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白宫研判中国经济正在崩溃 专家揭秘中共血脉寸断 曾烧1兆美元北京恶梦恐重演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周二对美国媒体表示,中国经济正在崩溃,再也没有20年前的强势。人民币破七贬至11年来最低,彭博报道指,10多年前中国资本外逃的噩梦可能会重演。美国经济的蓬勃兴旺与中共形成鲜明对比,川普表示,“美国正处在绝佳位置”,有数量庞大的资金和企业,正从中国及其他地方涌入美国。美国大学教授谢田分析,中共政权正是利用掠夺来的金钱来维持统治和镇压,如今,中共经济血脉已经寸断,统治难以为继。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

库德洛:中国经济正在崩溃

据美国媒体CNBC报道,周二(8月6日),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说,“中国经济正在崩溃。它不像20年前一样强势”,“他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会被夸大几个点)正在越来越低”。

此前,美国宣布中共为汇率操纵国,对此,库德洛评价说,“这是他们的行为。他们自己造成了这个结果。”

库德洛说,“美国经济非常强劲。而他们(中共)的不是”,“我认为中共受到的伤害远远超过我们。”

中共统计局报告称其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为6.2%,这是近27年以来的最低值。中国股市近期下跌显著,上证综指已从年内高点下跌超过15%。相比之下,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19年攀升近15%。

库德洛告诉美国之音,川普的做法是为了保护美国经济。

对此,阿波罗网时事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认为,川普并没有要推翻中共的意图,但他对中共加征关税的做法,客观上削弱了中共的经济,在财政收入日益窘迫的趋势下,中共作恶的能力也就被削弱。因此,川普对中共的贸易战不仅令美国经济受益,从长期效果上说,还惠及中国人和世界所有站在正义一边的国家。

中国资本外逃恶梦恐重演,投资者一夜看清中共无能

彭博5日报道,人民币在周一贬值至2008年以来的逾10年最低水准后,可能重燃2015年中国资本外逃的担忧。

2015年的情形是,人民币贬值引发大量看空人民币的押注,中共花费数月时间并消耗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才让事态得到控制。当时,全球投资者一夜之间彻底看清了中共领导层应对金融危机的无能,因为这是一群无知的共产主义者。

报道认为,中共当时通过收紧监管、加强资金出境审查,看似成功控制了资本外流,但那个时期留下的创伤为当下避免人民币继续贬值提供了前车之鉴。

《红色资本主义》共同作者霍伊(Fraser Howie)表示,资本外逃仍是中共一个主要的担忧。

报道说,中国经济仍与美元紧密交织在一起。任何无限制的人民币贬值都可能加大中国企业再融资的难度,并激励企业和个人将资金秘密存放在境外。

瑞银集团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周一在一份报告中说,“我们仍然预计中国央行会严格控制汇率预期,防止人民币大幅贬值。”报告还说,“我们并不认为大幅贬值可以完全抵消贸易战的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当局也担心大幅贬值可能会破坏稳定。”

报道指出,中国庞大的美元债务成为不得不考量的财务因素。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自从2015年底以来,中国的美元债务已经成长一倍多,达到7298亿美元。今年到目前为止,美元债发行额已达到创纪录的1380亿美元。

中国已经在对付境内债券市场(全球第二大债市)创纪录的债务违约问题。Nordea Investment Funds SA高级宏观策略师Sebastien Galy认为,鉴于工业产能过剩,人民币贬值可能迫使当局出手帮助一些离岸借款人,“并关停一些”。

花旗集团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等人相信中国会实施更加严格的监管。尽管如此,他认为依然会有部分资本外流,因为“无法控制的错误与遗漏项下的资本外流将继续。”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George A Magnus则说,几乎可以肯定,人民币贬值会促使居民试图逃脱资本管制、将资金转移出境。

侯伟表示,以目前人民币贬值的幅度而言,中共“正在旁观,”但如果人民币汇率跌至7.5,他们将难得“淡定”。

法国兴业银行驻新加坡的新兴市场策略主管Jason Daw周一在报告中说,人民币跌至7.50至7.70的可能性在增大。

美国正处“绝佳位置”川普:资金大举从中国涌入美国

与中共资本外流、经济持续衰退的惨状形成鲜明对照是蓬勃向上、资金不断流入的美国经济。

6日,川普在推特上表示,有为数庞大的资金,因为避险、投资及利率等原因,正从中国及世界其他地方涌入美国。川普强调,美国正处在绝佳的位置,也有数量庞大的企业将搬来美国,“这是非常亮眼的表现!”

