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2020台湾大选 中共11手段干预(上)

2020年中华民国总统及立委大选将至,中共持续渗透台湾介入干预选举,手法愈来愈繁复细腻,令人防不胜防。根据本报追踪调查,中共目前至少通过11种手法,企图影响台湾选举的公平竞争与民主机制,给台湾民主体制与国防安全带来严重威胁。

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副总统及第10届立法委员选举将于2020年1月11日举行。图为中华民国中枢暨各界庆祝2018年国庆大会10月10日在总统府前广场举行,三军乐仪队演出。资料照。

2020年中华民国总统及立委大选将至,中共持续渗透台湾介入干预选举,手法愈来愈繁复细腻,令人防不胜防。根据本报追踪调查,中共目前至少通过11种手法,企图影响台湾选举的公平竞争与民主机制,给台湾民主体制与国防安全带来严重威胁。

台湾立委王定宇表示,中共长期渗透台湾,这几年有加大的趋势,从地方的宫庙信仰及地方的村里干部,一直到中央的国会议员,甚至于政党的领导者,都是中共要吸收影响的人。另外,中共这几年还直接在台湾扶持红色代理人,包括红色媒体、内容农场、社群软体、公司行号等,再加上传统利用共谍的渗透发展,可说台湾是站在中共锐实力攻势的最前线。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

陆委会表示,中共当局惯常在台湾选举前藉拉拢台湾地方基层、桩脚赴陆观光旅游、利用黑道等团体借机生事,甚至以金钱收买特定人士为其代言,或刊登广告宣传等来激化社会对立。过去更常以对台军演及严词批判,企图干扰或影响选情。

陆委会说,中共也利用台湾言论自由空间,透过各种工具加强对台平面、电子、网络及社交媒体渗透或控制,散播各种假消息、假民调,支持特定候选人,借机制造事端,台湾民众对这类手段非常反感。

中共积极干预2020年台湾大选

中华民国第15任总统、副总统及第10届立法委员选举将于2020年1月11日举行,中共为何如此积极干预台湾大选?陆委会表示,今年1月2⽇中共领导人对台谈话中提出五条,试图以“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加速对台统一进程,并升高台海情势,“中共积极干预2020年台湾大选,就是要侵害台湾主权及破坏我民主体制。”

台大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表示,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演讲,指责中共企图干预美国的选举。中共也企图干预台湾大选,首要目标是搞乱台湾民主政治,因为台湾民主对大陆民众有示范作用,中共要设法灌输给中国人“民主是不好的”;其次是钻台湾民主的漏洞,希望选出中共可以操控的人。他说,美台关系提升和美国对台军售,让中共感到忧虑;中共能渗透台湾选举,台湾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也是肇因。

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

立委黄国昌说,中共对台湾总统大选的干预,每四年在选举前后都会发生,今年在氛围上面的主要关键因素,是中共领导人1月所提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及香港的送中条例跟反送中运动引发出来的反弹。“在这两件事情交互的影响下,对于中共干预台湾大选来讲,他们当然希望最后选出来的台湾总统,是他们比较能够接受的人。”他说。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表示,中共想要统一台湾,因为中共领导人有政治上的压力,包括他废除任期制,面对党内的挑战,还有面对2021年中共建党百年及目前香港的情况,同时中美贸易战也带给他很大的压力,他希望立下历史的功绩。

《日经亚洲评论》报导指出,中共正将台湾视为“政治宣传实验室”,以强化网络工具来干预2020年的美国大选。华府资深分析师杜兰(Jessica Drun)警告,中共对台湾不实资讯的运作,可用来作为对付其它民主国家的蓝图。

中共干预台湾选举是常态,但手段却愈发细腻且多面向。中共企图干预台湾大选的常用手段包括至少11种:

一、中共文攻武吓呛声不排除“武统”台湾

每到接近中华民国总统大选时,中共对台的“文攻武吓”便会加剧。中共广东海事局7月29日发布航行警告,上午6时至8月2日在东山岛海域进行军事活动。对此,台湾国防部表示,中共迄今未放弃以武力犯台,面对日益严峻的敌情威胁与区域情势的变化,国军运用联合情监侦作为,充分掌握台海周边海、空域动态,维护国家安全,确保区域稳定,吁请国人放心。

中共国防部在7月24日发表的国防白皮书,对台湾文攻武吓,批评美国对台湾军售,并呛声不排除以武力统一台湾。对此,台湾国防部发言人史顺文少将表示,这份白皮书,显示中共企图淡化国际间对“中国威胁论”的疑虑,展现其一贯的统战伎俩。

在中共再度扬言不放弃以武力对付台湾之后,7月24日隶属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安提坦号导弹巡洋舰(USS Antietam,CG-54),从台湾西南部海域,自南向北,穿越台湾海峡。这是美舰今年以来第六度、去年7月以来第九度通过台湾海峡。

针对中共国防白皮书,陆委会强调,中共要认清一个事实,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台湾从未属于中共!对于中共长期利用政军手段试图压迫及消灭中华民国,已严重侵犯台湾人民自由选择意志及生命财产安全。台湾将持续强化自我防卫能力与民主防护,坚定捍卫国家主权与民主体制,坚守2,300万台湾人民自由选择未来的权利。

