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英文大纪元专访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首席官

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首席官布鲁克‧罗林斯(左)接受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右)的专访。(Jan Jekielek推特)

在白宫内幕和刑事司法改革捍卫者、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首席官布鲁克.罗林斯(Brooke Rollins)的眼中,为川普(特朗普)总统工作是什么感觉?她如何看待外界标签川普“种族歧视”风波?

罗林斯7月23日在白宫接受了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的专访。

记者:我们今天将讨论“第一步法案”(First Step Act),你们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最近有一些囚犯才被释放,我认为不成比例的非裔美国人正从这项立法中受益。为什么做这些事情的总统会被描述为种族主义者呢?

罗林斯: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人试图对总统进行不公平的分类,或者用社会价值观局限他。

这位总统,我的老板,我为自己现在的工作感到骄傲,我相信他会因为为美国人做得更多而成为历史,特别是贫困社区的人,对于那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来说,正如你所提到的“第一步法案”,这是我们在去年年底推出并签署成为法律的重大刑事司法改革法案。

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一些结果,现在非洲裔美国人社区的失业率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

总统在今天的演讲中提到金博士,会场反应热烈,这些听众不是大专或专业人士,都是高中生。我认为他讲述了一个更大的故事,即这届政府的工作正在协助所有美国人,特别是那些最需要它的人,以真正实现美国梦。

我认为这个人(川普)第一次真正直接帮助了这些社区,这些社区已得到承诺,现在他们也看到了。

因此,要把它(法案)与金博士联系起来,金博士是伟大的民权领袖,而大部分时间人们常常忘记,金博士曾说过核心租户是经济赋权。现在,总统证明了这一点是真实的。

记者:我听到的另一个说法是,实际上任何支持总统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但是和会场的反应显然相反。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林斯:我相信这是我的信念,这个政府和这位总统与副总统,以及我们的团队,正在美国着手进行真正有变革性的事情。

虽然我们作为保守派,正如那些相信我们国家的基本原则的人,我们的想法是对的,他们是正义的,事实也证明如此。

无论是通过工作数量、经济、刑事司法改革、学徒期和劳动力,还是通过争取教育机会,为所有孩子选择学校。几十年来,左派一直说他们为被遗忘的男人或女人而战,他们正在为这个国家的儿童而战,他们没有公平的机会。然而让人意识到他们所有的话都没有意义,因为他们没有为这些人做出任何成果。

我们所做的就是真正为这些社区带来变革。因此,他们唯一不能在政策上与我们争斗,所以我猜他们选择用可怕的术语来对抗我们,比如:种族主义者,或者不喜欢女性,或者其它什么。他们的论点带有卑鄙和令人作呕的特征,而且已经成为公共广场(public square)的一部分。

好消息是,有记录显示我们为每个美国人所做的事情,特别是那些被遗忘的人。我认为这就是我们获胜的原因。

图为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首席官布鲁克‧罗林斯(左)7月23日在白宫接受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右)的专访。

记者:目前这种刑事司法改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能告诉我它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在这位总统的领导下得到改进?这种情况多年以来,应该一直有人试图改善。

罗林斯:我先回答你问题的最后一部分。这位总统是一个颠覆者(disruptor)。他对lobby thinks不感兴趣,对民意调查所说应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不感兴趣。但是他对正确和错误有着非常深的原则。我认为这就是美国选民爱上他的原因。

他是一个非常让人意外的参选人。他是美国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位表示想把政府归还给人民,并且为美国人而战的总统。这不是一个党或一个特定的党派信仰。就有这么一个人出现愿意放弃他非常成功的生活,并说我要去D.C.,我会动摇一切。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从事刑事司法改革工作就非常适合。因为这个工作不一定适合典型的共和党人。

在十多年前,我们在德克萨斯州意识到,美国在刑事司法方面犯了错误,我们占世界人口的4%,但被监禁的人口却高达全球比率的25%。当你看到这一点时,能发现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撕裂社区、狱中也关进了许多实际工作的男女,非暴力的低级别吸毒者。那是12、13年前的德州,我们决定改变它。

然而保守派和共和党人在刑事司法改革方面所提出的旧观念,实际上是建立了更多的监狱,将更多的人关起来,并扔掉钥匙。但我们发现,狱中93%的男性和女性都会出狱回到社区。

那么美国社会应该做些什么来确保他们为此做好准备呢?当他们回去并获得第二次进入社会的机会时,他们需要有能够打拼成功的工具。

我们在10年内关闭了8所成人监狱,11所少年设施,这些劳动人口进入了我们的就业市场,就业率因此爆升;同时我们还将大量资金重新定向到康复和毒品法庭、经验丰富的社区,这些地方拥有很大一部分的监狱人口。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的犯罪率下降了30%。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联邦政府可以看到民主实验室正在各州做什么和说什么。德州是第一个实验州,我认为乔治亚州排在第二,再来是肯塔基州……许多共和党州开始学习我们在德州所做的事情。

这位总统倾向解决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无法做到的事情,这是奥巴马总统之前的总统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们与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合作过。

这届政府有一个重要、不为人知的故事是,两党获得了重大胜利,我认为我们仍然可以共同努力。我每天都会与民主党领导人打电话,民主党人根本不知道白宫正在加班加点,以确保我们与所有人合作,一起帮助国家前进。

记者: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旨在解决社会难以解决的问题?能描述政府对此的总体方法?