谢田:经济血脉寸断红朝难以为继

7月20日,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商学院教授谢田,在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市蒙郡议会大厅召开的、“二十周年法轮功反迫害中国问题研讨会”上,以“经济血脉寸断、红朝难以为继”为题,揭示中共掠夺性的经济已走到尽头,中共血脉寸断、政权难以为继、濒临垮台的内幕。

谢田表示,中共政权是利用了中国社会、中国共产党内部道德极其败坏的一群人,利用国家机器、利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来维持对法轮功的镇压。

谢田认为,20年后的今天,中共的经济血脉已经断掉,中共本身,这个政权已经失去任何合法性的基础,唯一支撑它的就是中共自诩的经济增长和来自外部的输血。

中国经济发展本身,并非中共的功劳,中国经济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是靠外部的支持,包括西方和港台的贸易、投资和输血,靠中国百姓的辛勤劳作实现的。但现在,这个中共政权最后一个可依赖的筹码,也不存在了。

谢田指出,中共经济是掠夺性的经济,是从共产主义的血腥和暴力中取得的。现在有一个很精辟的说法,就是中共是以革命的名义杀人,以改革的名义分赃,以维稳的名义封口。

中共掠夺式的经济造成贫富差距悬殊。中国的贫富差距是多少?多年前中共就不再公布其真实的基尼指数了。基尼指数达到0.4,就说明社会严重贫富不均,超过这个数字,社会稳定就会有问题。外界认为中国基尼指数至少在0.6或0.7这个范围,这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

谢田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也是靠金钱维系的。当年在中国,法轮功学员有7千万到一亿人,这是中共公安部自己的数字。一亿人即使经过了残酷迫害,仍有数千万在继续修炼法轮功。中共要把这些人压下去,不管是监视居住,或强行送劳教或监狱,都需要大量资源,需要资金来维持。中国目前所谓的维稳,其维护政权的花费,已经超过军费,这在世界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没有一个国家把自己的百姓当成敌人,为防范自己的人民花的钱,比防范外敌还要多!

谢田表示,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内需和投资,都已经失灵。

中共建机场、高铁,已过度投资,建了机场没有航班,建了高铁只有两条线能赚钱。中共基建对外扩张,搞一带一路,想把过剩的产品和产能转移海外,让其他国家背负高额负债。中共希望用人民币投入海外建设,但很多国家希望雇用当地劳工,不愿意欠钱、让中共输出劳工和材料,中共因此必须支付外汇,这对中共的外储构成压力。随着美中贸易战的继续,中国贸易顺差正在缩减,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出口创汇”,加上人民币贬值加剧,产业链外移,中共手中的外汇正在枯竭,一带一路也面临夭折。

由于中共对中国民众的掠夺无所不用其极,不仅滥发钞票,还通过房地产、教育、医疗等远远超出国际平均水平的收费,吸取百姓财富,中国无数家庭为了房子、为了孩子的教育、为了看病花光了几代人的积蓄。百姓的钱压在房地产泡沫上,中国建了三、四亿人可居住的房屋,但大多是空屋,鬼城鬼屋连片。

中共经济的最后支柱出口,现在也垮了。中共这么多年一直在鼓励出口创汇,在囤积外汇、美元和硬通货。这是“赤龙的钱囊”,是中共赖以生存、维持暴政的经济基础。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依靠西方、美国的订单和投资,和它盗取和强制获取的技术,以扶持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现在,贸易战正在削减中共出口创汇,中共的钱囊正在萎缩,这成为让中共经济垮台的突破口。

谢田总结说,中共掠夺性的经济,已走到尽头;中共嗜血经济的动脉,已节节寸断;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已失去金钱支持;而中共的统治,也奄奄一息、难以为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