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沉雁:女教师和副所长 你信谁

——从教师夫妇的惨遇看扣扣案的惨烈 我们岂敢沉默

在所有直系血亲惨遭毒手的仇恨中,再也没有比“亲眼目睹”更锥击心骨。一旦亲眼目睹,不但自己童年没了,一生都没了,永远都会活在沉重的仇恨压力下,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对于一个心系难解仇恨的人来说,这个世界不但是多余的,世界的一切反而成了他仇恨的装饰品,一叶一沙一世界,他自己的世界一片漆黑。你叫他如何重见光明?复仇,是他重见天日的唯一天窗。

昨天,徐州丰县某小学一李姓女教师发文《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瞬息刷屏自媒体。人人读之皆幡然泪下,其惨烈遭遇难以言说。朗朗乾坤,这对教师夫妇承受的恶劣迫害真可谓触目惊心。

我对教师这个群体向来都是毫不犹豫以批判的笔触写他们,但我的批判主要针对泛概念意义上的教师。中国教师群体是天下最庞然大物的类群,其阶层分化更是泾渭分明。有高等教育教师与中低等教育教师之分,有城市和农村之分,有高学历与低学历之分,等等这些分化,具体到个别教师群体之间在收入、地位和生存境况都是天差地别,因此,不是每一个小类教师群体都是值得批判的。

譬如像徐州丰县某农村小学这对李姓教师夫妇,他们只为了过上自己最基本的小日子都要拼尽全力,他们没有精致利己的机会,也没有岁月静好的资本。因此,我不会奚落或苛责类似境况困难教师的蒙昧。就这对教师夫妇的遭遇而言,我只有同情、悲悯和对施害者的满腔愤怒。

根据李姓女性教师对遭遇施暴的自述,有这样一个施暴片段(请看下文)真是令人发指。这个施暴过程是当作李老师的丈夫(同校教师)和两个孩子的面,女儿9岁,儿子才2岁,两岁幼童在父亲怀里亲眼目睹妈妈的惨状,她只能大哭叫“妈妈”。

“我穿着衬衫,光着脚,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着问他们为什么抓我?

我被罗烈(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摔倒在地,我双膝跪在地上,罗烈薅着我的头发,不由分说,疯狂的扇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辈子不能忘记的屈辱,他那双硕大的黑手出现在我每一次噩梦里。

罗烈将我塞到车里。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孩子在我丈夫的怀里喊着妈妈。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带到丰县城东派出所,我的手脚被拷在审讯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盖还流着血,我请求穿衣服,他们狂笑着,用着本地难以启齿的脏话辱骂着我,吃着带着热汤的外卖和水果,他们看着我淋血的右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关进一间狭小的铁屋里。那是一种只有在电视里才可以看得的铁笼:狭小,冰冷,防止自杀的软墙。”

当我看到这个施暴片段的描述时,我就不自觉想起了另一个人,张扣扣。张扣扣是在13岁亲眼目睹妈妈被三个大男人围殴并被活活重击致死,于是就有了22年后血腥复仇的扣扣案。扣扣案的发生非常惨烈,从而引起了全社会的激烈争议。我为扣扣呼吁的十多篇文章都是基于同情理解的立场。如果徐州这对教师夫妇的2岁儿子在三十年后也做出扣扣一样的惨烈壮举,我的态度依然是为他呼吁。

也许很多人都会奇怪:你沉雁怎么老是同情杀人犯呢?

没错,我写了很多同情杀人犯的文章,但这丝毫不代表我就有暴戾倾向。并且,我在精神深处是反对任何人以命搏命的方式去复仇杀人的,所以我写了一篇《高贵地活下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在等你》。同样,如果扣扣在事前遇到我,我一定千方百计阻止他去血腥复仇。也就是说,无论遇到多大的委屈和不公,也无论心中装有多大难以平息的仇恨,只要血案没有发生,我一定会阻止。我阻止的唯一理由就是,我相信上帝,我心仪文明。

但是,即便我们所有人竭尽全力阻止了一个人的复仇杀人,难道仇恨就烟消了吗?难道所遭受的不公和委屈就云散了吗?当然不会,难道一个人就应该装着满腔仇恨而不得发生活一辈子吗?凭什么?我找不到一种逻辑去解释他们必须要承受仇恨的理由。

1984年在美国加州,一位10岁儿子的父亲亲手枪杀了性侵自己儿子的格斗教练,而枪杀现场就在井方押解这位性侵嫌犯的途中。消息一传开就引发了全美的轰动,这名复仇的父亲不但没有引起人们的谴责,反而成了人们心中的英雄。事后法官宣判如是说:“这是一位愤怒的父亲,为了受辱的儿子犯下罪行,把他送进监狱不会对任何人有好处,把他放了也不会对任何人有坏处。法院因此予以轻判”。

毫无疑问,美国一直是人类文明的排头兵,美国人的法治意识更是无以伦比。毫无疑问,美国人和美国法官也会像我一样,在这位父亲枪杀嫌犯前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阻止,但为什么在事情发生后又都替这位杀人犯父亲说话呢?这说明,有些仇恨是人人不共戴天的无解死仇,这些仇恨不是靠一句“正义不会迟到”就能消解的。譬如这位父亲遭遇格斗教练性侵自己最心疼的儿子,譬如于欢现场目击催债团伙用下体羞辱自己的母亲,譬如扣扣亲眼目睹三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围殴自己的妈妈。

在所有直系血亲惨遭毒手的仇恨中,再也没有比“亲眼目睹”更锥击心骨。一旦亲眼目睹,不但自己童年没了,一生都没了,永远都会活在沉重的仇恨压力下,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对于一个心系难解仇恨的人来说,这个世界不但是多余的,世界的一切反而成了他仇恨的装饰品,一叶一沙一世界,他自己的世界一片漆黑。你叫他如何重见光明?复仇,是他重见天日的唯一天窗。所以,当加州井方将复仇父亲控制时,他长吁一口气,脸上的肌肉松弛下来,眼神释放出明显的解脱光芒。我想,扣扣也应该如是。

按美国法律,加州这位复仇父亲至少应该判三十年监禁,但民意救了他,他有幸被无罪释放。谁说民意不能影响司法判决?我们曾经经常看见布告上有一句对杀人犯的定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就充分说明,民意民愤在司法判决中具有决定性分量。然而,现在的判决书再也不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了,因为知道民愤不再是曾经的民愤了,因为知道扣扣案的民愤是剑指何方,再这样说的话,扣扣就应该像加州那位父亲一样无罪释放。写到这里,我只能长叹一声雷。

再回到徐州这位李姓女教师夫妇的惨遇,已经在自媒体连续刷屏两天两夜,民愤如潮,至少有三十多位微友给我发来链接,可想而知,其惨遇已经牵动了众人之心。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今天涉事民井已经出来自证清白了,请看下图。根据图中红箭线指示,我们究竟该相信谁呢?其实,已经玩烂了的掩盖手法已经臭大街了,没必要此地无银三百两。

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称,在李秀娟家中全程录像,但由于执法记录仪没电导致部分画面缺失(视频截图)

我们不关心李姓教师的其他,我们只关心李姓女教师是否在自己儿女和家人面前遭受了触目惊心的施暴,任何人都没有以任何名义放纵自己兽性的为所欲为。我们岂敢沉默?我们不能给两岁幼童留下一个人生黑暗的漫长世界,我们不愿看见扣扣案的惨烈重新上演。如果仇恨已经种下,始作俑者必须绳之以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boxu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