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太姥姥救助孤苦无依的女孩最后带来善报

太姥姥在困难中仍然收养了一位孤苦无依的女孩。

讲述太姥姥在困难中仍然愿意收养因饥荒挨饿的孩子,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善举,反而为晚年的路做了铺垫,得到善报。故事大略经过如下:

过去奶奶家在金沙一个堡,相当于现在的村,那时候农民收成全靠天,没有现代肥料,更不懂引流灌溉,所以一旦干旱水旱,庄稼无收,那便是荒年了。那几年,庄稼收成不好,不是蝗虫就是天灾的。土地多的人家,所有粮食收来够接济,土地少人口多的,过不了冬就开始饿肚子,所以穷人家如果没粮食,家人病了,没办法,就把土地卖给那些稍微有点办法的人家,然后就去帮人家种,收成交租,因此就滋生了长工或者短工和地主。

奶奶家那个年代也不好过,好在太姥爷是个先生,可以帮人家写地契房契,换一两筒玉米,平时家里私塾给地主家娃娃教些三字经千字文什么的,得到的报酬加上土里自己的粮食,勉强度日,虽然没卖土地,也不好过。

奶奶说,那几年她家对面的小路天天有逃荒的人路过,有的人端着碗来家里要吃的,太姥姥是个善良人,总会给人家一两杓,但是每逢太阳偏西,太姥爷就喊家人把房门关好,任何人敲门要饭都不开。不怪太姥爷心狠,因为世道不好,有的人你开门了就送不走了,还要动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奶奶说经常半夜听到有人敲门喊“发财的亲公,亲婆,给点饭吃吧,从金沙下方来的,走了几天了”,这些声音有的有气无力,有的敲门最后骂骂咧咧离开。

有一年黄历十月底,一天晚上,奶奶一家人都睡了,听到一个声音有气无力在外喊“好心的主人家,有吃剩的给饭吃吧,太饿了”,喊着喊着就哭了起来,声音有些稚嫩,而且还不走。太姥姥心软了,起来,太姥爷死死拉住她,让她别多管闲事了,自家三个女儿都养不活,家里还有个病秧子,就是奶奶姐姐,大姨奶,从小体弱多病。

太姥姥挣扎起来,偷偷从门缝看,奶奶说这一看,把太姥姥看得又怕又心疼。据说昏暗的月光下,看到一个人影,两只眼睛凹陷下去,头发乱七八糟,身上瘦得皮包骨,脚趾头的骨头一根一根看得见,皮肉都烂了,弯曲的身影,拄着一根木棍,随时都可能倒下。太姥姥心软了,偷偷去锅里舀一碗饭开门给她吃,她看到主人家开门了,连忙上前摇摇晃晃接过太姥姥手里的碗,狼吞虎咽吃起来,吃完后她说“我讨了三个月饭,你家是最给得多的,我走不动了,又冷,可不可以在你家柴火边睡一夜,我明天就走”,太姥爷不愿意了,起来赶她,说让她快走吧,家里条件不好娃娃多,睡不了。太姥姥问她多大,得知才13岁,心疼了,就好说歹说的让太姥爷留下她过夜,太姥姥拿了两张长板凳在火边,给她铺了米草,拿一床给板给她盖,就是用一家人破衣服缝成的像床单那么大的东西,我们这里方言叫给板。

这一睡下去,她又哭又叫又哼,太姥姥问她怎么了,她说她脚痛,背痛,睡不着,太姥姥问她怎么小小年纪就出来逃荒,家里人去哪里了。原来,她叫袁世珍,家在金沙边缘一个小村,也就是今天靠近贵阳方向。她家那里今年蝗虫灾,收成不好,交了地主的粮食,一家人剩下几十斤粮食,每天只能吃一顿面汤,没多久,就开始饿饭,实在熬不过去了,她父亲让她去外婆家借粮食。

那个年代不是亲戚不借,哪家都没有多的,她外婆家离她家几十里地,来回要两天,外婆家只有一些高粱了,第二天她拿着一碗高粱就回来了,可是,她母亲已经饿死了,父亲告诉她,让她看家。

她父亲背着她七岁的弟弟出门借粮食来请人埋她母亲,她等到天黑,父亲还是没回来,她就趴在饿死了的母亲脚边睡了一夜,第二天父亲还是没回来,就这样等了三天。那一碗高粱吃完了,母亲尸骨无法下葬,父亲还是没回来,她才明白,父亲是背着弟弟逃荒去了,不要她了。

没办法,就拿着一个碗出来逃荒,她每天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就顺着太阳出的方向走,有时候走到山里黑了,就在山里睡,听到野狼叫,大气都不敢出,天亮了又走。遇到人家,就要点饭吃,还不是每次都可以要得到,有时候在坟地里过夜。

有时候在人家屋檐下,天亮了又继续,她草鞋坏了,脚开始烂,背开始掉皮,手全是裂口,走不动了就拿棍子当枴杖。她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还是前几天问逃荒人,才知道十月底了,自己走了三个月。边说边哭,太姥姥也抹泪,对太姥爷说,家里无子,几个丫头冷清,实在不行把她留下也得做伴宽心吧。太姥爷死活不同意,说她这个样子哪个晓得能活多久,要是死了,还不背人命?到时候要是她家亲人找麻烦怎么办?不要管了,天亮让她去吧。她听到太姥姥的话,就开始哭着求,说她什么都会做,洗碗做饭砍柴挑水纺线踩麻……要是收留她,她以后一定伺候太姥姥太姥爷一辈子,话都这样了,太姥爷也不好多说。

第二天天亮,太姥姥起来给她看脚,一双脚底全部化脓,黏了泥巴树枝,脚趾头皮子没了,腿肿得很粗,背部开始溃烂,嘴唇发干,看着命不久矣。可是太姥姥还是去挖鱼腥草等土方熬水,给她轻轻一点一点把树枝烂皮挑下来,用温水给她擦洗身子,再用药水给她泡脚擦拭,再给她用布把脚包起来。一天一天,每天给她洗。过了半个多月,她烂的地方慢慢干了,开始长新肉,一个多月后,她开始自己扶着墙自己走路了,就开始扶着出去帮忙拾柴火,做一些轻松力所能及的事。

她比奶奶大两岁,奶奶说人特别勤快,学习能力快,太姥姥教她纳鞋底,做衣服,绣枕头,一学就会,奶奶叫她珍珍姐。过了三年,她十六岁了,有一个本地方的木匠,本分持家,又是个手艺人,比她大七岁,太姥姥想,要是让珍珍嫁给他,不会受罪,离家近也好照应,男方母亲过世,和父亲过,太姥姥就牵线让她俩成家了。

后来大姨奶25岁病故,二姨奶和奶奶嫁得有些远,加上奶奶命运多舛,对老人也是有心无力,而袁世珍姨奶过得还可以,太姥爷病的时候,她家多照顾着,过世是她老公打的棺木,后来太姥姥招了填房的太姥爷,抽烟赌钱败家,还是她接济着,最后两个老人寿终正寝的棺木也是她老公打的,而且还至始至终三个老人都照顾有加,披麻戴孝,就和亲闺女一样。

每每提到她,奶奶就感慨流泪,说这个年代能吃饱饭真幸福,还说该得太姥姥姥爷和她有缘,救了她,相当于一个儿了。我有很多年没去奶奶老家那边了,不知道袁世珍姨奶还健在没。有时候,不经意的一个善举,可能会为后来的路做铺垫,凡事发生,就必有原因吧。祝福每一个善良的你都有很好的福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世外迁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心灵之灯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