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港人亲历元朗“恐袭” 哭诉求援无助

香港元朗上周日发生九七年回归后最严重的“恐袭”,多位市民亲述遭白衣暴徒袭击,哭诉求助无门,批评警方及港铁没有尽力保护市民。

亲历元朗恐怖袭击的港人展示当日的血衣,控诉警方纵容暴力行为。(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香港元朗上周日发生九七年回归后最严重的“恐袭”,多位市民亲述遭白衣暴徒袭击,哭诉求助无门,批评警方及港铁没有尽力保护市民。

当晚被追打的民主党议员林卓廷星期三联同数名当日受伤的市民一同见记者。

受伤的市民讲述当天的过程

当日穿着黑色衣服刚参与游行回家的马先生,到了元朗西铁站时被大批白衣人士用棍追打,衣服被扯烂,至今手臂仍有大面积瘀伤。

他叙述当日恐怖情景:“白衣人打了我几棍,包括头、身、手。我当时用手挡住头,所以见到我的手伤比较严重,头都中了几棍,我去游行就要被人打吗?否游行就有问题?是否香港法例不给人游行?”

他表示,事后到屯门医院求医,并即时向警员报案,但警方至今仍未联络他录取当日口供,质疑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如何叫巿民对警队及本港治安有信心。

当日只是乘坐西铁去探朋友的梁先生,也同样被追打受伤,他不满警方太迟介入,目睹暴力忍不住激动哭泣:“当日在车上的不是游行人士,游行人士是在街上,当日在车上的人士乘客,事实是当日一群白衣人,追着一班乘客打了足足半小时,都没有人来,这个就是事实。”

事件中他的手及头受轻伤:“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从窗口望出去,想看警察几时来,但警察完全没有来。”

与丈夫一同在遇袭列车上的许女士,至今忆述事件仍犹有余悸。她说,当日列车驶到元朗站时停下,由于她与丈夫身碰巧身穿黑衣,其他穿浅色衫的巿民自发包围保护他们免被暴徒攻击。

她就在列车上按动呼救器及拍打车长室车门,但一直没人理,虽事隔几天仍然激动的哭泣:“当时我没有哭,因为我身边的女人和小朋友都在哭,我知道我自己不可以哭,很快就说暂停列车,叫我们出去,后面已经在打人,我们如何出去,又没有人理我们。”

带同只有14岁及10岁儿子乘搭西铁的郭先生,目击巿民无辜被暴徒用棒球棍和藤条等狂殴车厢内的乘客的经过,虽然他们没受伤,但儿子受惊。

他14岁的儿子强调,乘客完全无挑衅任何人,却反被人挑衅,质疑法理何在。郭先生呼吁政府悬崖勒马,建制派亦不要再指鹿为马,又希望国际社会施压,协助巿民讨回公道。

香港民主党议员林卓廷与市民展示遭暴徒追打的伤势。(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林卓廷强烈谴责

林卓廷与党友冼卓岚及庄荣辉,当晚在元朗西铁站目击事发经过及被追打。当时嘴部被打伤,缝十多针;右手骨裂仍戴着固定器。

林卓廷再次强烈谴责白衣黑帮人士目无法纪、有组织有计划公然殴打无辜巿民,警方纵容黑社会袭击市民,人神共愤:“大家看到整件事是整个警队的崩坏,这种崩坏非由外面对他造成的崩坏,是内里腐朽造成的崩坏,这崩坏导致市民对警队不再有信任。”

他又指事件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国际社会都觉得匪而所思,一个文明社会竟可发生一宗在地铁站无差别持械有组织黑社会数百人袭击车厢乘客。这严重损害香港国际形象,投资者信心。”

他表示民主党已委讬义务律师团队,全力协助当日受伤巿民向港铁与警方进行刑事、民事的追究和索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