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与列宁分道扬镳的修正主义者们对国际共运的预言

伯恩斯坦(左1850-1933),考茨基(右1854-1938)是第二国际时期德国的两大理论家,也是恩格斯的好友。被列宁咒骂为修正主义与叛徒。

俄国十月革命是二十世纪具震撼性的重大事件,已经过去整整九十年,它缔造的苏联也不复存在。之所以仍然是个话题,那是因为十月革命的沉痛教训,在中国还没有记取,中国的舆论迄今还不允许发表否定十月革命的言论,而十月革命的流毒,更未清除。

我们为此特地选发普列汉诺夫写于一九一八年的一篇遗嘱。这是一篇历史性的文献,值得我们像读《古文观止》一样去拜读,去品味。普列汉诺夫遗嘱是口述笔录,全文二万三千字,本刊选载其中最重要的三章的摘要。

普列汉诺夫早已和列宁分道扬镳

普列汉诺夫生于一八五六年,比列宁大十四岁。他最早在俄国介绍马克思学说,翻译不少马克思的著作。也是俄国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创始人和领袖,地位有点类似陈独秀之于中共。他从一八八○年起便居住西欧,直到一九一七年二月革命后才回到俄国。当年很多俄国革命者、学者都在国外活动,包括列宁在内。苏共在十月革命前一直叫“社会民主工党”,该党二大直到六大都在国外举行。因此普列汉诺夫的思想深受欧洲左翼工运和共产国际思潮的影响。列宁年轻时对普氏极为推崇,认为他的著作“培养了一整代俄国马克思主义者”。普氏一八九八年发表的《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具有公认的经典意义。他的著作上世纪二十年代,已有译文在中国出版。

接欧洲之后,到二十世纪初,俄共中央就开始分化,出现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多数与少数)。俄共二大上,三十三岁的列宁成为激进的布尔什维克派领袖,普列汉诺夫则走向温和的少数派。那年一九○三年,正是欧洲社会主义运动改良派得势的时候,德国社会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获得八十一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二大党,伯恩斯坦高举反对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帜,主张阶级妥协,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主导了第二国际的思潮。列宁却在俄国推销他的暴力革命理论取得进展。一战爆发,列宁力主变对外战争为内战,推翻沙皇统治。大骂第二国际是机会主义。在反战浪潮下,一九一七年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列宁半年后回国,发动十月革命夺取了政权。

革命的第三天,普列汉诺夫就发表致彼得堡工人阶级的公开信,对这场革命的胜利表示痛心,因为“在无产阶级不占多数的国家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只会引起一场大灾难。”他认为俄国工人阶级远未成熟到政治上可以统治国家之时夺取政权,也会给本阶级造成严重损害。次年(一九一八)三月他的肺结核恶化,吐血,五月三十日在芬兰疗养院去世。

就在这段最后时光,他口述了一份遗嘱,由他的密友捷依奇记录,交代只要布尔什维克还在掌权,他的遗嘱不可以发表。因此,这份文件密藏了八十年,直到二十世纪的最后时刻才在自由的俄国发表出来。

列宁的专政比沙皇的专政更可怕

普列汉诺夫在遗嘱中预言布尔什维克革命将会经过四个阶段,最后必定垮台。“迟早有一天人人都将清楚列宁思想的谬误,那时布尔什维克的社会主义将像纸牌搭的小房子那样坍塌。”他估计这个“解体的过程可能拖上几十年。”

而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将把俄国推入没完没了的阶级恐怖之中,布尔什维克需要一场血腥的、惨无人道的国内战争,只有通过这条道路,他们才能得到政权,并将其巩固。”“如果说罗伯斯庇尔砍掉了几百个无辜者的脑袋,那么列宁将砍掉几百万人的脑袋。”普列汉诺夫指出,列宁的专政比沙皇的专政更为可怕,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将吃掉自己的孩子,还要吃掉自己的父母。”

他说,有一次(一八九五年)他和列宁喝咖啡,有马克思的两位女婿龙格和拉法格在座,他们谈起法国雅各布宾专政失败的原因。普列汉诺夫说是断头机砍的脑袋太多了,列宁不以为然,严肃地反驳道,是因为断头机砍的脑袋太少了!在座几位闻声只得相互一笑。普氏认为,这不是年轻的急躁(列宁时年二十五岁)而是杀人的策略早已成熟于胸。

