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共施加在人们心灵上的酷刑

——原标题:施加在心灵上的酷刑

有许多酷刑的结果并非只是达到肉体上的疼痛,对心灵的折磨有时要比对肉体的折磨还要令人难受。

“文革”中,在“牛棚”里就出现了无数针对心灵的酷刑。

“牛棚”是在“文革”中产生的一个怪胎,是当时民间广泛私设带有监狱性质的关押“牛鬼蛇神”的处所。

“牛棚”,一般速择废弃不用、残破不堪的简陋棚屋,或非常阴暗潮湿、形同囚室的房间。为“有利于”监督改造,“牛鬼”们一般不准睡容易滋生修正主义的“温床”,全部集中睡通铺、地铺之上。“牛棚居民”外出参加如牛负重般的劳动改造,晚上回到“牛棚”写检查、交代、汇报。或在“牛棚”召开大批判会,互相批判、揭发。这样互相间“狗咬狗”很有好处,可起到分化瓦解“反革命营垒”作用。在“牛棚”里,一切有严格的规章制度,必须无条件执行。早上起来,首先虔诚地向毛主席老人家请罪,数说自己的罪行,表示悔过自新的决心,然后才可去领饭;晚上,要向毛主席老人家汇报思想,汇报认罪态度,汇报白天劳动改造的心得体会,然后方熄灯就寝。“牛棚”虽旧,棚规却严。不准私自回家,不准对外串连,不准参加革命群众组织,不经允许,外人不得进入“牛棚”。“牛棚”实际上成为变相的“私立监狱”。沦为“牛鬼”即非人,便得忍气吞声过这样非人的“土劳改”生活。

巴金,中国当代的文学巨匠,他的《春》、《秋》、《家》打动了多少人的心灵?“文革”开始,巴金已经62岁了,他没能逃脱那场灾难,在漫漫炼狱中,经受着巨大的精神催残和折磨。

1966年夏,巴金是出席亚非作家会议的中国作家代表团副团长。他在北京开完会后,刚回到上海,立刻就被当作专政对象,关进了“牛棚”。

上海作协的“牛棚”,是原来的资料室。两间阅览室连同一条长长的走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牛鬼蛇神”。巴金坐在阅览室里,阅读《语录》时的态度十分认真,还朗朗有声。他对分派给“牛鬼蛇神”干的体力活,都是干得很认真,不偷一点懒。打扫花园,擦玻璃……在批斗会上,对那些“上纲上线”到可笑程度的批判,也点头默认。他的主要罪行,是1962年5月在上海二次文代会上作的一篇题为《作家的勇气和责任心》的发言。

1967年,上海发生了著名的一月暴乱。这是“造反派”的一个“盛大的节日”,他们用骇人听闻的卑鄙手段夺取了政权,而且对被他们诬称的“反革命黑线”施行法西斯暴政,小小的上海作家协会自然在劫难逃。

来自全国各地的串连者越来越多,小小的作家协会真谓是门庭若市。他们用不同的语言喊叫着,提出的要求几乎是相同的——批斗“罪行”严重的“牛鬼蛇神”。曾以自己热情澎湃的作品哺育并感动过千万读者的巴金,自然是众矢之的。其实,内中不少是慕名而来,想借机一见这位大作家的。被“提审”被“围斗”次数最多的,当数巴金。

整个作协已经变成一个大字报的世界,从三楼的楼梯口挂下好几幅长条标语。一条是“彻底打倒上海文艺界的黑老K——巴金”;另一条是“彻底批判邪书十四卷——《巴金文集》”。各种批判会上,大报小报上,尽是声讨“无产阶级专政死敌——巴金”的文章。对巴金的批判一天天频繁起来,还开了个全市性的“电视批斗大会”。又被拉到复旦大学去批斗。巴金妻子肖珊也被拉到机关,关进了“牛棚”,不但批判巴金,还批判“黑老K”的“臭婆娘”。“造反派”还让几十个“牛鬼蛇神”跪成一圈,将巴金这个“黑老K”围在中间。多么巨大的精神摧残!