罗林斯:对。

你知道,我说川普有许多意想不到的祝福。当我期望加入政府时,能够按照预期的方式帮助改写这个国家的历史,但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我们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所以这个颠覆者(指川普)出现了。他非常出乎意料地当选,来到白宫准备改变一切。

这是我期望的一个重要部分,代表我们有机会,而且肯定会成真。而且我没想到能与合作的每一个人相处得那么快乐,无论是总统、副总统、伊万卡、她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和我的20年老友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

但你听到的所有这些名字往往都被左派贬化,一些漫画对某些人来说非常有趣,但是却是如此不公平。这个团队每天都在为这个国家而战。

图为白宫美国创新办公室首席官布鲁克‧罗林斯在7月23日摄于白宫。

而且我认为这个团队有一种非常不寻常的氛围,由一位私人商人领导;副总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州长,我们其余的人,就像开国元勋们一样,离开我们的庄园,来到华盛顿服务了几年,然后回到我们的庄园。与大多数其他几任总统和政府部门相比,这里有一种非常不同的心态。

在创新方面,我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做些什么,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方向,确保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能真正实现美国梦。例如移民,这是我工作的另一个重大问题,尤其总统说将边界列入重要优先事项。

但是我们如何实现修复系统?它不仅仅是建造一堵墙、雇用更多人来管理边境。很明显,这个系统已经破碎而且功能失调。当我们开始关注它时,我们意识到必须从头开始。

从零开始的移民系统长什么样子?我们如何重建它?如何从头开始构建它?而且我认为其他任何一位总统或政府都不会愿意承担这种风险。但正是这位总统他想做的事情。我们还有六年的时间可以做到,没有太多时间。我们每天都在为围栏附近勘查。

记者:在移民方面,政府被指控在边境设立集中营,并且根本不愿允许移民。

罗林斯: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谈到了他们不打击我们的政策,却定义了一些名词术语:集中营。我们甚至没有建造那些。而媒体中的图片和叙述促使美国人认为,我们不是在为他们而努力。

在这次(其它媒体)彻底的连环攻击之后,人们明白新闻广播或阅读某些报纸的报导内容并不完全正确。我对很多社交媒体以及像你这样的节目表示感谢。

总统也通过推特或社交媒体账户直接与美国人民交谈。在内阁会议期间,总统走访海军陆战队时,与媒体进行了几次交谈,我当时坐下来看着他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中的大多数不公平、不真实、倾斜,从一开始就有偏见。但是我看到他(川普)正好看着记者,正对美国人民说话,他拒绝放弃。

我想很多其他男人或女人都会对这件事感到厌倦,并被打败。但是对川普总统来说,这几乎让他更有信心继续战斗,与美国人民直接对话。

记者:边境人道主义危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快方法是什么?

罗林斯: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采用人力进行实地考察,正确的信息就会出现。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领导人必须齐心协力解决这个问题。

这些数字令人惊讶。一个月内有十万人因试图过境被逮捕。美国是一个安全、公平的国家,如果你搭着大篷车而且支付了5000美元,你是不可能进入这个国家的。我们得提出计划,建立以绩效为基础的系统,我们需要工人。

川普经济政策的优势在于工作岗位比工人更多。总统多次这样说:我们需要更多工人。所以我们也必须以公平公正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记者:概述一下这种以绩效为基础的移民系统流程。

罗林斯:我们的移民系统上一次更新是在1960年代,现在的经济形势已与当年情况截然不同。其它国家特别是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日本的移民系统就是以绩效为基础,列出你可以来到他们的国家的条件,清楚明白。你上电脑查询,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就行。不需要请移民律师。

没有复杂规则的页面,或涉及代理商问题。粗略地说,在这些国家会取决于移民的技能或优点,每年合法分发60%到70%的名额。在美国,只有12%的合法移民额是基于技能或绩效入美。

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每年发放100万张绿卡,就必须比较这个人能为美国带来什么技能和同化机会。目前,我们的系统是以家庭迁移为基础。所以大约有66万张绿卡被分配给移民者的家庭。

澳大利亚的经济系统在26年内从未经历过衰退,原因是他们建立的移民制度能确保当有人进入这个国家时,这个国家可以保持经济向前发展,不会立即成为政府服务、福利的使用者。

重新调整该系统是总统想要做的事情,而且他全身心地投入。我们希望民主党人也能够合作改革。我们希望能够在明年国会重组之前完成这项工作,如果届时无法完成,我们预计在2021年1月优先完成此事。

记者:“第一步法案”这实际上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什么?

