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获居民举报 洛杉矶警方突击搜查月子中心

近日,华人网站传出洛杉矶亚凯迪亚市(Arcadia)豪宅改装的月子中心遭警方突击搜查,当场发现三四名来自中国的孕妇。

文章说,这间5000多平方尺的豪宅,被分割成了9个房间,甚至连餐厅也被改装成卧室,每间房内都有婴儿床,这些房间都是为了从中国赴美的产妇而准备。这所豪宅是被承租后改为月子中心的,屋主本人并非经营者。

居民投诉警局证实前去调查

本报记者询问亚凯迪亚市警局,该局侦探基罗什(Quiroz)说,“没有什么扫荡”,只是有居民投诉,警方前去调查。

他表示,检查月子中心是否违规是警局的例行任务,因为经常有居民投诉。他们会对月子中心按照市府法规针对Boarding House(寄宿屋)的条款来处理。

目前,警方仍然在继续调查几家月子中心,没有逮捕任何人,也没有提起犯罪指控,但是不能保证未来不会。他说,这些月子中心的详细地址不能公布,但的确是在亚凯迪亚市界内。

市议员戴守真:居民区不能经营寄宿屋

亚凯迪亚华裔市议员戴守真说,城市内确实有多起私改住宅做月子中心的案例,但警察没有集中扫荡的目标,只是因为居民举报才到场调查。“不能在街上看到一个孕妇,就怀疑有人非法经营月子中心,这是人权问题。但如果一个地方,邻居发现经常有不同的多名陌生孕妇,隔两三个月就换不同的人,就会举报,警察才会去查。”

他表示,非法经营月子中心会影响到居民的日常生活,“居民不知道谁是邻居,看都没看过,陌生人进进出出也影响了城市的安全性。”而这些非法经营的月子中心,违反了城市的寄宿屋法规,也肯定不符合Health Code(健康法规)。

根据亚凯迪亚城市法规,不可以在居民区经营寄宿屋。戴守真进一步说:“在我们城市经营Airbnb(爱彼迎)是非法的,如果要分租,给亲戚可以,但不是登报纸找一个陌生人分租。”他说,“没有执照经营月子中心,而且是在住宅做生意,怎么会合法呢?”

他说,这种无照经营的月子中心也不符合城市健康法规,“例如养老院有一定的规定,有多少床位,多少设施,真的为病人着想。但这些(非法月子中心)都是改装,一点都不合格。今天着火了怎么逃?这些安全措施都没有。”

赴美孕妇并没有减少

自从2015年发生南加月子中心案后,“孕妇赴美”待产就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今年1月31日,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以共谋(Conspiracy)、签证欺诈(Visa fraud)及洗钱(Money laundering)逮捕并起诉该案的三名月子中心业者;另有16名涉案人员一并被起诉,但这些人据悉目前都在中国。

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索姆‧姆罗泽克(Thom Mrozek)表示,这是联邦政府首次对月子中心业者进行刑事起诉。此举让原先大张旗鼓做广告的月子中心转向低调,但据刘龙珠律师观察,赴美待产的孕妇并没有减少太多。

因代理月子中心孕妇/产妇而出名的刘律师认为,赴美孕妇不一定减少,因为南加州还是有很多月子中心,只是规模不像过往那么大,多半是隐匿分散在社区、民宅内,转向私人约订制,甚至有增加的趋势。刘律师说:“赴美孕妇不一定有减少,因为有孕妇的需求才会有月子中心。”

住宅区开设月子中心违反区域法

刘律师表示很多人都不了解“月子中心”,这个生意本身在美国“不违法”。但大部分华人业者都在“住宅区”内开设,所以就违反了“区域法”。刘律师举例,在高级住宅区里开医院也是违法的。主要是月子中心经营的地方是否符合区域要求,问题不是月子中心本身,而是在什么地方开办月子中心。

华人经营月子中心的特点就是设立在“住宅区”,因为它是属于提供家政、保姆的服务,在商业区很难办。但刘律师说,韩国人办月子中心的方法是包下一两层高级酒店,将所有的孕妇安置在酒店内,提供照护,这样就没有涉嫌违反区域法的问题。

经营月子中心的不一定是房子的所有者,但刘律师说,若月子中心的屋主知情,他也需要负法律责任;如果屋主“应该”知情,装作不知情,也有责任。

他说,假设承租行情高于一般市面的价钱,或房客使用现金支付,要求屋主不要来过问房子使用情况,这些都可以合理地推断,房东应该知道但故意装傻、说不知道。因为若不是有违法行为,房客没有理由故意付高价,或是支付现金让房东避税。一般而言,有上述行径的租客很可能将房子改造用于种植大麻、经营月子中心,或者是充当非法的风月场所。

除了违反城市“区域法”,华裔经营的月子中心大多都是在中国直接收费,很容易出现偷税、漏税的问题。刘律师表示,你不能说这些月子中心业者就是不报税,但很多时候就会出现涉嫌偷税、少报收入的情况。

月子中心聘请的“月嫂”也可能触犯法律。刘律师表示,一般照护婴幼儿,如哄小孩睡觉不需要有执照,但很多时候月嫂可能会提供给幼儿医疗照护,这就可能犯法。刘律师说:“有的月嫂在国内可能本来是医生,她们甚至会给小孩打针。”但在美国,这是很严重触法的行径。

此外,赴美待产的孕妇有可能涉嫌福利欺诈、签证欺诈。刘律师说:“不能说一定都有,但会有此嫌疑,产生社会观感,让美国公民反感。”

孕妇赴美生产美国人难接受

刘律师认为,普遍能赴美待产的孕妇经济上都不会太拮据。他就曾遇过一个客户,在中国是上市公司的老板,但却贪小便宜,来美生产后没有支付医药费,最后因为几万块钱,造成进不来美国。

刘律师说:“大多数人还是会认为,这些来美生小孩的华人家长都涉及美国福利,就算现在不用,以后还是会用。”因为即便小孩出生后就回到中国,但将来小孩长大,还是很有可能会来美国就学,享用公立教育福利。因此这对于普通纳税的美国人来说可能就很难接受,因为这些孕妇不仅占美国政府便宜、占纳税人便宜,还占用教育资源。

目前来美生产的孕妇可持“旅游签证”,诚实地表示就是要来待产,但有可能面临拒签;或者是在“适当”的时间点来美,刘律师说:“这不是骗取签证,只是在肚子还不明显,也不是怀孕初期入境美国,因为这样很明显会签证逾期。”

南加华人经营的月子中心在美发展已十余年,逐渐成为配套措施完整的产业链。目前看来,即便是美中贸易战也未能阻止月子中心的继续存在和发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徐绣惠、姜琳达洛杉矶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