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美女校花为何沦陷中共官场

7月18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火荣贵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一案。火荣贵被控受贿1300万,当庭认罪。与火荣贵搞权色交易的女淫官姜保红,从美女校花变身淫官的丑闻,则持续成为官场和坊间谈资。

女淫官姜保红

2019年1月21日,中共甘肃省检察院曾发布消息称,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因涉嫌受贿罪,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与此同时,姜保红昔日的上司、中共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其后他们二人同日被双开,也同时被送检。

中共官方通报在罗列火荣贵涉及的罪责时,提到他“搞团团伙伙”“生活堕落”、“搞权色交易”;而姜保红则被指“参与团团伙伙”,通过搞权色交易谋求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

多家陆媒翻炒中共甘肃威武市前副市长姜保红从一个小科员通过性贿赂40多个上级官员最终坐到副厅级的副市长职位的“黑历史”,外界认为姜保红刷新了中共“床上培养女干部”的模式。

据观察人士认为,如今的中共官场,真是烂的不能再烂了。男的几乎个个贪财好色,而女的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几乎个个都热衷于权色交易。早前落马的甘肃省武威市副市长姜保红就是她们之中的一位“杰出”代表。

据姜保红的官场履历,她从一个普通的小科员跃升至副厅级的副市长,只用了短短14年时间,堪称是典型的“火箭式干部”。

据大陆财新网报道,姜保红是甘肃政法学院法律系法学专业93级大学生。1997年,她大学毕业前到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实习期间,与带她实习的老师、七里河区法院的一个庭长“好上了”。这年7月,姜保红如愿分配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工作。

在七里河区法院工作5年后,姜保红于2002年9月调入甘肃省维稳办工作了10年。这10年间,姜保红不但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而且发生了彻底的蜕变。

据与姜保红有过较多交往的消息人士回忆,甘肃省政法委某位副书记曾时不时带她参加饭局,她也有意识地结交一些部门的重要领导,如政法委和组织部系统。如果饭局里有厅局级干部,姜保红几乎每场必到。在这个圈子里,姜结识了甘肃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后,就开始现身于一些有厅级干部甚至省级干部的饭局中,逐渐脱离了原来的交际圈子。用知情者的话说,姜保红与这些官员的来往,实际上就是一种交易,“就是为了职务的升迁”。

2012年1月,姜保红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在武威市,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仅仅用了4年多时间,她就从副处升至手握实权的副厅级。而姜保红的每一次升迁背后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迹与意图”,这一切又都无一不是时任中共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手笔。

姜保红在短短的14年里,之所以能够从一个小科员跃升至副市长靠的究竟又是什么呢?是她的学历吗?是她的能力,但不是一般的能力!靠的其实就是陪睡——陪那些有能耐提拔她的官员睡,以身体的付出获得回报。

有陆媒爆料称,网络上有关姜保红性贿赂谋求上位的稿件,为避免被错认为黄色“成人文学作品”,后台砍掉了很多“香艳情节”,其中包括姜保红落马后,在接受调查时交代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性关系,其中17名是确认的“领导人”等内容。

令人唏嘘的是,据财新网的报导,大学时期的姜保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她的老师和同学回忆说,姜保红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更难得的是,这位校花还“质朴”,“没有心机”。所以,谈到姜保红今天的结局,她从前的老友故旧均表示,没想到她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姜保红的故友接受采访时坦言,姜保红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场上,只关心更高层的官场秘闻和自身的进步,有明显而强烈的权力欲望,“现在的姜保红,已经变成纯粹的官场中人,一个名利熏心的人。”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昔日质朴的校花堕落成一个不知廉耻的贪官?

评论人士袁斌指出,中共官场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而不受制约和监督的权力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几乎无所不能。换句话说,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只要有了权几乎就有了一切。

有一个其仕途升迁的细节不可忽视,姜保红起步是七里河区法院,但之后到了甘肃省维稳办,首先被甘肃省政法委某位副书记不时拉入饭局。这位副书记未知是谁,但是众所周知的是,中共的维稳系统就是用来打压人权的,坏官充斥,权大于法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

姜保红走上社会后热衷交往的都是官员,而且都是有实权的官员,这些人可以说是要权有权,要钱有钱。经常跟他们打交道,天长日久,姜保红容易变得更坏。

袁斌认为姜保红变坏的第二个原因是,权色交易本身是中共官场里人人皆知的潜规则。身为美女,垂涎姜保红姿色的官员自然不在少数。他们为什么乐于带她出入各种官场饭局,不就是因为她秀色可餐吗?对于这一点,姜保红当然心知肚明,更重要的是,因为抗不住权力的诱惑,她不但不会拒斥这种升官的捷径,甚至很可能正中下怀。彼此对对方都有需求,姜保红的陪睡也就成了必然。

袁斌归结说,如果姜保红踏入的不是中共的官场,而是民主国家的官场,如果她踏入的官场权力不是不受制约和监督的,而是被关进笼子里的,如果权色交易不是她踏入的官场的潜规则,而是官员的禁忌,即使她有对权力的贪欲,还会像今天这样堕落吗?这是万万不可能。

故此,评论认为,姜保红的堕落固然跟她自身有关,但罪魁祸首则是彻底腐烂的中共官场。姜保红只是这个官场成千上万牺牲品中的一个。中共极权体制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毁人体制。你说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