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里根曾对波兰征300-400%关税 习近平更像1979年的盖莱克

习近平政权统治下,出现波兰式民众抗争不太可能,但官僚体系垮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当年,波兰是中央漠视各省利益、中央部门漠视党权核心,导致整个党权体系脑梗死。而今,中共党权体系的中下层软抵抗非常普遍,使得习近平不得不以更高级的形式主义反对低等的形式主义。中共本身的政治崩溃已经发生,这是基本事实。

引言:反美,是巨大利益蛋糕

美国总统川普宣布,自九月一日起对中国输美的三千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这令两类人士非常激动。坚决反对习近平政权的人士认为川普绝对不会被迷惑,会继续采取强硬政策,直至这个政权在经济上垮台。

这似乎在印证曾一度流行的观点:共产党的统治终究会由经济崩溃引发政治崩溃而完结。

第二类人士虽然是前一类的意识形态敌人,但是,他们比前者更兴奋,因为他们可以更高调地反美。反美,在中国是话语权,更是巨大的利益蛋糕。从习近平执政以来,几乎所有的大学都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学院,而所有的马克思主义学院都是一块反美阵地。它们的经费多到没法开销的地步。

一、贸易战带来的失业,是川普数据的147%

很多官僚因为挥霍机构经费被查处并曝光,但是,没有任何一家马克思主义教学、研究机构的人被查处。实际上,“马院人爱鸡(嫖娼)”是一些大学的公开秘密。不必过多关心马院教授的私生活,重要的是:川普对北京的加税会带来什么样的明显效果,或者,他说的那五百万中国失业(在这次宣称10%之前)是真的吗?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远比川普的估计要严重,尽管中国媒体嘲笑川普“信口开河”,即这个五百万数据不是从严谨统计得来的。

一位民间经济学家做了独立调查,他发现:其一,2019上半年失业纯增量为一千七百万,其中,环保因素的贡献率是33.7%,投资失误和后续资金不足因素的贡献率是19.4%,贸易战导致供应链中断因素是43.3%,其他不明因素3.6%;其二,热门行业(如机械总装)开工率比去年同期降低了42%,同时,企业主新招工人的愿望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5%;其三,特低廉劳动生产进一步压迫正常市场,直白地说,监狱产品(以服装为主)比去年同期增加了600%——这是服装行业总体衰败的主要原因。

依据以上数据,中美贸易战导致的上半年失业增量是七百三十六万,为川普数据的147%。还有,企业开工率降低导致了许多工人处于半失业状态。工人的半失业状态持续下去,会对房地产市场造成严重冲击。这一点,李克强政府已经非常清楚,所以,建议核心层尽快打压房价,否则断供潮将形成严重社会风波。

贸易战必将深刻地改变共产党中国。川普宣布九月一日加征10%的关税之前,中国资深左派理论家、前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在《世界社会主义研究》杂志七月号发表文章,指出:“美国当局发动的贸易战,绝不仅仅是经济战,更是政治战,是企图倒逼我国进行所谓‘结构性改革’,让我国改变和埋葬自己道路、制度、理论、文化的前哨战。”然而,此类的官僚学者大都是不学无术之辈,尽管他们的文章都很长,而他们的资深之积累都是官场经历。他们不可能理性地看待波兰共产党垮台之类的历史,所以,他们的以史为鉴仅仅在于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不惜以整个社会为敌。甚至说,为了保住顶层利益而牺牲党内的中下层利益。

二、前景恶化,100%关税很有可能

共产党波兰遭遇过美国贸易战作为波共垮台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过来没有被重视,是因为在以往的相关研究中,研究者们偏重工人抗议、宗教介入两大因素罢。现在,做全新含义的以史为鉴,是非常有趣事情——

