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江苏夫妻带女赴京看病被视上访遭殴打 留绝笔信

4日,江苏徐州女教师李秀娟发的求助信在微信朋友圈引发关注,说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导致左眼失明;自己和丈夫长期遭到不公正对待,而产生轻生念头。图为李秀娟发布的全家福。(微信图片)

“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8月4日中午,江苏徐州女教师李秀娟发的求助信在微信朋友圈引发关注。信中说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导致左眼失明;自己和同为教师的丈夫长期遭到不公正对待,而产生轻生念头。

求助信发布于江苏徐州当地一个自媒体公号,发布者名为“李秀娟”。求助信的发布对象为“亲爱的老师同仁,全国网友,各级领导”,其开头即表明,“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

信中称,李秀娟和丈夫均是徐州丰县周楼小学老师,有1儿1女,女儿今年10岁,儿子今年2岁。

(微信截图)

女儿嘉嘉去年在徐州丰县实验小学,受到同学无意伤害导致左眼失明。及至2019年2月底,信中说,“此时,距离女儿眼睛被同学无意伤害致残已经快10个月了,女儿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们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到北京覆诊。我订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

被派出所副所长疯扇脸

李秀娟表示,3月1日晚,除了徐州丰县教育局信访办公室主任丁攀、学校官员等一行人来到李秀娟家中,要求其退掉去北京的车票。家里又来了4位警察,“他们以我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要将我带走。”

信中说,“我问警察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要把我带走,此时,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破门而入‘你挺牛,叫你走,你还不走’。他将我拖拽下楼。我穿着衬衫,光着脚,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着问他们为什么抓我?”

李秀娟发布的受伤图片。(微信图片)

“我被罗烈摔倒在地,我双膝跪在地上,罗烈薅着我的头发,不由分说,疯狂的扇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辈子不能忘记的屈辱,他那双硕大的黑手出现在我每一次噩梦里。”信中说。

被拖拽后受伤的膝盖,直到出了拘留所还只能瘸着行走。

信中说,“我被带到丰县城东派出所,我的手脚被拷在审讯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盖还流着血,我请求穿衣服,他们狂笑着,用着本地难以启齿的脏话辱骂着我……我度过了滴水未进,被恐吓辱骂逼供的一天一夜。”

“在拘留所的七天,那是我永生不敢再回忆的日子……我年幼的儿子看见我被罗列副所长拖走跪在地上时恐慌的眼神,一直在我脑海里。”

被要求承认上访丈夫遭撤职

“第二天下午,副所长罗烈来给我录口供,他要我承认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访的。”“罗烈要求我签字承认上访并接受行政处罚,罪名是寻衅滋事。”李秀娟称,自己拒绝签字,随后被送往徐州拘留所。

李秀娟所属的教育局也对她展开谈话,并下发处分文件,“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评谈话,被撤职”。李秀娟强调,相关举动对自己和家人的心理状态,都造成极大困扰。

李秀娟信中发的照片“学校全体老师同情我家的遭遇,自愿联名。”(微信图片)

李秀娟夫妻被找到居民称她人不错

4日中午,新京报记者拨打李秀娟电话,接电话者自称是李秀娟的女儿嘉嘉,她表示,父母一早外出,没有带手机,至今未归,目前只有她和2岁的弟弟在家。

嘉嘉说:“妈妈昨晚哭了,今天父母一早出门时,只给自己留了一些面包和水”,更说父母目前去向未明,也无法取得联系。她表示,此前妈妈曾告诉她“会有阿姨来照顾”。

当天16时许,新京报记者从丰县县委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处获悉,其目前已收到派出所消息,两人已经被安全找到。

事发后,有丰县居民向南都记者表示担任教师的李秀娟“人不错,我们都很同情她。”

网民热议

上述消息引发海内外网民热议:“就算上访,有什么问题吗?封建社会都还可以告状呢!”“中国的一切是为共产党的政治服务,其它都不重要甚至可以草菅人命!”

“真是没地方说理,中国大陆是个什么烂国家。”有回帖道:“和国家没关系,这个国家还是有人民热爱的。要怪就怪万恶反动的共产党,霸占国家,奴役这个国家的人民。共产党不等于中国。”

“这个共产党的罪恶希望有一天一定要受到报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