒙亮,一辆辆车排着队驶出停车场。东门桥边的摊主和卖宵夜的商贩也开始准备撤摊回家。

天亮后,大柳树市场一切恢复平静,留在地上的垃圾诉说着夜里的故事。一位摊主盘算着一夜。

一位卖主,经过一夜淘宝,淘到了两把琴。艺术家李明铸也痴迷于鬼市多年,他在2014年还专门做了一个关于鬼市的艺术项目。他这样解释如今的鬼市:“一踏进大柳树鬼市,你就能看见中国现代社会的缩影和断裂的年代感,不同年代真假难辨的东西被放在一起,本身就是对现实社会的调侃与反思。”

“你可能是被别人丢弃的灵魂,但是放在别人那里可能恰恰是别人需要的灵魂,永远不要觉得你的灵魂是废物,你的灵魂永远有安放之地。”在大柳树鬼市摆了多年地摊的摊主久隆这样说道。久隆租住在离大柳树市场不远的村子里,出租屋里堆满了自己淘来的货,除此以外还在五环外租了一间仓库。

太阳落山前,久隆提着大包小包的货物出门。为了方便他租住在大柳树市场附近的村子里,步行20分钟就能到达。

在鬼市开市前,久隆(前排左一)去别的摊主那里逛逛,看到好的东西也会收一些。

天开始渐渐放亮,久隆才卖出去三百多元的东西,成本都保不住。别的摊位都开始准备离开,久隆想继续坚持坚持。

早上5时,鬼市已散场。忙碌了一夜的久隆开始推着货物回家。今晚收获不大,一共卖了1,200多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除去220元的摊位费和成本已经所剩无几。迎着阳光,他说“你看不管怎么样,太阳还是会照常升起”。目前大柳树市场正处于升级改造之中,据传过不了几周鬼市将会移出大柳树的停车场转移到别处,这里也将会越来越正规化。面对未来久隆也有些担忧,“这个市场养活了很多人,地摊经济在慢慢萎缩、慢慢消失,让这些人的生计如何去维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