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杜彼得:那个对美国不敬的美国女足队长

——任当其职而道不行 见用于时而志不遂

我们担心的是始作俑者都是民主党的白人学者,而且年纪都不小,更让我们震憾的是,最近有理性的华人竟冲口说:“阻止不了,就让她们做做看。”我们吓到了,如果华人也能同意和这群疯子共舞,若选择待在美国,对未来就没有太大意思了。

州长克里斯蒂与州总检察长基耶萨1月17日于州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专门队伍检查枪支控制、吸毒、精神健康、学校安全。(州长办公室提供)

美国面临精神健康的隐忧

加州自由主义最泛滥的地方非旧金山市莫属,全国医疗保险工作者工会(National Union of Healthcare Workers, NUHW)组织医务人员在位于Geary街的诊所前集会罢工。他们主要诉求并非薪资和福利,而是要求诊所多雇用员工。原来该市有很多儿童患有精神疾病,要等待6周才能见到治疗师,集体治疗时又十分拥挤,家长和孩子有时候需要坐在地板上。

工会主席Sal Rosselli介绍,“目前,凯撒集团加州治疗师与病患比例1:3500,这是完全不合适的,但旧金山的情况比这个还要糟糕,每名治疗师需要服务4,600名儿童和成年患者。这次他们举办一日罢工是因为这里每天都面临严重的人手不足。”(这些年加州要做为非法移民庇护城市,大麻合法化、毒品注射站、流浪汉收容所、非法移民医疗保险,州长、市长、民意代表集体疯狂,山火、地震严重了,再向他们整天骂的川普求助。)

我们最难以接受的是,抑郁症、焦虑、厌食症等心理疾病竟能在加州很多孩童身上发生。加州一直是华人最热衷移民的州,尤其是这些年,不断的有大量广告,鼓励国内的华人到洛杉矶、旧金山等城市投资移民,掩盖了加州华人聚居的地方,正面临前所未有巨大的挑战。纽约其实也一样走下坡,对华人造成不利的影响,但我们觉醒的早,在社区形成一股力量自我保护,而且纽约人会用选票做出对未来的选择,不会像加州,正常民代很难生存。

华人文化的传统,肯定会和这些自由主义的民代格格不入,按道理,移民这么多年,不融入美国文化是不可能的,但是再怎么入风随俗,都不会将好的文化记忆忘掉。也许世上有很多人,对自己讲过的话,没多久,会忘得一干二净,尤其是“政客”,他们很快就会忘记讲过的承诺,特别是拿过支票之后。多年来我们在电台也好,撰文也罢一直呼吁华人重视“家庭教育”,说的就是坚持保存优良文化,且身教重于言教。

每次提笔一字又一字的刻,总会在家里给自己沏一壸好茶,自品一世独绝的风雅,茶香脑清醒,以心执拙笔,观念对与错让众人去评价,至少尽量求以德为本,但求导人以正念为盼。每个人对事物的角度不同,牵扯到政治现实利益,会使人对吾这“清道夫”的直言攻以荆棘风暴,虽成了包袱,选择做现在的我就无惧,把一切逆流,当成人生的一种历炼。爱上孤独是一种情怀,享受孤独却需要勇气。

很荣幸的看到了美国女足在世界杯决赛中击败荷兰拿到冠军,不过对女足队长拒绝唱美国国歌,只因要反对抗议总统川普,非常不以为然。川普总统还是大度地称赞了女足:“祝贺美国女足夺取世界杯冠军,伟大和令人兴奋的比赛,美国为你们骄傲。”(前一天在和女婿、女儿电话交谈时,特别告诉他们,总统有什么不对可以批评,但没有国家就不会有个人,做为队长虽然表现杰出,倘若不是代表美国,在团队有训练有素的配合下,她可能什么都不是。)

我们不否定美国队的获胜,队长是第一功臣,但是在队友都是右手捂心,高唱美国国歌时,她依然背着手默不作声的目空一切。她也以这种姿态炮轰川普,且言语毫不留情,这种违背伦常的画面不断在美国各大新闻媒体重播,如果做为华人,我们不能适当的告诉子女“此风不可长”,第二代华人看多了类似的新闻,将来对父母不孝,不懂得伦理道德,就成了“理所当然”。