中国国民党也回应中共白皮书表示,对岸始终不放弃武力犯台,中国大陆应减少武力恫吓,致力于维持两岸和平,促进区域安全稳定,并秉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的中华文化精神,才能有效促成两岸持续稳定的经济发展,而非一味彰显武力,发表近乎威胁的言论,致使两岸关系紧张,此实属不智。

中共军队在台湾海峡南北两侧进行演习之际,中共7月31日宣布,自8月1日起暂停申请及核发赴台湾自由行的通行证。此举被外媒视为中共对台湾总统大选前的进一步施压。

二、操控政界:利诱、威逼台湾党政人物推属意中共的候选人

王定宇表示,中共通过对台湾政党、政治人物的渗透,手法上除了平常的交流,透过经济、利益的诱惑,比如经常出国接受落地招待,或安排特殊的见面给予礼遇,让某些政治人物趋之若鹜,甚至中共给你特别的订单,看起来像是要采购农产品,但在中间都经过一些“买办”,来夺取不正当的利益。

明居正表示,中共操控台湾的政界,对台湾的蓝、绿等政党,都想方设法渗透、收买,在蓝、绿营里面都埋伏中共的人,他们可能是大中国主义者,也可能被钱收买,或有什么把柄被抓了,有人在蓝营讲非常蓝的话去骂绿的,有人在绿营讲非常绿的话去骂蓝的,保证蓝绿对抗、对打不会停手,而不会团结起来去对抗中共,这是中共几十年的统战手法,台湾民主政治就被中共埋伏的人搞乱了。

宋承恩说,中共操控台湾的政治人物,实际上有看出一些端倪,所以他们才推出“境外势力代理人登记法”,把这些人与中共的关联揭露出来,把它摊在阳光下有遏阻作用,让台湾民众产生戒心,也让这些人比较戒慎恐惧,让各种收买去联络发展组织的畅行无阻的程度减缓下来。

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

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透露,亲共的台湾政治人物,都有某种共同特点,“这些人都不敢得罪中共,对中共干的坏事不敢批评,像香港发生的反送中事件、中共迫害法轮功等等,大家都知道中共是邪恶政权,但他们没有讲出什么令台湾人满意的话,这是他们的罩门,也是这次选举对他们不利的地方。”

他表示,虽然有人说2020台湾大选是一场“亲美与亲中(共)的战争”,但他认为,“这其实是站在正义或邪恶一方的选择,你站在正义一方当然是亲美,要唾弃中共的暴政。”

高维邦说,有人认为台湾处于美中两大国间,应该要保持平衡,“问题是中共要并吞台湾,而且反共已是全世界的潮流,美欧等很多国家的人都觉醒了,台湾有人选择要和美国、中共保持等距离,政治人物选择亲共是错误的。”

三、操控商界:渗透、统战台湾工商界领袖要求协助亲共候选人当选

5月10日近70家台媒,包括旺旺中时集团、TVBS及东森、联合等媒体代表前往大陆,参加两岸媒体人峰会,听取中共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宣扬“一国两制”言论。其中也有中南部广播电台,包括台中广播、古都广播、台湾广播、好事联播网、凤鸣电台、乡土之声等地方电台的代表。高为邦表示,中共操控台湾商界的媒体人,到大陆去听训、为中共宣传统一,“这些有利中共的言论与经济消息天天都在报导。”

2009年2月,《天下杂志》以“报告主任,我们买了中时”为题,披露旺中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在2010年12月5日面见时任中共国台办主任王毅的过程,会谈中蔡说明收购中时集团,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推动两岸关系进一步发展。王毅当场表态,“如果集团将来有需要,国台办定会全力支持。”

旺中集团的母集团旺旺集团在2008年收购中国电视公司、《中国时报》和中天电视台等媒体。

四、操控舆论:渗透与控制媒体制造舆论哄抬亲共候选人打击竞争对手

台湾网络媒体也遭中共渗透。7月9日至少有23家台湾网络媒体同步刊登“今日蔡(英文)当局霸道拔‘管(指台大校长管中闵)’,明年民众轻松拔‘蔡’”为题的评论,而此文最初是发表在国台办旗下的“中国台湾网”上的。高为邦表示,中共渗透媒体操控舆论,现在遭攻击最厉害的当然是2020总统候选人蔡英文,认为蔡英文亲美,批她搞台独,想把她拉下来。

宋承恩表示,蔡英文是主要的攻击目标,有人说绿色恐怖、独裁,民进党毁坏中华民国,但从美国的观点看,认为蔡英文做得很好,而且她对“习五点”的回应,还有针对最近香港反送中事件,她希望“今日的台湾”将成为“明日的香港”,都表达出她反共的态度。

黄国昌说,从去年11月24日九合一选举到现在,可以看出中共在网络上的操作,针对一些特定要去哄抬的候选人,他们积极去创造某些候选人的声量。持反共立场的黄国昌表示,在他自己这边有看到这样的现象,就是被抹黑、攻击,还有散布假信息,比如说他的岳父在中国做生意,赚中国人的钱,但他岳父是在台湾做生意的,根本没有在中国做生意,之前旺中乱抹他而被告,法院也判决旺中败诉。

“中共对台湾渗透,最可怕的就是媒体。”黄国昌表示,他向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检举“中天电视台未履行换照许可的附款”,要求撤销中天电视的牌照,“中天明明可以撤照,为何NCC不撤照?”他还说,政府明明知道旺中有问题,为什么每年中央及地方政府还花那么高的预算去买中国时报?“政府为何要把公帑花在那个地方?”