一百年之后庞大的苏联帝国真像纸房子,一下子倒塌,迄今十六年,无数的文字与言说在探讨这个破灭的神话。原因很简单,一句话,杀人太多,天理难容。从赫鲁晓夫挖开掘墓的第一铲土起,关于这个红色政权的终极评价已趋向一致:清算血债。不必置疑的残酷事实有:正是列宁,不是别人,在十月革命前夕(十月二十日)就下令成立一个“有组织的专门暴力体系”:“全俄肃反委员会”,简称“契卡”,捷尔任斯基(1877-1926)任主席。至一九二一年改组,契卡共处决二十五万人。契卡公开把对敌人的残忍奉为革命美德。一九二一年喀琅施塔得水兵不满契卡权力无边的专政而暴动,被列宁派五万红军予以镇压。连德国左派罗莎•卢森堡也指责列宁把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对无产阶级专政”。列宁的朋友、作家高尔基不满革命恐怖,列宁把他送去意大利疗养。

十月革命的恐怖传统,被斯大林接过来,变本加厉,把不同意见的党内战友打成间谍、暗杀犯。列宁遗嘱中提到的六名领袖,除斯大林外,全被处死。包括季诺维也夫、布哈林和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官方统计,斯大林的农业集体化和由之而起的饥荒死人一千四百五十万。一九三六至三七年大清洗抓了一百五十万、杀了一半。世人只知斯大林的“古拉格”,其实,列宁早在一九一八年就在白海建立了关押“反革命”的集中营……

然后,直到中共的毛泽东独裁专政,杀人无数——岂不都印证了普列汉诺夫预言的,列宁的革命“不仅将吃掉自己的孩子,还要吃掉自己的父母。”毛一九五六年二中全会上,讲列宁斯大林是两把杀人的刀子,俄国人把斯大林这把刀子丢了,“我们中国没有丢”,“我们搞阶级斗争是学习十月革命的。”

中共该给伯恩斯坦平反了

中共在介绍普列汉诺夫时,肯定他早期的理论贡献,而后就全部否定,指他是孟什维克,反对列宁,反对十月革命,完全站到伯恩斯坦的立场上去了。

这基本上属实。虽然他曾经支持过早期是他的学生的列宁,也批判过伯恩斯坦。但是,到十月革命这历史的大关节眼上,他确实和伯恩斯坦站在了一起。表现了大智慧、大勇气。二十世纪历史的进展也给了他们大光荣,虽然迟来了近百年。历史不可逆转地抛弃了列宁主义,回到了人道主义的轨道上。

现在,是中共给伯恩斯坦“恢复名誉”的时候了。在北京的理论光谱上,尤其是六○年代“反修”以来,伯恩斯坦一直戴着“修正主义鼻祖”的帽子。说他是马克思主义最危险的敌人,是修正主义中的极右派,是十月革命恶毒的诽谤者,而且诅咒他“遗臭万年”。

伯恩斯坦一八五○年生于柏林工人家庭,德国犹太人。比普列汉诺夫大六岁,在同时代的影响力也高于普氏。他和考茨基都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徒,德国工人运动的理论家,而且和恩格斯有密切的私人关系。但是在十九世纪末,伯恩斯坦开始修正马克思,认为老马对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的论断不对,社会主义可以和平地在资本主义社会实现,主张用渐进改良和立法的方式达到社会主义,而反对革命尤其是暴力革命方式。一八九九年他的《社会主义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出版,在欧洲工运中大受欢迎,列宁等左派奋起批判,指他全面挑战马克思。伯恩斯坦先后两次当选德国国会议员,任期共达十年。他作为恩格斯遗嘱执行人,认定恩晚年为马克思《1848-1850法兰西阶级斗争》所写导言是主张“议会道路”的政治遗嘱。伯恩斯坦的改良主义虽然饱受列宁以来的革命派攻击诋毁,无疑已深入人心,反映了成熟的西欧工业社会的愿望(德国的社民党历史悠久,它的党主席艾伯特甚至做过总统),这是共产革命在西欧一直不能得手的重要原因。

展现国际共运的百年兴亡史

伯恩斯坦反对暴力革命的思想,鲜明地反映在他对十月革命的评论上。他指布尔什维克是“用恐怖主义的暴力,用刺刀在俄国进行一场社会主义的冒险试验。”是“向布朗基主义最野蛮的畸型发展”。列宁主义是“一个特殊的俄国现象”,是俄国长期存在绝对专政体制的产物。指列宁“相信野蛮暴力万能”。他认为列宁禁止一人一票的普选权,显示“俄国社会发展还根本够不上实现社会主义”。

伯恩斯坦一直活到一九三三年,普列汉诺夫则在十月革命热火朝天的一九一八年就已去世。但他们不约而同,对列宁领导的那场革命看法一致,只是伯恩斯坦比较宏观,普氏则比较具象,且大胆预言其灭亡的结局。

普列汉诺夫遗嘱是列宁罪恶的旁证,在诉说十月革命留下的恶果的同时,也浮现一幅国际共产运动百年兴衰的图景。其重要系列包括从共产党宣言起,经过修正潮、十月革命、苏共二十大,至苏联解体。十月革命是一个突出的高潮,它在二十年代带动五十六个国家建立共产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