孔子认为,君子和小人之间的差别在于具有不同的生活态度和不同的人生追求。“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重视并追求道义,是体现君子与小人区别的精神。而这些优良的底蕴,也是让我们在今天的美国,看到突兀的年青激进派的国会女议员,从她们的言语、行为上均难以接受,甚至站在民主党的立场都看不下去。

10日纽约以盛大的方式欢迎女足队,车队从Battery Park出发,沿百老汇抵达市政厅终点,主办单位沿途大撒五彩纸带,途经大厦时,各大楼也按照传统纷纷撒出碎纸欢迎祝贺。女足队长捧着奖杯与市长白思豪,同乘花车接受民众夹道欢迎,这二人是臭味相投,一定没有感觉比起过去,此次欢迎的人少太多了。(如果白思豪认为这会对他竞选总统加分,那才叫天真。)

女足队28名现任、前任球员向美国足协提出性别歧视诉讼,时间是今年3月份,主要是不满男足球员薪酬较高,要求女队能得到同等待遇。纽约州长Andrew Cuomo同一天稍早签署法案,确保州内男女工资平等。他更在胜利巡游前召开记者会,支持运动员不论性别应报酬划一。(我真的不得不佩服政客的利用契机来抢新闻版面,但为什么川普就学不会,老是和媒体不睦,日夜被新闻嘲讽负面消息不断。)

要成就一件事,可能要付出十年以上的心血,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人生是没有侥幸的,女足也不例外,掌声永远属于用心努力的人。再优秀的成就,都必须建立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基础上,才能显示不平凡的人格,女足队长(Megan Rapinoe)很可能以后想出来竞选公职,才会仿用AOC的行为表现在Twitter上面,只可惜她的作为,令我们感到恶心,也觉得此风不可长“误人子弟”。

这二年在经济上最困扰川普总统的人,就非联储局主席鲍威尔莫属,特别是在美国经济稍有起色之后,原本希望他降息的川普都会大失所望,因为鲍威尔反其道而行,利息不降反升,然后把股票弄的一榻糊涂,使川普气的隔空大骂,扬言要换将。其实只要鲍威尔肯多少配合白宫一点,美国的财政展现的积极面,肯定要比现在强很多。

川普再三的批评鲍威尔当然与联储加息有关,总统称美联储对美国经济构成威胁,又说美联储的政策是在扯白宫后腿,削弱他想提振经济的努力。鲍威尔不但不惧总统的批评,10日更公开的表示,就算总统川普试图开除他,他也不会离开他的职位,并说:“法律明确给予我4年任期,我打算做好做满”。(从鲍威尔的谈话中,你看不到当初川普提名他的敬意回馈。)

希望2020美国大选之后一切恢复正常

我们早就不断提醒说,川普总统是美国近20年的积弊并发症的极药,如果不是共和与民主两党历任总统一再的对问题避重就轻,像川普这样性格的商人总统,是不可能被选民所接纳的。然而从川普上任以来,除了政党政治的为反对而反对,人们最责难川普的,绝大多数是他的口不择言,选民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社会,在看不到有更好的牛肉可以端出来时,川普的施政就有他的“价值”。

前天川普下午在白宫玫瑰园举行发布会宣布,放弃在人口普查中提出公民身份问题,但他坚称自己并非退缩,而是改以行政命令方式,要求各联邦部门向人口普查局提供资料,协助官方整合数据。川普提到的现有资料,是指民众申领护照、社会福利、粮食援助以及申报囚犯背景等记录时所提交的公民身份讯息。人口普查局预测,这些资料结合2020年人口普查结果的话,至少可以确定90%以上人口的公民身份。

其实人口普查若民主党不强烈反对询问公民身份,联邦法官不做出支持民主党的反对,川普也不会以总统行政令来执行即将要实施的政策,结果未来白宫采取的措施,反而使非法移民和造假的选票更无法遁形。现在川普表面虽然让步,却采取了一个有积极的应对措施,口头上还不甘示弱,指责民主党阻挠当局办事居心叵测,企图隐瞒非法移民的人数,侵害公民权益。

