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专家:黑警幕后是中联办 吁港人抗争转移焦点

香港知名网路主持人日前接受香港大纪元专访,阐述了他本人对香港目前局势、大陆经商环境的独特观点。(宋碧龙/大纪元)

近日中共港澳办的记者会,让香港人看清中共在香港问题上内外截然不同的立场,对国内民众隐瞒事实真相,将港人视为暴徒,对外则避免使用极端辞汇,以示“温和”形象,却一直漠视香港民众诉求。

专家解读,中共变换不同面目的背后,其实质是为维护极权统治,而且这一思维与招术贯穿始终,不仅造成大陆外企经商环境的恶化,此番还在香港得到深刻体现,因此,呼吁香港民众应做好为恢复真正一国两制的长期抗争准备。

香港知名网路主持人、从事外贸,游走中、港两地超过二十年的杰斯先生,亲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兴衰,深谙中、港两地文化差异,他日前接受香港大纪元专访,阐述了他本人对香港目前局势、大陆经商环境的独特观点。

中共内外策略不同皆为维护专制

杰斯指出,对于香港人的此次抗争,中共对内对外的定调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版本,在大陆将其定性为动乱、颜色革命,是以美国为首的外国势力干涉等,将抗争者视为暴徒;而中共港澳办的记者会则对外完全避免了此类定性术语,只是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和媒体,趁机散播一些危言耸听的言论,制造社会恐慌。

他认为,之所以出现一个强硬、一个温和,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是因为“一个版本其实是讲给14亿中国(大陆)人听的,另一个版本是讲给外国人听的”,“北京还没有一个特定的方法,究竟如何去处理(香港问题)。”

但他指出,两个版本背后透露的端倪就是中共一直拒绝回应香港人的诉求,最终目的是为了其自身利益。

“五大(诉求)也好,六大(诉求)也好,八大(诉求)也好,全部不答应!这个其实是很典型的共产党的思维。它忧虑的就是,如果你随便答应一个,包括如林郑月娥下台,那么就会释放出一个信息就是,原来香港人走出来,是有奖品的。”

他进一步解释背后深层原因是,不在于答应诉求本身,而是说明中共惧怕这样的抗争流进大陆,引发大陆人效仿,冲击中共政权,“大陆的人知道,如果走出来抗争是有奖品的,那这就不符合北京的思维,或者它们的利益。”

“它们没什么可做的,就是要死守那些诉求不回应,不说YES,和你斗消耗。那坦白说,它一定是得益大的,那因为它是一个政权,还是一个极权,所有的资源全在它们那里。”

港人觉醒已不甘做顺民

在目前形势下,杰斯认为这促使香港人进一步觉醒,更加认清香港所处的态势以及未来局势。

“第一,其实我们没法回头了。”他提醒香港人勿忘初心,“香港人其实很卑微,我们只是想拿回‘基本法’给我们的东西。就包括‘双普选’,(那麽)基本法都有保障了。”

就法律层面而言,他表示港人并未超越“基本法”,“‘基本法’没有讲过‘一国’大于‘两制’,或者‘基本法’没有这样讲过‘基本法’(之外)还要跟着(遵从)宪法等等这些东西,今天只是要拿回我们原本应该要的东西而已。”

就香港议会选举的独立性,他表示也已经受到操控,“那议会(里),我们选了的议员又被你DQ(取消资格)了。那香港人不走出来干什么,那如果不走出来,另一个选择就是做‘顺民’而已。那我想今天的香港人都很清晰地告诉了北京:我们不甘于做‘顺民’。”

经营环境恶劣外企早在迁出

作为往返中、港多年的贸易商,杰斯认为中共治下的大陆经商环境在数年前就已失去优势,即便没有反送中、中美贸易战,一些外资企业也要陆续转移到其它地方。

他表示,大陆对于外商的租金、税收优惠逐步取消,大陆人工等成本增加,他自己的企业在数年前就将部分业务转移至其它国家。而其它一些大的品牌外企除了此类原因,同时面临经常爆发的工人维权事件被镇压、得不到妥善处理,导致企业竞争力下降的问题。

“作为一个企业品牌其实也会考虑:我以前一直在这个工厂做,这个工厂以前一年可以开足工十二个月的,但是由于这些问题,很多年前就已经(变成)一年可以开八个月工、开六个月工就已经很好了。”

这个结果就变成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已经不再,“现在(中国)最低限度是要和整个东南亚去竞争,和以前是很不一样的了。”他说。

黑警治港幕后是中联办

对于元朗事件,杰斯质疑,香港主权移交多年,警察一直没有积极寻找黑社会证据,背后疑涉中共国安干预管治。

“是否警察知道有些底线是不能触碰,又或者今天的香港警察是属于今天的保安局,今天的保安局是否巳进入了中国的国安系统管治。”他直言,“这些问题都巳经很显然易见,只是元朗事件是回归后黑社会事件的第几次?不会是第一次吧?或者他表现得更隐密,更离谱。”

杰斯认为,港府要弄清黑社会来龙去脉并不困难,“黑社会做事一定要收钱的,其实不用浪费时间在黑社会上,直接找黑社会的老板出来,可今天的香港政府都不会做。”

他表示,目前警察抓了一些涉案者,但并不能从根上解决问题,“警察因言论所逼也只是捉了十几个人,那些说不定是些瘾君子,然后就不了了之,捉到这些人又可以怎样,因为永远都不会去捉(黑社会的)老板。”

他进一步指出这种做法正是中共在大陆所为的翻版,“如果元朗事件在中国,大家会司空见惯,共产党很习惯用这种手法。”他说,“因为相对大陆的事件一年365天,比如拆迁都是这样吧,共产党的思维就是不方便做的事情就用钱交给一些会收钱的人去做。大陆的拆迁就是这样。”

中共对待维权者的招数在香港得到实践,杰斯担忧香港西环问题(中联办),“北京没有任何办法之下,可能在未来的一段时间管治香港的重心会转移到西环那里,今天的西环是否会用这种黑社会概念来解决问题呢?如果今天的西环没什么改变,基本上会这样。”

“大家要想一想,究竟今天的西环,其实它的幕后是谁?是习近平吗?习近平不会那么黑吧,还有一个帮派比他更黑,那就是上海帮。”

他认为其幕后整个派系是要告诉当局(习近平中央)知道:“你要管治香港这个金蛋,是不能撇开我,我可以帮你整治它。”

担忧“中联办治港”呼吁抗争转变焦点

杰斯认为,短期内香港人的抗争会越来越危险,而长期则担忧西环(中联办)治港,所以更多的香港人该明白,“我们今后抗争的焦点,是否仍然在林郑月娥、反送中上,我们应该上一个层次。”

他表示,目前的年轻人也开始明白,抗争的议题有所转变,例如,争取双普选、反对西环治港,“不仅是香港人,希望要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全世界今天为什么都站在香港人这边,其实都感受到,特别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后,整个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越来越萎缩。我们要指出这个西环治港的问题,其实它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杰斯认为,中共在历次运动(包括八九事件)中都牵涉内部权斗,对民众实施强硬压制。此次香港抗争也面临这种状况。

“根据基本法十四条,如果派出解放军,第一个千古罪人肯定是林郑月娥,因为这是经过特首提呈的。而实际上是当局(中央)决定的。”

“如果在西环派出解放军镇压,将局势搞得越乱,来迫当局(中央)做出决定。所以这里会存在危机。”他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