每个“牛鬼”左胸前还发了个小牌,上写“牛鬼蛇神×××”。这个小牌不许摘掉,也不许拿在手里,只能戴上。发现谁不戴,铜头皮带抡起来一顿猛抽。巴金也佩带符号牌挨斗、劳动、写交代材料,随时接受外调人员的“提审”。

后来,巴金被下放到郊区劳动改造,大田活,分配你干啥就干啥。还经常在田间举办“地头批斗会”。巴金是重点批斗对象,不仅因为他出身于一个地主家庭,尤其是他还写了部“为地主阶级树碑立传的毒草小说”——《家》。

在郊区劳动,还得经常被押回上海批斗,今天这个工厂,明天那个学校,因为巴金放的毒多,“消毒”任务也就特别大。“文革”运动伊始,巴金对待批判的态度是:良药苦口,却能治病。直到后来才弄明白,原来那是对他的“精神折磨”,只是为了“消耗他的生命。”在炼狱中,巴金奋斗的火焰非但没熄灭,反而越来越炽热。在“牛棚”里,他口袋里偷榆装上一小册字典,诵读西班牙文。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埋头重译屠格涅夫的《处女地》,续译《往事与随想》。

有一位被关押在“牛棚”之中的“走资派”,每天都要带领“牛鬼蛇神”“早请示、晚汇报”。

什么叫“早请示、晚汇报”呢?就是早起一睁开眼,先洗手洗脸,整整衣冠,手捧64开本红塑料皮的《毛主席语录》,恭恭敬敬地站在毛主席像前,向他老人家请示、交心、宣誓,并且嘴里念念有词:“毛主席啊毛主席,我们无限热爱您,我们一定要读您的书,听您的话,照您的指示办事,做您的好战士!我现在还有私心,还想吃得饱一些,穿得好一些,还不想吃苦,还害怕牺牲,我一定要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狠斗私心一闪念!光说不算,请看表现!”如果是犯了什么错误,或者有什么历史问题,还要在监视人面前,对着毛主席像坦白。忙了一天,到晚上还要站在毛主席像前汇报一天的工作、改造情况,表示惭愧和忏悔,嘴里念的要因人而宜,不断地随时改动。

“三祝愿”呢?就是早晨、午前、午后上班之前,都要站在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像前,祝愿他们万寿无疆,身体健康。

开始时很简单,一个人或一伙人立正站好,对着领袖彩像,手捧《毛主席语录》,由一个人作司仪,他说一句,大家跟着念一句。词语是这样的:“首先,让我们衷心祝愿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愿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随着最后对领袖的祝愿词,右手高举语录本,还要前后摆动。

后来呢?就不这么简单了。为了表示忠心、敬仰,就自由发挥,创作祝愿词,在“毛主席”、“林副主席”前面加上很长很长的修饰语。谁加的修饰语多,说明谁对领袖忠心耿耿。

那位“走资派”是一个喝了不少墨水的“文化人”。为了表忠心,为了早日赎罪,他在领头“早请示”、“晚汇报”时,曾经创下了一条最新“吉尼斯世界记录”。

每天在“牛棚”中“早请示”、“晚汇报”时,都是由他站在队列前,高高摇动着“红宝书”,大声地念道:

“首先,让我们衷心祝愿: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群众、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党我军的缔造者,马列主义的传播、继承、发展者,革命火种的点燃者,秋收起义的领导者,安源暴动的组织者,红色政权的创建者,革命根据地的开创者,反围剿胜利的指挥者,万里长征的发起者,北上抗日的决策者,韶山升起的红太阳,中国革命的指路灯,人民心中的北斗星,干旱天气的雨和风,三座大山的掘墓人,中国人民的大救星,社会主义革命航船的好舵手,社会主义建设大厦的总设计师,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对林彪呢,也是复述其光荣历史,并加上“最最亲密的战友”之类。这样,念慢一些,大家再重复一遍,既表示虔诚,又可让大家多休息一会儿。

不过,他念的还不算长,听说有的地方能一次祝愿一、两个小时哩!

(选自刘兴华著《疯狂的岁月——文革酷刑实录》,朝华出版社,1993年5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疯狂的岁月——文革酷刑实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