五、操控民调:利用金钱收买台媒与民调公司制造有利于亲共候选人的假民调

2020年总统大选距今仅剩半年时间,国民党总统初选民调于7月8日至14日展开,调查局发现,台湾某网络媒体董事长疑收受中共国台办的资金,双方约定“民调问卷题数每个问题酬劳为1万元”,制作有利于特定候选人的民调数据,企图改变台湾选民投票意向,且疑似有多家网媒都收到这类型的资金。目前已锁定这名董事长搜证调查,厘清其有无涉及违反《选罢法》中的“意图使人不当选”作为。

今年调查局首度增列“委托民调机构执行影响国人选举意向”条款,调查是否有境外资金介入台媒,配合做出“假民调”,意图干扰台湾大选,并列为下半年度选举查察工作重点。

六、操控网军:在社交网站如脸书、PTT等上攻击反共候选人、力挺亲共候选人

高为邦表示,高雄市长韩国瑜掀起“韩流”,在网络上声望这么大,媒体报导确认他是受到了中共网军的帮助。美国《外交政策》6月26日刊登一篇文章,提出中共网军直接操纵韩国瑜选举的证据,在脸书上有一个韩粉页面,建立页面的3个人根本不是台湾人,他们是大陆人冒充台湾人的账号,在台湾九合一选举当中很活跃,但实际上这3人是中共的网军。

2019年1月,《天下杂志》以“PTT原始资料全揭露!‘韩流’怎么造出来的?”为题,分析韩国瑜网络声量,发现在台湾最知名的电子布告栏系统(BBS)“PTT”上,出现疑似受雇的网军,有多个特定账号在竞选期间,密集发出挺韩文章,主导网络电子布告栏系统上的意见风向。对此,韩国瑜表示,“我完全不知道,我们小编很少,人数非常的少,年纪也非常的轻,有很多爱护我们的人,在网络上来支持我们,非常感谢,但不要忘记,批判我的声音更大。”

立委黄国昌表示,中共网军攻击台湾,他们介入一些公共议题的操作,去创造台湾一些政治人物的声量。政府机关必须要去查整个网军的动向,他们集结的状况和金流从哪里来?

七、假新闻攻击:在网络上散播假新闻煽动台湾人对特定候选人的反感与敌意

中共网军利用“移花接木”、“无中生有”等手法,在网络上散播不利于反共候选人或台湾当局的假新闻。高为邦表示,中共用假新闻攻击就是网军做的,他们有专门的宣传单位来做这些假新闻,然后有“五毛”在做攻击,骂政府的特定人士或特定候选人。

蔡英文7月出访加勒比海四友邦期间,提到台湾贷款45亿元(新台币,以下同),协助海地强化建设,但网络流传“蔡英文到海地才4小时,就送45亿元给海地,高雄要灭登革热5,000万才给2,000多万”的不实讯息。

刑事局循线在网络上进行搜证后,逮捕3名嫌犯,他们辩称误认该讯息是事实才转贴,并无恶意。警方已把相关卷证函送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及彰化县警察局,对3名嫌犯依法裁处,警方将持续深入追查朱某的网络讯息来源,追查制作假讯息的源头。

刑事局呼吁,民众针对来源不明的讯息应遵循“迅速查证、不要传播、获正确资讯后帮助澄清”的原则处理。刑事局提醒制造、散布不实消息者,依社会秩序维护法第63条第5款规定,散布谣言足以影响公共安宁者,可被处3日以下拘留或3万元以下罚锾。

黄国昌说,那些假新闻攻击令人不胜其扰,四面八方的假新闻攻击通通都有。台湾有一些NGO成立事实查核中心,“以打击假新闻为宗旨”,这非常好。而假新闻的攻击途径,就是网军先散播谣言,媒体又引用,然后继续渲染,所以媒体自己的专业和自律要做好。

“如果媒体报导超越法律容许的新闻界限,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要有所作为。”他表示,现在NCC正、副主委都悬缺,应立即补提会做事的人来当,“改善NCC消极不作为的问题”。黄国昌强调,如果媒体再进一步摆明了配合着中共,在台湾进行着各式各样的统战手法,或是做错误舆论的散播,政府就要采取更积极的措施。

黄国昌表示,如果政府认为法律规范的层面还不够,导致行政机关作为有困难,政府就应该赶快推动修法。他呼吁,立法院应于8月召开临时会来审法案,完成“反并吞渗透法”、“广电三法”、“国家安全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等相关修法,来排除红色媒体对台湾渗透的影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