里根政府对波兰的贸易战发生在1982年。

该年十月九日,团结工会被波共以议会法案形式解散;第二天,里根政府宣布对波兰输美商品征收300—400%的关税。很快,美国消费者不再问津波兰产品;而在波兰国内,本来失业状况严峻、外汇储备很低,这一下,“痨病鬼子喝盐水”啦!失业逼迫使得本来在波共统治下一忍再忍的那些“猪猡人民”急眼了,跟着团结工会一起闹。不仅城市居民闹,农民也参与进来。

当时的波兰外汇储备极低,实际数据不超过二百亿美元,而且还欠有西方国家大量贷款。1981年下半年,美国曾延长90%的波兰到期债务五至八年。而当次年制裁发生后,波兰国内经济总量损失了五十一亿美元。当然,里根政府选择如此之高的关税制裁还有“非波兰因素”,那就是西欧国家反对里根政府“禁止美国公司及其国外子公司向苏联阵营出口高科技”(这样可以阻止苏建设通向西欧的石油管道),导致技术制裁禁令无法执行。

制裁波兰,等于给了西欧盟友难堪。而今,在欧盟体系对中共全面绥靖的情况下,川普总统对中共的贸易战之难度大于1982年。但是,也不排除“10%乘以十”的川普决策,对北京使用100%税率。只要北京继续“抵抗”,并有李慎明此类的极左继续叫嚣反美,事情完全有可能!

习近平政权统治下,出现波兰式民众抗争不太可能,但官僚体系垮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当年,波兰是中央漠视各省利益、中央部门漠视党权核心,导致整个党权体系脑梗死。而今,中共党权体系的中下层软抵抗非常普遍,使得习近平不得不以更高级的形式主义反对低等的形式主义。中共本身的政治崩溃已经发生,这是基本事实。

三、底层严重受损,私下倾泻愤恨之语

“太像1979年的盖莱克!”前述独立经济学家在评述习近平的2019年处境时,如是说。

1979年的波共第一书记爱德华·盖莱克为了应付动荡时局,大幅度收缩党内民主、削减民众的宪法权力。而今,习近平给党内民主贴上“妄议中央”标签,使得改革派失去最后政治生存机会,而这导致了社会上温和反对者的政治绝望。1979年是盖莱克的“诺言不兑现年”,此前许诺的诸项改革没有任何一项实质铺开,而今,习近平喊了数年的“房是住的,不是炒的”之后,各地房价还是节节攀升,同时,城市贫民数量在几何级增长。小业主、农民、出租车司机乃至于中下层官吏都在“骂习近平”,尽管没人敢上街,私下里倾泻愤恨之语成为社会常态。

疯狂的权力欲望加剧了社会仇恨、扩大的族群裂痕。与盖莱克一样,习近平竭力镇压宗教——社会上信教的人受到了严重歧视。即便是在党内,决策与执行的矛盾几乎明显化:盖莱克的私交、改革派副总理佩卡主张政府对抗议工人软化立场、增加福利,并出面谈判,但是,盖莱克一挥手全部否决;同样,习近平在中共核心权力层只喜欢阿谀奉承,对有利于最底层民众的改革建议一概视为“收买人心,另有图谋”,而不给其背黑锅、当政治打手就被指责为“爱惜羽毛”。

社会矛盾积累重重,习近平政权已经回天乏术。习近平最后的个人结局能跟上盖莱克就算不错了,成为“王莽第二”的概率越来越大!

中国历史上固然不乏低能低智的统治者,陷入国破家亡者不在少数,但是,像习近平如此之知识水平低下、个人道德粗劣者,几乎绝无仅有。中共在中国历史上有其勃兴机会,端在于继承了传统墨学因素——少数精英不惜代价抗争——这一点在体制内的研究里面已经有结论。

结语:组建PRA,阻止习集团挥霍民族国家

习近平政治的文化本质就是毁墨而兴儒——打掉所有抗争精神,让阿谀奉承称为根本政治规矩。略有中华文化修养者,应该为出现习近平这样的知识水平低下、个人道德粗劣之统治者,感到羞愧!!中共若想适应社会,必须实现党的转型,其如解散现体系而组建“再改革党(the Party of Reform Again,PRA)”。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