罗林斯:“第一步法案”实际上是关注那些目前正在联邦监狱系统中服役的人,以及93%的人离开时我们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让他们更愿意重新融入社会,成为更好的父母,能够真正找到工作。

第二步,有很多关于此的讨论,但我们现在真正关注的是第二次工作机会招聘,已经有大公司和企业加入。还有改善监狱过于拥挤和心理健康等问题。已投入大多数人处理心理健康问题。西海岸和其它地方的无家可归者的问题主要在州和地方进行。

重要的是,我们不是要制定更多的政府计划,而是要弄清楚如何缩减、落实真正有效的计划以及安全网计划。像在“第一步法案”中,人们没有意识到只有10%的囚犯在联邦制中,其他90%的人在州和地方监狱里。所以第二步实际上也回到了各州。

记者:除了刑事司法改革、移民之外,美国创新办公室还负责哪些工作?

罗林斯:看这个国家最具变革性的问题是什么?我们与其它办公室一起工作,如国内政策委员会、国家经济委员会、经济顾问中心等。最重要的是还包括能源革命、环境、水源,这些事项与我们的经济体制相关。

这位总统所带来的监管改革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如果要说的话,我们减少的碳排放已经远远领先了每一个签署巴黎气候协议的国家。这真的很有趣,空气中的悬浮粒子才是实际能杀死人的污染物,不是碳,不是其它的东西。我国唯一不符合标准的地区是我们的西海岸城市。这些污染来自中国和印度。

而不是每个人都有⋯⋯你知道的,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s)、停用化石燃料、牛和飞机。让我们谈谈并弄清楚真正伤害这个世界和美国人的问题,这就是我们工作的重要部分。

我的团队与许多办公室编织在一起。从刑事司法改革到经济中的工作、劳动力、学徒期以及重新获得教育机会和帮助推动各级学校,还有职业许可。将所有这些努力融合在一起,确保总统有机会继续将这个国家推向正确的方向,特别是帮助那些最需要它的人。这就是我们每天都要做的工作。

记者:很多人会说,加拿大的系统是一个成功的系统,比美国更好的系统。你看到两者有什么不同?

罗林斯:在美国,我们拥有最多的创新、最具突破性的技术,几乎所有世界医疗保健领域的重大突破都来自这里。但有趣的是,奥巴马医改的目的是为没有保险的人提供保险,将中产阶级的大部分人员转变为政府运作的计划。

当年政府运作的计划是医疗补助计划,与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低收入户政府医疗补助(Medicaid)不同。这个计划破坏了每一个州。

在德克萨斯州,有一次,10名医生中只有3名接受了它。由此我们所看到的是,无论何时政府运营任何东西,它都不会像私营企业那样高效率,或以患者为中心。这就是我们真正关注的内容。

例如:联邦医疗保险,很多人都非常喜欢它,想保留它。但我们不想将整个国家转移到那种系统中,因为该系统还没有证明其实际效益。

记者:访谈前,我与你的实习生聊天,她说,她是自愿参与其中,在白宫工作有点像是一个大家庭。你对此有何看法?

罗林斯:我几天前和总统谈话。我说,我希望你能完全理解这些人为你和这个国家的所为,彼此能拥有尊重和爱心。这可能是我们任何人历经的最艰难的工作,而且赌注是如此之高,关系到国家的未来、男女的利害关系。我们正在为之奋斗。

这种高风险,我们所知道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对美国的未来产生影响。因此,这可能导致人们认为这个环境会是非常高压力、焦虑,人们彼此纠纷。但事实上正好相反。我发现这是一个每个人都真正尊重和相爱的环境。即使存在分歧,我们仍在为这位总统工作。

如果有重大的政策分歧,我们就会去找他。他会想听我们辩论。他想听、想学习,然后他做出决定,这让我们都有点退出比赛。然而我喜欢他。出乎意料的是,这样培养出来的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工作环境。

这是一个非凡的工作场所。人们说,你怎么用一个词来描述它?我会说魔法(magic),能够在这个时间到这里,并为这位领导者工作对我来说是很神奇的。之后可能永远不会有唐纳德.川普或类似他的人出现了,他是一个如此不一样的总统。这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神奇时刻。

我认为历史会以这种方式判断他,回顾这个人和这个团队,看看他为所有美国人做的好事,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残疾人社区、退休军人社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洪雅文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