移民海关执法局(ICE)从14日(这个星期天)起,要在全美至少10个大城市展开搜捕行动,目标是至少2,000名递解令在身的非法移民。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芝加哥、巴尔的摩、迈阿密等都首当其冲,目标是那些羁押获释后已经接到移民法官最后递解令的人,被捕者将被关押和遣返。行动的详情,国安部门采取保密,但指出大约会有百万人有“严重后果”。

众院司法委员会11日批准向穆勒调查报告中提到的12人发出新的传召令,要求川普政府和前任官员就移民政策作证。民主党计划传召的人中,包括前司法部长赛辛斯、副部长罗森斯坦、前白宫幕僚长凯利、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前国安顾问弗林等一串名单,此外,2016年大选期间向成人影星和前花花公子玩伴支付掩口费的David Pecker和 Dylan Howard。(如果你是美国选民,通俄门结束后,仍要在一些与施政无关,而是从川普私德上找问题,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Who cares this right now.)

“史通”是唐代史学上第一部系统的史学批评著作,它从史料择取、史家修养、史学功用等角度做了规范和阐述,很有创见。它对后世史学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特点是;始终贯穿着鲜明的批评意识,其中包括对“尚书”、“春秋”都在批评视野之内。2016年美国的总统大选,川普的就任总统,他的突出施政,民主党的荒腔走板不时见缝插针,若载入历史后,我们很难想像,后世人对今天我们经历的这些年,将如何去评价?

两党政治相互制衡是美国的精神,我们也希望民主党的在野,能有一些崭新的思维,能让选民在明年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奈何,众院民主党4名进步派年轻女将,在先锋纽约AOC的带领下不断与党内人数众多的温和派争吵不休,有为有守的佩洛西议长试图压制这种内斗,却被批评对她们不敬,还说是因为她们4人都是有色人种。AOC10日向媒体表示,佩洛西因族裔问题而针对她们,一些民主党的资深议员11日忍耐不住,重话批她们“幼稚、无知”。

她们4人之所以目空一切,是因为在社群网站上得到许多年轻人的支持,尤其是AOC,一句无的放矢的屁话,都会在Twitteer得到几千个热捧,而她的师父就是桑德斯。我们来看看这位民主党前五的总统争取提名人桑德斯在今年2月份的主张,他提了(Social Security Expansion Act)扩大社会安全法案,要求年收入低于16,000的老年人每年增加1,342美元福利,收入超过250,000的劳工要支付社安薪资税。在其他主张上,桑德斯是典型的社会主义者,劫富济贫是他的中心思想,可怕的是他的崇拜者都是像AOC这样年轻的怪物。

除了Bernie Sanders德斯,许多总统候选人也都支持,包括排名前五的贺锦丽和沃伦,贺锦丽在2月的声明中说:“我们需要扩大社会安全保障,让这个重要计划的老人和其他受益者更有尊严和更安心。”同一时间沃伦说:“我相信我们应该要增加社安局的预算,让你们拥有所需的资源,确保我们老年人获取他们应得的福利。”(在初选中,年长者一直是投票率较高的族群,但是为了选票政客一昧的强调福利,没有开源又不懂得节流,将来就算代表民主党,你拿什么去和川普辩论,难道仍不断用私德攻击他吗?)

结语

自由主义的萌芽缘自于“反战”,当年披头四如约翰蓝侬的Imagine不知影响了多少人,我们年轻时也不例外。但是美国现在这股所谓进步的风潮,反方向的在少数族裔和叛逆的个体中升华到没有国家的观念,更谈不上伦理与道德,我们并不认为她们能翻天覆地,最多像当年的茶党。我们担心的是始作俑者都是民主党的白人学者,而且年纪都不小,更让我们震憾的是,最近有理性的华人竟冲口说:“阻止不了,就让她们做做看。”我们吓到了,如果华人也能同意和这群疯子共舞,若选择待在美国,对未来就没有太大意思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